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,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!

第六十章 鸣竹誓要解放****

    鸣竹看到**们机器般整齐划一的奴态,心里告诉自己:慢慢来,不要急。(Wap.K6uk.Com看啦又看♀手机版)

    他走下了台阶,扶起了跪在最前面的一排,然后对他们说:

    “请后面的全部站起来!接下来,我要说的话,你们要刻骨铭心的记着。”

    全部**站是站起来了,又统统低垂着脑袋,盯着自己的脚尖,仿佛那里随时能开出一朵花来。他们双手紧贴着大腿外部,那低眉顺眼的样子让人看了心疼。

    鸣竹站回来台阶,走到玉润凤子身旁,清了清嗓子又说:

    “请你们抬起眼睛看着我!不是一下,又低下了头。”

    一双双噙满了心酸的眼睛瞅向了他。

    “弟兄们,你们不是**,更不是谁的奴仆。你们是人,你们是我们的兄弟,我们都是男人。跟着我喊三遍:我是男人。”

    我是男人!

    我是男人!!

    我是男人!!!

    “从今夜起,你们将不是奴隶身份,你们是这个国家坚强有力的一份子,你们是男人。我身边这位,是太上皇的儿子——玉润凤子。”

    听到是凤子,这些人又扑通跪倒。

    玉润凤子让他们起身,继续听鸣竹讲话。

    “今天,虽然我们解救了你们。但也不是你们的主子,你们不需要任何主子,你们做好自己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啊!”

    站在最前面的一个**喊道:

    “我们没有主子,没有女人的嫁娶、庇佑、收留,我们不依靠着女人生活,依旧是没有身份的奴隶啊!”

    是啊,是啊!所有的**都着急的喊道。

    “兄弟们,你们是我鸣竹的朋友,也是玉润凤子的朋友。玉润凤子有一个很大的封地,你们明天跟着他去那里安家立户,只要你们能通过双手解决温饱,我鸣竹保证你们不再是奴隶。

    而且,以后我要改变这个世道。我要带着你们证明给世人看,我们男人不依傍女人,也能活命,也能生活,也有出头之日。

    你们明天跟着他去,先去参加各种劳动。等着我的召唤,你们可以凭自己的双手、力气吃饭。我不但让你们吃饱肚子,还会让你们有钱买地盖房娶婆娘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嫁,是娶?”

    一个高个子像头牛一样壮实的**问出了大家共同的疑惑。

    “对,你们前辈子,没有女人娶你们。后辈子,我让你们娶女人。这是我们美好的心愿,还需要走很长很艰难的路,还需要浴血奋斗!”

    吼!吼!吼!

    **们听了,欢呼雀跃,为自己不再是奴隶激动不堪。好多人举着手,高兴的手舞足蹈。有几个人喜极而泣,跪在地上又是笑又是哭。

    今夜的凤栖殿,注定不眠。

    颜芸殿。

    颜芸贵夫衣袂飘飘,站在大殿中院,仰望星空,在出神地想着自己的心思。

    女皇看夜已深,想到鸣竹吩咐过的,这个新封的颜芸贵夫要夜夜“宠”,要让后宫的男人以他为榜样,以颜芸的行动处事为标准,模仿他,在宫里掀起一股“男人风”。

    这个点了,还没回来。绿头牌已经翻过了,女皇心里乐滋滋的想:好几个鸣竹,尽给我戴绿帽子了。今晚,我就去宠幸这个比你貌美十倍的颜芸,也让你尝尝被绿的滋味。

    “女皇,驾到——”

    颜芸弯腰,拱手,迎接着女皇。

    他扶着女皇的手进了大殿。

    “朕记得,你进宫以来,从未对朕行过跪拜礼,更不要说对其他大臣、女官了。”

    颜芸沉着脸说到:

    “我~宁死不跪!”

    “你一赛成名,被朕封为贵夫,看起来也不是有多高兴啊!”

    颜芸欠身回话道:

    “我,不在乎什么名分,地位。进宫当女皇的男宠,本身就是一件让男人羞耻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大胆,都是这个颜鸣竹带坏了你们!一个个以自我为中心,目空一切。你过来!”

    颜芸走过来,坐在女皇的坐塌上。

    女皇的手伸向了他的冰块脸,滑动了一下他卧蚕似的眉毛,再顺着他的玉瓷鼻子往下滑,嘴里不自觉地说:

    “这眉毛像紫丁香一样结着愁怨,这鼻子太过细巧精致,还有这樱桃小嘴,都能激起女人的怜爱之心。难怪会被送进宫来。”

    女皇看着他僵硬的身体,木头般戳在自己身边,那种难捱的样子,就像女皇正在给他上刑。

    她顿觉无趣。还是少了很多的邪魅、挑衅。况且,自己没有心跳的感觉啊!

    殿外有急促的脚步声传来,二人都向后坐端了身子。

    “启禀女皇!”

    颜俏的声音——

    “进来说话!”

    “启禀女皇!太女她正在哭闹,说是一定要您在她身边,我们别无他法,特来禀报!”

    “颜鸣竹呢?”

    “他还没有回宫!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,摆驾回宫——”

    他起身,弓腰送出!

    她们一行的脚步声渐行减轻,直到四周死一般的寂静。

    鬼魅般的一个身影出现在了他的身后,抱拳拱手道:

    “主子,委屈你了,这~什么时候是个头啊!”

    “既来之,则安之。她若再用强我一步,我必用*魂散,让她睡个安稳觉。”

    “刚才幸好没用,不然要露馅了。主子,您这样的日子何时是个头啊!在这个女尊国,时时刻刻都是煎熬啊!”

    “快了!快要结束这一切了。这个国家有颜鸣竹那样的人存在,必然会侵犯女权派的利益,一次次触犯女人的底线。一场内战,时日不久,就会爆发!”

    “主子这几年在这吃的苦,属下给您一笔一笔记着呢,到时候一定补偿回来!主子,恭喜您,马上大功告成!”

    “眼下,我们要做的就是配合那个鸣竹,重振男人雄风,让男人~站起来,女人就得跳起来,双方少不了得一场场恶斗。

    我们要做的就是煽风点火,抱薪添柴,让这场火燃烧的更旺起来!”

    “主子,有了内战,我们再乘虚而入,定能灭国占城池。你觉得那个鸣竹的主张,能成气候吗?”

    “你主子我何时看错过人?这个鸣竹的能力,不可估量。

    云影,我们来这里有几年了?”

    “主子,来这里已经十个春秋了。您的灭迹剑已经练到第七级了。”

    “拿我的剑来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