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,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!

第五十九章 两个伟人的握手

    玉妙坊主看着大姐这张苦瓜脸,也心烦,她一贯霸气惯了,遂夸下了海口。(看啦又看手机版wap.k6uk.com)

    “大姐勿忧,他们再跑到我们的地盘来,非给他们点苦头尝尝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甚好,方能一解我心头之恨。”

    鸣竹他们的马车,擦黑进了宫,看着后面的**大部队,鸣竹有了主意。

    “大凤女,你带粉团子回去,我要把他们带回凤栖殿。”

    睡着的粉团子,被大凤女送往了女皇的寝宫。

    鸣竹、玉润凤子及雪地,带着这一百多名奴仆进了凤栖殿。

    这一百多人进去,大殿被塞满了,他们或坐或站,小梅从女皇的御膳房要来了吃食,帮他们分发着。

    看着他们狼吞虎咽的样子,小梅“妈妈”般招呼着这个吃慢点,那个慢点吃。

    鸣竹招呼玉润凤子进了主殿,玉润凤子就迫不及待地问:

    “鸣竹,打算自己安置他们。”

    鸣竹却顾左右而言其他。

    “凤子,今日出城你最大的感受是什么?”

    玉润凤子的脸上,马上汇聚了一个字——惨。

    “鸣竹,不出宫,不知道坊间男人的苦楚这么多。”

    “不出宫,你也没有少见啊!那些低贱的男仆受的伤害,我是体尝过的。你当然也知道,但是已经习以为常了,麻木了。”

    玉润凤子眸子一闪,就像鸣竹戳到了他的痛点。

    “对,是看得太多,不以为然了,也麻木了,认命了。鸣竹,你看得太透彻了。”

    鸣竹神情凝重地望着外面,哀伤地说:

    “我相信,明天我们再出宫一趟,不是救了这个小夫郎,就是救了那个。天天出去天天救,也救不完挣扎在垂死边缘的**啊!”

    玉润凤子赞同的点点头,问道:

    “那我们怎么办?”

    鸣竹低下头,用指头来回擦拭着桌面。他有一个习惯,思考问题的时候,就是这样来回摩擦着东西,好像就能开拓思维。

    顿了一顿,他心里了盘算。

    眼前的玉润凤子,他在太上皇长期权威的浸淫之下,奴性已经深入骨髓,需要一点一点唤醒与激发。

    如果兜头就给他讲,自己打算推翻玉颜国的**制度,推行男女平等的国策,恐怕会一时接受不了。

    不如,一步一步地慢慢来。

    先从争取男权主义上,做些改变。

    想好了之后,他信心十足地说:

    “玉润凤子,这么多的**一时是救不完的。我们从长计议,试着挑战一下这个太过极端的女权主义。先从改变这个女权主义主宰国家的一切开始。”

    玉润凤子听了好新奇,眼睛里神采奕奕。

    “鸣竹,好让人期待的事情。说说,我们应该怎么做?”

    “玉润凤子,我有一个想法。但是,需要你的支持与配合。听说,你在京城郊区有一百多公里的封地?”

    “对啊!鸣竹,怎么想起来问这个?”

    “我们就在你的封地上,搞改革,搞实验。先创造起一个男女平等的小世界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封地是太上皇赏赐的,我们搞男权主义,被她知道,伤了国本,这个封地说收回就收回了。”

    鸣竹走了一路,想了一路。想要推行男权主义,实现男女平等,就要闹一场革命。这就跟打仗一样,兵马未动粮草先行。

    眼下,最需要做的就是积蓄财力。还是那句亘古不变的真理:经济基础决定着上层建筑,物质决定着精神。

    “玉润凤子,我想了一下,只要我们足够强大,她们想收回封地,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我们男人也能干出一番轰轰烈烈的事情来!凭什么要围着锅台转,为什么就不能出门做事情?”

    “对,凭什么这个社会就没有我们的立足之地。”

    “玉润凤子,你是太上皇的儿子,女皇的哥哥,你是这个国家最尊贵的男人,你要给大家做出榜样。昂首挺胸地带着大家一起干,而不是待在深宫后苑里,畏手畏脚,畏畏缩缩地浪费光阴。”

    玉润走过去,紧紧握住了他的手,像是两伟人会师后第一次握手。

    想想也是,玉润凤子能甩掉从小给他贴的贱男标签,赞同鸣竹的设想,也是经过了爬雪山、过草地的思想艰难跋涉。而鸣竹之所以有今天的高屋建瓴,也是经过了五六年时间的努力。

    玉润凤子激动地说:

    “说吧,我们应该怎么做?”

    “我们在你的封地里,可以建一个新的王朝。眼下,我们需要做的是,把这一百多**带到你的封地里,参与我们的经济建设。要想改变着一切,我们得一大笔资金。”

    玉润凤子不解地问:

    “什么是经济建设?资金又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好理解,就是我们要想办法挣多多的银子。我们男人出来搞事业,挣回女人那里应该属于我们男人的钱,然后积攒下金山银山。”

    “搞事业,搞事业,这个好!鸣竹,我们应该先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玉润凤子,我现在需要许多的银两,你那里有多少,先给我借多少,我给你利息,就是说借你一百将来还你二百。”

    玉润凤子拍了一下他的肩膀,不悦地说:

    “说什么生分话,这就见外了。我是这个国家男人的头,活得如此窝囊,只要你能让我们男人挺直腰板做人,我的银子就是你的。明天,我就让我的贴身奴仆送来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好,明天你就让人送到凤栖殿。明天起,我要在这个凤栖殿里大干一场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明天亲自送钱过来,然后我这个人任由你差遣。”

    “不了,你明天得出一趟宫,把这些**送到你的封地去。稳妥地安置好他们,不要让那里的人再欺侮他们。让他们先参与农业劳动,之后等我在京城里站稳了脚,我会给他们找事情做。”

    鸣竹携着玉润的手,来到了大殿前院,看到**们已经吃饱了饭,小声地说着话。

    看到他们出来了,所有人跪地,垂头,听训。

    鸣竹看到这些**被驯化了的样子,很是心痛,这就是被奴役惯了的**们!他要改变这些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