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,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!

第五十三章 一起陪着母皇去宠幸

    第一天的比赛已结束,这几位还没有参加面试的夫人、美人、答应们,聚在一起准备着第二天的比赛。(看啦又看小说网)

    几位评委的评分风向,他们已经有了大体了解,只要充分表现出男人样,分数准会高。这还要在没有小辫子让鸣竹逮住的前提下。

    他们几个人聚在玉莲夫人的寝宫里,商议着。

    一人首先道出了他们心里的担心:

    “兄弟们,我就不信只有颜芬针对他的凤胎,做过手脚。看清了吧,他这是在秋后算账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我们有这个准备,没这个机会啊!他不是中了颜夕的睡虫蛊,睡着了吗?”

    玉莲夫人现在是宫里品阶最高的男人,不过也是暂时的,后宫正在大洗牌中。他说:

    “你们最好都没有做过什么,不然,小命就玩完。

    下面,我们自己先练习一下男人的行为举止,好通过明天的面试。

    咱们在一起也多年了,若是有个离散,真是舍不得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习惯性地兰花指捏出了手帕,柔柔地拭去泪花。

    旁边的一人,见状说道:

    “哥哥,你刚才这个动作,就太女人化了。什么兰花指,搔首弄姿,扭扭捏捏,我们都要注意了。”

    “弟弟,我们生下来,就要被逼着学高贵的女人这一套,学了二十几年,做了二十几年,已经深入骨髓了。举手抬足间,就是这样,已经习惯了。”

    “习惯了,也要改!来,你们都起来练习着。”

    “哥哥,我有个主意。明天,我们用点锅底灰,把我们这白皙的皮肤,先弄粗糙了。”

    玉莲夫人不胜烦忧,哀泣道:

    “哎呦呦!这叫什么一回事呢?为了皮肤细腻、白皙、光滑,我们想尽了一切办法,吃了许多苦头,好不容易摸索出道道来了,又要放弃了,这个皇朝要乱了。”

    “嘘~哥哥慎言啊!”

    另一个说:

    “好不容易保养好的皮肤,就要这样费了,真是可惜!”

    “想要黑还不容易,搁在大太阳低下晒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有个答应却意味深沉地说:

    “哥哥们,你们看到的只是眼下这个比赛。你们要把眼光放长远一点想,我们养尊处优的日子怕是要到头了。”

    “对呀,做不了高贵的女人,我们就要做回低贱的男人。低贱的男人,就要做粗重活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都被人养了几十年了,手上哪有力气啊!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第二天的比赛,继续进行。

    太上皇、皇上,及诸位评委放眼望去,参加面试的诸人,清一色的男人打扮,就是看起来还是弱不禁风的柔弱样。

    有好几个人,给自己白皙的皮肤上抹上了一层锅底黑。引来了小观众的围看。

    “哈哈......真好玩,你们的脸上就像戴上了黑色面具。”

    这几位评委,用眼神交流了一下——总算是,脱去了女服,淡化了女妆,是一大成功。

    他们几人接下来的表现,有其共同点:刻意的学男人走路、说话,让人忍俊不已间,心底泛起无限悲哀。

    他们虽然是男人的样子,但是缺少的是男人的自信。他们是一群丢失了自我的男人,要从头做回自我的男人。

    也有几人进行了特别男人的才艺展示,比如举鼎、重器,还有人舞剑、打拳。

    太上皇看的越来越脸色凝重——他们在用男人的身份出头露面,在这个国家是不允许的。

    接下来,鸣竹的一些发问,还有面试者的回答,让在场所有的人听得晕头转向:

    “说说你每天都做些什么事吧!”

    “奴家每天大部分的时间都用来拾掇脸了,早、中、晚各花费两个时辰,躺着用养颜草敷脸要一个时辰,再花费半个时辰,把养颜草熬成稠汁,要趁热吃下去。

    只有这样才能让皮肤焕发光泽,还能不长胡须,腿毛也会慢慢脱掉。

    其余时间,就是化好妆,穿上艳丽的衣服,拿上绣品,和几位弟兄们坐在一起绣绣花、说说花,聊聊天,时间打发起来也很快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没有想过你吃的粮食,穿的衣服,是哪里来的?”

    “内务局发呀,要啥有啥,不用担心。”

    “若有一天,我们的邻国发动了侵略战争,国家处在危难之中,你能做些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能做什么,带兵打仗那是她们女人做的事,我们这些后宫之人,要躲起来,不能让敌兵看到我们绝世的容颜。”

    要躲起来,不能让敌兵看到我们绝世的容颜。

    几位评委有点大跌眼镜了!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最后,皇夫宣布了面试结果:

    颜芸以满分的好成绩,被封为颜贵夫,居后宫一人之下、万人之上的地位。

    因为比赛延期到第二天举行,后宫众人也会见风使舵了,在女人的崇拜、模仿上有了节制,最后多多少少打破了零分。最后按成绩,被封为夫人、美人、答应之位。

    后宫重新洗牌结束的第一晚,女皇就有了动作。

    夜,女皇寝宫。

    幸事局的女官端来了新封后宫的绿头牌,女皇十分不悦地说:

    “朕不是说过了吗?绿头牌停翻,处理了一天的政务了,就想在朕的寝宫好好休息。”

    鸣竹听了,走过来,在盘子里替他翻了“颜芸贵夫”的牌子,吩咐幸事官道:

    “下去,做好准备吧!”

    女皇眼泪汪汪地说:

    “你......你就这么想让我去宠幸其他男人?这么心硬地把我往其他男人怀里推吗?

    你不心痛吗?你不吃醋吗?”

    鸣竹捏了一下她的脸蛋,笑着说:

    “你要为我们的远大梦想,付出女色了!

    刚才给你选后宫嫔妃的时候,我们就引导他们彰显了男儿本色。

    选的就是男人,女皇就要爱这些男人啊!

    我们不能在关键时候掉链子,你的宠爱就是更重要的风向标。

    你宠爱本色男人,后宫们为了争宠,就会投其所好,争回自己的男人身份。”

    女皇又噙满眼泪,委屈的说:

    “可是我就爱你一人啊!他们再男人样,我也宠不起来啊!而且,那么多,我也宠不过来啊!”

    鸣竹为难的说: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?我都替你翻了牌子了,而且,以后天天都要翻牌子。这样,才能激起他们男人的斗气。”

    粉团子走到他们跟前,一手拽了一个衣襟,银铃般的声音响起了:

    “这个好办,额父和粉团子,一起陪着母皇去宠幸。”

    啊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