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,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!

第四十七章 为男人,逆天改命

    大凤女这里,鸣竹搞定了。(wap.K6uk.com看啦又看手机版)

    虽然女皇驾到,弄了点**曲,但是顺利达成了共识:参加比赛的男宠,越女人气分越低,越男人味分越高。

    重新将后宫嫔妃来个大洗牌之后,再让女皇的宠幸发挥关键性的作用——哈哈,你真够男人,朕喜欢;你好有男人的骨气,这性格,朕喜欢;哈,脊背直挺,说话铿锵有力,这气质,朕喜欢......

    就在鸣竹,在心里盘算、设计着女皇新的宠男口味时,不觉抬头一看,已来到了玉润凤子的宫殿——梅馆。

    进了殿门,首先引入眼帘的是一片梅岭。

    “可惜,时令不对。不然,这里就香气扑鼻,梅骨清气满乾坤。”

    听到他的话,角门月亮洞转出来一位男仆。他匆匆上前给鸣竹拱手作揖,不卑不亢地说:

    “贵客来了,里面请,凤子在里面大厅,我这就去请他。”

    一个行为举止恰到好处的男仆,令鸣竹对这里的人事刮目相看。

    鸣竹跨进二门,“君子世无双,陌上人如玉”的玉润公子迎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温厚儒雅、淡泊高洁,鸣竹每次见了他,如沐春风,如饮甘泉,使人心静如许。

    他活成了乱世中的一方净土,沙漠里的一泓泉水,走近他,能抛却尘世间的所有烦恼。

    他笑容自然流露,温和地说:

    “我这个女皇妹妹真是吝啬到给太女额父封不了一个像样的称呼了!”

    “叫我鸣竹就好,不用冠以女皇赐予的头衔更好!”

    鸣竹抱拳拱手,给了他一个男人间的豪迈行礼。玉润凤子以礼回敬。

    玉润凤子感慨万千,他失落地说道:

    “这个抱拳拱手礼只在梦里行过,现实生活中是不允许的。”

    鸣竹接口道:

    “当然是不允许的,女人万事第一,男人要以女人行事为准则,我们男人已经忘了自己还是个~男人。”

    “里面请。”

    鸣竹走进大殿,看到玉润凤子这里陈设简朴,较之大凤女那里就是一个男仆住的屋子。虽然是太上皇的亲儿子,贵为凤子,但差别就是这样大。还好屋里收拾的洁净、有序,给人舒服之感。

    而且,他的仆人没有媚骨、奴性,出出进进温和、有礼,氛围融洽,舒适感强。

    鸣竹坐下来之后,说了句:

    “我刚才从大凤女那里过来!”

    玉润公子亲自给他奉上了茶盏,嘴角扯出了一丝笑容说:

    “从她那里过来,那你此刻犹如走进她的奴仆屋子。”

    鸣竹连忙摆手:

    “没有,没有,这里是另一种豪华,精神上的富有。”

    “鸣竹,可以这样叫你吧?”

    “这样最好了!”

    玉润凤子诚心地说:

    “鸣竹,在这个皇宫你是一个奇迹般的存在。你浑身上下,从来没有烙上一丝贱男的印记。

    你用你的救治,换来了女皇对奴仆的救赦。

    你敢于挑战女尊、女荣,敢于以一个男人的身份和女人打个平手。

    你可以让高高在上的太上皇,降低身份去你那里求诊;你可以住进女王的寝宫,你可以踏进朝堂,坐上女皇的凤塌。真不知道,你还可以干什么?”

    鸣竹一本正经地说:

    “玉润公子,你对这样的我,可曾欣赏过?”

    玉润一直波澜不惊的神情,这时有了波动,有了不淡定:

    “何止是欣赏,应该说是崇拜。不,更确切地说是膜拜!你~才真正的称之为男人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让每个男人都像我似的,你觉得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当然好了!可是,这是一个艰难的过程。”

    鸣竹炯炯有神地看着他,坚定有力地说:

    “虽然难,总要有人去做。我愿去逆这个天,我愿去改大家的命。你作为太上皇之子,最尊贵的男人,你愿意跟着我干吗?”

    凤子激动地站了起来,对着鸣竹拱手道:

    “我被困在这个皇宫,做了二十几年的行尸走肉,那样的我是这个国家所规定的,一时一刻都不是我自己想要的样子。

    我愿意为你号令,甘愿效犬马之劳,只要能改变千千万万个男人的命运。”

    鸣竹随即说出了自己远大的理想,一听是为了给凤宝宝及千万个无辜儿童创造一个和谐友爱的世界,他听了兴奋不已。

    接着鸣竹交代了今天来的目的,以及即将举行的嫔妃面试比赛上,作为评委之一的玉润凤子,要统一起来的评分标准。

    从大凤子这里出来,鸣竹想起了做事认真、心底虔诚的粉团子,是不是还在看蚂蚁搬家?

    他抬起头看天,万里无云,晴日高挂,这样的毒太阳下晒着她就不好了。

    他快步,原路返回。

    远远就看见,粉团子和一个小奴仆在那里蹲着。就像一对好朋友,头碰在一起,嬉嬉笑笑。

    他快走近他们的时候,喊道:

    “粉团子,交到新朋友了?真是可喜可贺。”

    那个奴仆见到来人,习惯性地去跪拜,被粉团子拉住了,一本正经地说:

    “不用动不动地就跪拜,你可以像我一样笑着打招呼,点点头,鞠个躬就行。来,我教你鞠躬。”

    粉团子认真地教他鞠躬,点头,有模有样,惹得他们乐呵呵地笑。

    鸣竹走过去,一手拉了一个,领着他们坐在一片树荫下的草坪上。

    粉团子介绍了她的新朋友叫自强,鸣竹直夸她会取名字,就冲起了如此好的名字,下午给她做意大利面。

    鸣竹一再夸赞她有爱心、有同情心,解救了好朋友自强,还给他起了如此有深意的名字,是多么的了不起!

    可是,粉团子听了嘴巴撅得高高的,很是不开心。

    鸣竹让她坐在自己的膝盖上,疼爱地问:

    “我的粉团子怎么如此不开心啊?告诉额父。”

    粉团子想了又想,还是不住地唉声叹气:

    “哎~那个残暴的玉顺,有好多的**,都是和他一般大的,我救了他,明天她还得找人骑,又是一个小马驹。

    我只救了他一个啊!而且,像玉顺那样的凤女又不止她一个,所以就有很多很多的**,还在吃苦、受罪。粉团子,恨自己~不能把他们一个个救到自己的身边。”

    粉团子说得眼泪汪汪。这个善良、天使般的孩子,承受着她这个年纪不该承受的痛苦,鸣竹心痛无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