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,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!

第四十九章 红枣宝宝要弟弟

    女皇下了早朝,在勤政殿处理完政务,坐着凤撵往她的爱巢——寝宫赶。(手机阅读请访问wap.k6uk.com)

    一想到自己的爱人鸣竹,以及两人的杰作——粉团子,这会儿又不知怎么个闹在一处?她的心就像穴上了翅膀,想早点飞回去。

    女皇的凤撵,一路上遇见的不管是女官,还是**,都远远匍匐行礼,那几个人头歪在一起,说得听得真是认真啊!

    “停!”

    颜俏凑上前来,问:

    “陛下,有何旨意?”

    “那几个宫人,有点可疑,唤过来问问!”

    “是,皇上!”

    须臾,几个宫人,被带到了女皇的凤撵前。

    颜俏先行审问:

    “你们几个好大的胆子!见到女皇的凤撵不远远行礼,凑一起在密谋什么?”

    几个**吓得魂飞天外,跪在地上不住的求饶,受了鸣竹的影响,女皇也见不得他们的奴性。

    遂开口说:

    “颜俏,让他们起来回话!”

    颜俏接着问道:

    “说说,你们都来自什么宫?在一起鬼鬼祟祟地在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奴才喜鹊,来自玉傲美人宫。

    奴才腊梅,来自玉叶美人宫。

    奴才锦缎,来自颜容答应处。

    奴才秀芝,在皇上寝宫当值。”

    女皇随后说道:

    “听听,都是些什么名字?是不是见到什么就起的什么名?没有一点深意。

    说说,你们刚才聚在一起做什么?”

    秀芝回到:

    “奴才四人,都来自同一个坊,奴才在一起叙叙旧!”

    其他奴才赶紧附和:

    “对,皇上,我们在一起叙旧。”

    颜俏怒道:

    “撒谎!若不如实交代,要了你们的狗命!”

    他们战战兢兢地哭到:

    “奴才说实话......奴才听从主子的吩咐,找陛下寝宫里的奴才,只为打听太女额父鸣竹的喜好,为即将举行的后宫面试赛做准备。”

    “哦哦......”

    女皇心下了然,原来是投其所好。

    可是,这是为朕选后宫,还是为那个男人?

    细思极恐!

    女皇一踏进大殿,粉团子就跑过来,要女皇亲亲。

    “母皇,你知道额父为我们又做了什么好吃的吗?”

    “肯定是你这个小馋猫爱吃什么,他做什么喽。”

    粉团子,朝她勾了勾小拇指,攀着她的脖子说:

    “你猜错了!我问过壮壮嬷嬷,男人吃了红枣、山药、海鲜容易怀孕。所以,从今天起,我要天天点这个。”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粉团子小大人似的批评她:

    “什么啊——自己的事一点也不上心。只有一个宝宝怎么行?我要弟弟、妹妹。

    如果能生一个弟弟,我要把他宠成天下最霸气的男人,我要把江山让给他坐。

    女孩子嘛,穿穿花衣裳,吃吃美食,游游逛逛就好了,当什么女皇?

    看你当得多累!前面要是有个男人,呵护着你多好。

    你们倒是把男人一个个踩在脚下,自己抛头露面!”

    最后,可爱的粉团子又来了一句:

    “哎——没有安全感的女人,就用残暴行为,找个心理依靠喽!”

    女皇一把捂住了她的嘴,看看四下无人,警惕地说:

    “我的小祖宗,这些话,以后千万不要讲了。这些话,无疑是灭国的言论。要是被太上皇,或者其他大臣听到,他们会起来造反的。到时候,我们就大难临头了。”

    鸣竹端着三人的午餐过来了,一看到这个情形,他又批评女皇:

    “你又一惊一乍的吓唬孩子,她有什么不敢说的,凡是她说的话,我将来都要帮她实现。”

    女皇狡黠地说:

    “你说她说的话,你都要帮她实现?”

    鸣竹认真地说:

    “没错!我们的凤宝宝就是坠落在尘世的天使,她善良、纯净,她受伤的双翼,我一定会复原它们。

    终有一天,我要让她自由自在地飞翔在蓝天白云间。”

    女皇嘟囔着说:

    “又说天书,又说一些我听不懂的话。”

    她调皮地对着粉团子眨眨眼睛说:

    “你直接告诉他,你眼下的心愿是什么?”

    粉团子又说了一遍,在听到要弟弟的时候,鸣竹知道,自己中招了。

    “要弟弟啊!不要弟弟,男人地位如此低下,我可不想让男宝宝在这个世界受苦。”

    鸣竹边说边摇头。

    这下,女皇着了急:

    “别呀!你都敢坐上我的凤塌,没有我儿子不敢做的事情。

    再说了,我们不是在一起努力着创造新世界吗?虽然很难,但是我们一起努力,好吗?”

    鸣竹又追问了一句:

    “你确信,你能给未来的男宝宝一个平等的世界?”

    女皇反问道:

    “你确信,你能生出男宝宝?”

    凤宝宝百灵鸟似的笑道:

    “天天吃红枣,就能生出弟弟了。我宣布,从今天起,我要做红枣宝宝。谁也不要拦着我,拿来,我要和额父一起吃红枣!”

    他们一边吃着饭,一边聊着天。

    “凤宝宝,食不言,寝不语!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“凤宝宝,不能挑食,额父做的,你每样都要吃一点。”

    享用美食之后,凤团子牵着额父的手出去散步了。

    他们走在树荫下,在皇夫宫殿外站住了。奴仆进进出出的好不热闹。

    “额父,这些人,有点像蚂蚁搬家?”

    “哦~对,有点像。”

    鸣竹心算了一下日子,说了声:

    “对了,明天就是后宫面试的日子。”

    “额父,要举行的这个是什么?”

    鸣竹大体给她讲了一遍,粉团子越听越生气:

    “这都是白费劲,母皇的眼里只有你,我都要排在第二位了。他们,算了吧,宫道上的柳树一样。”

    鸣竹惊奇地看着她,这孩子总是语出惊人。

    “粉团子,跟柳树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“额父不是教过我一句诗吗——满城寂寞宫墙柳。”

    鸣竹低下头,刮了一下她的鼻子说:

    “错!那是‘满城春色宫墙柳’。”

    “不对,不对,你最后说了句:后宫男人啊,满城寂寞宫墙柳!”

    鸣竹乘势说到:

    “记性不好,罚你明天不许吃红枣了!”

    “要吃,要吃,就是吃到吐,我都要吃出一个小弟弟来。

    没人陪,真是惨啊!

    你和母皇每天亲亲热热的,有说不完的话,就是没人陪着我说说小孩子间的悄悄话。

    你看你,教得我小大人似的,说出来的话,嬷嬷总说:这小孩子,怎么尽说大人话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