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,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!

第四十五章 打在男人身,乐在女人心

    挨了打的玉顺,跟在母亲身后,嘟囔着进了太上皇的大殿,她看到垂头侍立在一边的男仆就来气。(手机阅读请访问Wap.k6uk.com)

    她上去,一脚踹到他的腿肚子上,他膝盖一打弯就跪了下去,她上去又补了好几脚,这男仆闷声不响地撑着。

    她还不乐意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求饶,不求饶,本凤女斩下你的狗头踢着玩!”

    那人听这么说,就匍匐在地,跪地求饶,哎呦哎呦,好厉害,小祖宗,好脚力......

    “怎么能说成你的小祖宗呢?你的小祖宗是低贱的男人。我们,可是高贵的女人,再说错话,拿箭射你!”

    太上皇正闷闷不乐间,来了这场武戏,她看得乐呵呵,笑问道:

    “谁又惹得顺儿大发脾气了?这一顿打,看得人舒服。打在男人身,乐在女人心。哈哈......”

    她拉过了玉顺,看到了她脸上的伤,心疼地问道:

    “谁打了她?如此大胆,竟敢打到我顺儿的脸上,她是不想活了吧!”

    玉顺啐了她一口,得人撑腰,声音抬高了八倍。

    “太上皇,她说你不想活了。”

    她母亲赶紧屈膝,讲了刚才发生的事情。

    太上皇眼里看着玉顺,心里恨她的亲孙女不及她十分之一啊!她的彪悍,她的勇猛,她的女尊,还有她一身的武艺,玉颜国若是有她这样的女皇,何愁不会江山永固?

    那位玉顺气狠狠地说:

    “姑奶奶,你说这事怎么能怪到我的头上?她身为女人,竟然说了一句天下最可笑的话:他们男人,也是尊贵的。

    好奇怪的凤女,好奇怪的言行,她还看着**可怜?可怜**,就是低贱了自己。

    太上皇,你没看见有多让人生气,她拿出自己的手帕,给那个低贱的男仆擦脸。若是我的手,接触到臭男人的身上,我非拿刀子剁了我的手不可。

    这样的人,还配当什么太女?”

    她的母亲急得直给她使眼色,她就是选择性的盲视。

    太上皇赏了她一颗夜明珠,她接过来就说:

    “把这颗夜明珠晚上挂在屋顶,收拾起那些**的时候,一定会更明亮。有这照亮,一定会打得他们满地找牙。”

    太上皇玩味十足得看着她,仿佛看到了自己小时候的样子。一样的有凤女本色,收拾起男人来,有的是手段与厉害。就是因为自己的出色表现,自己的母皇才在众凤女中选了自己。

    自己一生,没有对一个男人动过心。男人,就是用来虐待、玩弄的,压在身下,让他们求生不得,求死不能。

    对他们动心就是自寻死路一条,老天要报应在我身上了,生了三个凤女,个个对男人俯首帖耳,爱得死去活来。

    现在倒好,两个双胞胎姊妹花,竟然爱上了同一个男人。那~这个男人就该死!

    她看着这个生龙活虎的凤女,问道:

    “依你说,什么人才配当太女?”

    她把自己的胸脯一拍,抬头挺胸,盛气凌人地说:

    “像我这样的,就是一个合格的太女。我完全继承了这个国家的传统,把男人踩在脚下,拿捏的死死的,让他们世世代代为奴,永世不得翻身。

    整治男人,我有一套特别的方法——杀鸡给猴看。要心毒手辣,自从我蒸吃了一个小**,其他**见了我,真是服服帖帖。

    让我这样的凤女登上了皇位,我定会让天下的男人乖乖地为奴为仆,天下太平,四海来朝。”

    她母亲急得拉住她,骂道:

    “玉顺,你大胆,太上皇这里怎能如此造次?不想活了你?”

    太上皇抬手阻止了她,沉下脸说:

    “你让她说!这孩子句句说到了我的心里。我有多久没有听到这么正宗、地道的凤女之言了?这才是我朝凤女应该说的话,有的雄心与气魄!”

    太上皇拉着她的手说:

    “以后常进宫来,多和小太女玩玩,把你收拾男人的那一套,教教她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一定好好影响她。让她像我一样的彪悍,不能像一个娘娘腔男人似的哭。”

    勤政殿。

    只听凤翼左书官颜锦奏到:

    “启禀皇上,邻国须眉国,送来国书,求娶我朝凤女,作为太子妃,两国联姻,以求永结同好!”

    皇上问:

    “有没有指明是哪位凤女?”

    “没有明说,只说是玉家凤女。”

    “几位爱卿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这~

    她们三人,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都知道问题的症结在哪里,却没有明说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凤影卫玉佩求见。

    粉团子,怎么了?

    玉佩附下耳语一番,女皇忽得站了起来,对她们说:

    “你们将此事商议好了,晚点写呈书,送达朕的寝宫。朕有事,剩下的难以决断的奏章,依旧规处理,将处理意见,一并送达于朕。”

    “摆驾玉尧宫——”

    女皇一行人匆匆赶往大凤女的住处——玉尧宫。

    坐在凤撵上的女皇阴沉着脸,好你个鸣竹,她不好来朕的寝宫,你就可以赶过去相会?

    再偷见一次,马上接受和亲,非把这个跟自己一模一样的女人给嫁出去。

    难道?他那次昙花一现之时,把朕当成了大凤女,可是凤宝宝脚底是五瓣莲花。

    跟自己在寝宫耳鬓厮磨了五六年,有一次,他说那晚知道是朕,虽然朕穿的是大凤女穿的男装。

    他说过,大凤女只是和自己志同道合,她讨厌歧视男性、压迫男性。

    朕和大凤女最大的区别是,大凤女在他跪拜的时候必然拦住了自己,自己一次也没跪下去。而,那晚朕让她跪着回话。最后,聪明的他戳穿了自己的假扮。

    以前,朕也问过他,他爱的是她们姐妹谁?他总说对自己来说,两人都一样。

    她贵为女皇,一直得不到他的心。虽然在凤宝宝的撮合下,他每晚必拥着自己入眠,也每每的情不自禁。可是,一到白天,他总是刻意疏远朕,与朕保持着距离。

    眼下,他又和大凤女私会在一处。

    想她高高在上的女皇,也会有吃醋泛酸的一天,这滋味难受,也新奇。

    和鸣竹在一起的每个时刻,都是特别的体验。即使,为他失了天下,亡了江山,也值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