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,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!

第五十五章 出京城,惹众怒

    一听到可以出宫去玩的凤宝宝,是格外的兴奋。(看啦又看♀手机版wap.k6uk.com)急急地吃完饭,就在打扮着自己,要穿最漂亮的衣服去出行。

    鸣竹邀请了大凤女、玉润凤子一同出行,意在让他们了解民间的疾苦,激发他们改革的斗志。

    凤宝宝叫上了自强,鸣竹带着壮壮嬷嬷、小梅,几人乘坐了两辆马车,开心地驶出了宫门。

    他们之中只有大凤女身份高贵,可以经常出入宫门,她是京城里的常客,鸣竹请她同行,无异于雇了一名导游。

    明珠女魂穿越过来已有五六年的时间了,还是第一次出宫门,跟凤宝宝一样的激动。

    玉颜国的京城名叫凤城,是全国的政治经济中心,凤女脚下,一派欣欣繁荣的景象。

    京城里的格局以几个主干道为中心,向四面八方辐射开来。

    京城的建筑风格也是以小巧、精致著称,最高三层,屋顶多数是那种勾连搭顶,远看像起伏的波浪,波浪之上是临水照姿的凤凰。还有少数屋顶是圆形,象征着女人的圆润丰肌。

    凤宝宝透过车帘望去,惊叹道:

    “好多的人啊!”

    第二句紧接着说:

    “好多的女人啊!”

    鸣竹抚着她的头说:

    “是啊,可以抛头露面的都是女人啊!”

    他们的马车一路上,行人避闪不及,因为他们的马车装饰豪华,黄色的缎面,就是皇家贵胄的代表。

    几人在京城中心地带下了马车,大凤女一路介绍着:

    “向东的街道,有布匹庄、钱庄、瓷器、酒楼、客栈等;向西,就是一些瓜果蔬菜的小商贩;向北是骡马、**交易市场;向南是一些生活用品、建筑材料等。我们这是要去哪条街?”

    凤宝宝歪着头说:

    “要去热闹的街市,有额父给我讲的糖人摊子、小饰品、小手工玩具摊子,最重要的还有走累了,坐着可以吃吃喝喝的小吃摊子。”

    “对吧,额父?”

    “对啊!”

    他们放眼望去,街道上的买卖之人,多是女人。

    能在街上溜达的男人凤毛麟角,有,也是一坊之内那些受宠的正夫。

    他们站在街道中心,正不知道迈向哪里的时候。一道哭声传来,粉团子吓得拽紧了额父的衣角。

    “呜呜......妻主,不要把我卖到**市场啊!我一定争取怀上身孕。”

    一个瘦弱的男人,被虎背熊腰的女人拽着往北走。他一路哭求着,抓住旁边的一棵树,就是不松手,一个劲地求饶着:

    “给我再给一些时间,我一定会生出一个大胖女儿来!”

    这位妻主从怀里抽出了一根皮鞭出来,啪啪地给他的手腕上就来了几下,他疼得卧倒,抱着她的粗腿就是哀求。

    凤宝宝的个子刚刚能看到她的粗腿上,她的眼睛也尖,指着她的腿惊奇地喊道:

    “额父,快看她的腿上,腿毛好长,梳成了好多的小辫子。”

    鸣竹将凤宝宝交给了身边的大凤女,走了过去,一手逮住了她即将甩下去的鞭子。

    “你要干吗?贱男人,不要看你穿的绫罗绸缎,就能成为我们高贵的女人,你的骨子里还是个贱人。”

    鸣竹也不跟她计较,讪讪地说:

    “大嫂,你家夫郎不能怀孕生女,是有病,我可以帮他看看。说不上就看好了呢!”

    “看好看不好的,有什么关系。这个贱人就是个不下蛋的鸡,他进我门三年了,愣是不见肚子里有动静。养着他也是浪费粮食,你要他吗?十文钱就可以买了他。等着嫁我的男人排成队,任我挑!”

    那位瘦弱的夫郎又苦苦哀求:

    “不要啊,妻主。三年来,我侍奉母亲,尽心竭力。

    我给你洗衣做饭收拾屋子,没有出过一丝差错。

    坊里的男人女人都说我心灵手巧,做得一手好菜,男红技艺高超。

    我爱你,敬你,就像爱护自己的眼睛一样。求求你让他给我瞧瞧病,说不上我就能怀上了呢!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走过来几位她的坊邻,七嘴八舌的劝说着,她松了口,头一扬,允了他的请求。

    鸣竹把这位男人带到了马车上,独自给他瞧病。他展开了手术包,扫描了一下他的腹部,已经知道了他的症结所在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已经有好长时间没有月事了?”

    那个男人羞涩地点点头说:

    “我已经好长时间没来yue经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你是平时压力大,营养不良,导致了体内激素水平紊乱。没关系,吃了我给你的药。很快就有月事,我再给你一些助孕药,一定会帮你早日怀孕。”

    他给他包好了药,带他下了马车,走到了他的妻主前,对她说:

    “我是神医,经过我手诊治的男人,不会生不了孩子。不出几个月,他必怀孕。告诉我你坊的地址,若是我看病失手了,我出高价赔偿。”

    旁边一个妻主走出来,对他吆喝道:

    “喂~这个男人,我的夫郎他一生一个贱男人,真是个挨千刀的,我也想卖了他,架不住他的哭求。你能不能,帮他看看病,让他给我生一个宝贝女儿出来啊?”

    大凤女见了,不满她的没礼貌。

    走过来就拉着鸣竹走,说话这么没礼貌的女人,就该生不出女儿来。

    凤宝宝见状也了过来,瞎掺和道,脑子里都是额父教她的那些话,也不知先说哪句好。

    “大姨母,君子动口不动手;

    男女授受不亲;

    援之以手者,权也;

    嗯~嗯~你看着额父的时候,眼里有光,就是心里有爱。我要帮母皇看住你!”

    鸣竹走过来,溺爱地点了一下她的小脑袋。

    “教你的东西,乱用一气!还有,怎么能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这是您教给我的,要坦诚相见,坦率做人!”

    看着他们要走,那个妻主急了,跑上前,手叉腰,喊道:

    “女人站着,男人就得跪着;女人说话,男人得垂头听训;你这个臭男人,我话没说完,你走什么走?还有没有王法了?”

    “对对,揍他,揍他!在这个国家,女人就是王法!”

    刚才要卖夫郎的熊妻主,援声呼应。

    旁边的女人是一呼百应,胳膊挽得高高的,一副就要动手的样子。

    旁边的女人一听,有男人不听话,都涌了过来,准备好好教训一番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