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,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!

第四十六章 女皇吃了醋,后果很严重

    “女皇,驾到——”

    女官的声音传来,大凤女忙到殿外迎接,鸣竹坐着没动。(手机阅读请访问Wap.k6uk.com)

    她们姐妹情深,携着手走进了大殿。

    大凤女还是一身干练的男装,扶着女皇进到大殿,这两人别样的风姿,真像一白一红的并蒂莲。

    若是同时拥有她们姊妹花,也是人生一大乐事。鸣竹就这样,邪魅地看着她们。

    女皇不觉脸色绯红,她在自己心爱的男人面前,总是像做了错事的孩子,两颊绯红,手足无措。

    大凤女爽朗的笑声响起了:

    “女皇妹妹,可是有五六年的时间,没有踏进我玉尧殿半步。今天这是怎么了,他前脚刚到,椅子还没坐热乎呢,皇上后脚就来了哈?”

    椅子没坐热乎不要紧,怕你们在一起热乎上了,就大事不妙了。

    女皇笑着说:

    “今儿真是巧!要是知道他来,朕就不来了。”

    大凤女疑惑地问到: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说?”

    女皇为难的挤出一丝笑容说:

    “今儿~他来,明儿~我来,不就天天有人来。姐姐这里,也不至于那么冷清了。”

    鸣竹听了这话儿,惊出了汗来。

    这女皇说这话的神情,这场景,仿若是一个女皇版的林妹妹!

    她读过《红楼梦》?不对,这里的文学发展才刚起了一个头。

    但是,这女皇明显是得到了凤影卫的禀报,吃醋了,来得飞快!

    大凤女笑笑说:

    “今儿,本大凤女两人一起接待。请皇上先讲,此番来找我,是什么割让城池、联姻求和的军国大事?还是儿女情长、英雄气短的闺阁小事?值得妹妹火速的赶了来?”

    女皇看着鸣竹一副看好戏的样子,脸上又染上了羞涩。她故作镇定地说:

    “姐姐一猜就中!今儿~是接到了须眉国的联姻婚书,希望迎娶我朝凤女嫁为太子妃。”

    大凤女听此,一脸严肃地说:

    “皇上,接到这样的求亲国书,就应该立马回掉。我朝女人只知道娶男人,不知道嫁男人。”

    女皇也一脸严肃:

    “两国联姻大事,岂能情绪使然?朕却觉得,眼下有一个再合适不过的人。姐姐不是一直爱男服,不爱红妆吗?这个须眉国里的男人个个英雄豪迈,很是合姐姐的胃口。

    姐姐若是嫁了过去,今日太子妃,明日就是皇后。有我朝凤女做皇后,定能使两国永保平安。既找到了如意郎君,又能使两国永结交好。岂不是两全其美的好事?”

    大凤女冷冷地说道:

    “玉家凤女,又不止我一个。须眉国处处和我朝相反,都是极端折磨人的国策。我不会从这个极端,走向那个极端,会被整疯的。”

    女皇最后说道:

    “此事还在商议之中,朕得考虑一段时间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转向鸣竹问道:

    “我的事情已说完,你呢?”

    鸣竹这才在两个剑拔弩张的姐妹中,说出了第一句话:

    “皇上先回宫,我~有后宫面试比赛的事情,要找大凤女商议。之后,还要去找玉润凤子。”

    有心说,朕想和你在一起。朕不想回宫,就乖乖坐在这里,不穴言。之后,再一起去找玉润凤子。

    面对双眼清澈无比的大凤女,女皇她实在是拉不下脸。

    所以,她不情不愿地回了宫。

    女皇出去的刹那间,大凤女冷着脸对鸣竹说:

    “看吧!你今天不来我的宫殿,也许联姻她还找想不到我。

    你来了,她会想~我们又私会了。一生气,非把我嫁出去。

    这,都是你惹来的祸端,你要负责到底。”

    鸣竹噗嗤一笑,有心想要逗逗她。

    便用了邪魅的笑容,女人不可抵抗的美音,挑衅地说:

    “我负责,我负责到底。可你知道,一个女人要让这个男人对自己负责,意味着什么吗?”

    “意味着,这个男人做了亏心事。”

    他起了身,走近,俯身下去,手撑着几案,近距离地看着她,用魅惑众生的声音问她:

    “我告诉你,意味着什么,意味着这个男人拥有了这个女人的身~心。

    所以~你明显的用词不当。

    你应该说,我引来了女皇,应该帮你解决眼下的这个难题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坏笑着,浑身轻松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。

    饶是大凤女这样行为大大咧咧,处事仿若男人的女人,在他刚才的挑衅面前,也是心若小兔乱撞。

    她心下骇然,难怪妹妹**去活来的,女皇的尊严全然不顾,原来就是这么有味道。

    若是换我是女皇,江山拱手让人,谁爱坐来坐。和他寄情于山水、驰骋于草原。纵使死在眼前,也无悔无怨。

    鸣竹看到她有片刻的呆滞,知道自己又成功地挑动了她的心。

    他咳咳了两声,拉回了大凤女的思绪。

    大凤女脸上有罕见的绯红,她有点结巴地说:

    “直接~说吧!找我......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鸣竹正襟危坐,一脸严肃地说:

    “你我早在园艺局的时候,就志同道合,引为知己。在争取男权问题上,有相同的见解。我之所以能成为现在的我,是在你的提携、尊重、看护、鼓励之下。”

    这小嘴说得巴巴的,错,你之所以能成为现在的你,是在爬上了女皇的凤榻之下,与本大凤女无关。

    大凤女鄙夷地看着他,扭曲事实,给她这个大凤女还戴上了高帽子,那她只能打官腔,回他一句:

    “那里~那里,现在的你~是自己奋斗而来的。”

    鸣竹客气地开场之后,剖白了心迹:

    “大凤女,我眼下有许多大事要办。第一步,就要从改变后宫的男宠风气开始。我要进行的这个后宫面试比赛,意在引导他们接受自己的男人性别,尊重自己的男人身份。

    先能自爱,再自重、自尊、自强。先让后宫里的男人,重振雄风。

    我邀请你作为评委之一,给他们打分。我们一致的审美标准就是:你要首先成为一个男人,再成为一个男宠。

    当然,最后,我会让女皇的审美标准也统一到这里来。从而引导宫里的男人,以及全天下的男人,做一个血气方刚的男人,用男人的傲骨、傲气去争女皇的宠。这是我的行动目标之一。”

    大凤女听懂了她的意思,但是出乎意料地问了一句:

    “让他们去争女皇的宠,你心酸不?”

    啊~这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