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,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!

第五十八章 不能伤害额父一样的男人

    他们从东面的闹市走出来。(看啦又看♀手机版wap.k6uk.com)

    大凤女看着自己新收的男仆雪地,死心塌地地跟着这个赌博婆娘,忍不住问:

    “雪地,你为什么不早点离开这个赌徒妻主?”

    雪地面有戚色,他伤心中又流露着侥幸。

    “主人,我们有妻主的男人,就有了嫁契,成了高贵女人的夫郎,有了女人的保护,就可以免去被沦为**的命运。”

    这时,他们看到一处大坊前,有一堆男人正在大树下做针线活,说着坊长里短的事情。

    雪地给他们指了指那堆男人,说到:

    “你们看,他们这一堆男人就是这‘成衣坊’里的。他们能出坊门,坐在外面做针线,都是坊内地位比较高的夫郎。

    有几个男人同时嫁了一个女人,他们有位份高低之分。这个‘成衣坊’的坊主,有八十多岁的高龄了。她坊内有一百多名女人,而这些女人就有超过两百多的夫郎、偏郎、侍郎。

    这些男人,有了女人们的庇佑,就不会流落到**市场了。”

    正在说着**的话题,就有几个女人骑着马,用皮鞭赶着串在一起的男人,往北面的**市场去。

    他们被拴蚂蚱一样拴在了一起,有一个被打跌倒了,其他人也被带到。他们就这样一边挨打,一边摔倒,又坚强的站了起来,继续赶路。

    鸣竹几人就这样跟在他们队伍后面,心里怒火翻涌。

    经过了骡马市场,就到了**市场。他们这一队伍,被那几个女人头子,交到了在大树底下乘凉的一个膀大腰圆的女人手里。

    有人跑去数数,有人给她们银两,一手交钱一手交货。

    他们走过去,就有几个女人走上来,问他们要不要买**。鸣竹他们说,随便看看。

    他们看到,那些一串串**们被一根根粗壮的绳子绑住双手站在那里,等着顾客来挑货。

    有几个女人走过来,他们像买骡子买马一样仔细打量他们,有时还走上前摸摸他们的胳膊,拍拍他们的大腿,看

    他们是不是长得结实,肌肉发达,将来干活有没有力气。

    他们都被眼前的悲惨景象惊呆了,鸣竹厌恶地看到,几个女人走到长得俊俏的**跟前,摸他们的脸蛋,顺着胸脯往下摸......

    那个在大树底下乘凉的恶相女人,用高粗的声音喊:

    “你们喊几个男仆过来,蘸上盐水给我先打他们二十鞭子,再用烧红的铁条给他们烙上**印记。”

    他们几个男仆举着鞭子,向刚才送来的**们走去。

    粉团子看到了,竟然就勇敢地跑了过去,后面的几人也追了过去。

    粉团子跑到那些被绑着的**跟前,伸手就要帮他们解绑,边解边哭:

    “呜呜......你们不能......把像额父一样的男人绑起来,给我解绑!”

    “自强,快点过来给他们解开。不能打他们,他们是额父一样的男人。”

    鸣竹抱起了她,边哄边说:

    “粉团子,别哭,哭得额父心都碎了。”

    她哭得哽咽着说:

    “呜呜......他们都是像额父一样的人啊,不能伤害他们!”

    这时,那个**头子带着几个打手过来了。走到粉团子跟前,满脸横肉,形象吓人。

    粉团子用手捂住了眼睛,说:

    “粉团子不要看到坏人!”

    这女人声如洪钟地喊:

    “哪来的一群人,来我的市场捣乱,是活得不耐烦了吗?”

    大凤女走到她们面前,厉声喊道:

    “大胆刁妇,见到本大凤女还不跪地求饶!”

    那几个女人不以为然,回骂道:

    “你这个恶女人,装什么装?大凤女千金贵体,能跑到我们这个骡马**市场?”

    那个恶女人,不耐烦地喊道:

    “跟她啰嗦什么,动手。”

    这几个人抡着鞭子,耀武扬威,就准备动粗。

    只见大凤女朝空中拍了三下手。

    不知从那里藏着的侍卫就冲了出来,见到大凤女,齐齐跪倒:

    “拜见大凤女,下官救驾来迟,请大凤女饶恕。”

    那几个打手连滚带爬,躲到那个恶女人身后了,他们见了这阵势,确信是本人无疑。

    一个个跪倒在地,忙不迭地喊着求饶。

    鸣竹走过来说:

    “咱们今天做好事就做到底吧!我们把这些**都解救下来,都带走。”

    雪地走过来说:

    “主人,你想的简单了,要带走他们,必须要下他们的mai身契。”

    大凤女厉声命令道:

    “这些**,本大凤女全部要了,带回我的宫殿。你去给拿来他们的mai身契,不然,一身令下,端了你这个**窝。”

    “是,是!这就去取。”那个恶女人,朝最近的那人一摆眼,那人快速跑进了他们的匪窝。

    这些侍卫过去解开了他们身上的绳索,列队数了一下,有一百二十六人。

    拿上他们的mai身契,然后带着这个小队伍,他们一行人浩浩荡荡地朝宫门而去。

    小小的自强愤怒地说:“太可耻了!等一天我有了机会,一定要把这**制度彻底打垮。”

    看着他们就这样带走了**,损失了一百多人,这个恶婆娘气得直跳脚,震得大地抖了几抖。

    玉润凤子坐在马车上,看了看身后的大部队,欣慰地说:

    “今天的收获真是不小啊!若是天天出来一趟,就能救下很多男人。

    玉尧,你确信你的宫里能装下这一百多的**?”

    玉尧拍拍手,狡黠地笑道:

    “这是她的宝贝太女惹来的事,她当然要收尾了。全部塞给她,塞进皇宫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粉团子听到了,说:

    “这个与母皇无关,与额父有关。我不能看着额父的同类受到迫害,我不允许!

    当我看着那些男人跪在那里,就好像额父也在遭罪一样。”

    那个恶婆娘一下子损失了这么多的**,她何时受过这个气啊!她一气之下就跑回自己的靠山——十二贵坊之一的颜爵坊。

    颜爵坊的历代坊主,是开朝功臣之后,世世代代享有封赏,世袭爵位。现任坊主叫玉妙,四十岁上下,她不但是现任坊主,还是京城守备,手握重权。

    而今天这位**婆,是她的大姐——玉鼎。从小身体壮实,力大无比,喜欢举鼎,玉鼎名传京城内外。

    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