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,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!

第六十六章 屋顶不翼而飞

    哎呦!哎呦——声音传来,鸣竹看着那个人身上戳出来的血洞,恶心难受,皱起了眉头。(Wap.K6uk.Com看啦又看♀手机版)

    正要起身阻拦,只见哐当一声,金簪子掉在了地上,这位恶毒女人的膀子像是被人卸了一样,耷拉了下来。而且一阵暗疼,让她龇牙咧嘴了起来,样子很是难看。

    另一个奴仆扶她起来,坐在自己的身上,那个动作的娴熟性,是天长日久练出来的。

    她一边揉搓着自己的胳膊,一边不耐烦的说:

    “你们这些贱男人尽是给老娘我惹晦气,好端端的胳膊就像被人扭断似的疼!真是让人憋气又窝火!说吧,你们找老娘来,到底是什么事!”

    鸣竹喝了一杯茶,看着这个狼狈的掌柜,拿出了几锭金子,放在了桌子上。然后问:

    “你这个酒楼一个月盈利多少钱?”

    她看着金光闪闪的东西,金灿灿地摆在自己的面前,瞬间垂涎三尺。她一扫刚才的萎靡不振,两眼发光地说:

    “也没多少,一个月也就一千两有余!”

    鸣竹把金子拿在手里把玩着,散漫地说:

    “也没多少啊!我每月给你两千两白银,你把这个酒楼承包给我,你可以回坊好好歇着了。”

    “有这么好的事吗?”

    她看着很是惊喜,忽然又转念一想,与男人做生意是违反国法的,也会倒大霉。所以她想,还是狠狠心拒绝吧!

    “才两千两?少了,少了!”她直摇头。

    “三千两!”

    “还是少!”

    “四千两!”

    她还是直摇头,看的屋顶上的柳飞燕暗想:再加价试试!要你娘的狗头,让你一下就狗头落地。

    “五千两!”

    这下她似乎感觉脖子发凉,不是闹着玩的。不用柳飞燕出镖了,是那女的发话了。

    她说:

    “不要再加价了!问题不在钱的多少啊,我们朝的国法写的清清的,男人不能出门做事,女人也不能与男人做买卖,不但要国法处置,而且是要交厄运的。

    你们从踏进我这个店开始,我们就开始倒霉了。先是好好的牌子,怎么自己就粉身碎骨了呢?还自己着火?多邪门!

    还有刚才,我这个奴仆是最好的板凳了,坐上冬暖夏凉的,从来没有出过差错。就在刚才,一个不稳当,把我摔了一个四脚朝天。

    这就是老天在警示我,惩戒我,不该贪图你们的银子,放你们进来!

    你们想想,我还敢把酒楼转让给你们?不可能,绝对不可能!”

    鸣竹和颜芸听了她的话,又交流了一下眼神。鸣竹诚心诚意地问:

    “听问,你怎么才能肯答应?”

    真是让人心急,你这个傻瓜,她要是贪图你的美貌,提出亲你一口呢?怎么就狮子大开口,让她随口说呢。

    这趴在屋顶的柳飞燕,是皇帝不急太监急。

    那个女人的话竟然出乎柳飞燕的预料,萝卜青菜各有所爱,人家不爱鸣竹这一俊。

    “你们听着,要想让我答应你们,除非这个屋顶能不翼而飞!”

    她边说边用手指着屋顶,一副就是这样为难你们,看你能把我怎么着的霸道样子。

    这个好办,看我的!

    柳飞燕她落在对面的树上,两掌齐发力,用上了师傅教的移山平地大发。刹那间,那个屋顶碎成木屑,四散在空中。

    这霸道的女人指着的手,还没收回来,再看屋顶——没了,太阳光直射了下来,刺得她的眼睛发酸。

    没了?这个屋顶没了?她站起来,抬头看着梁木。

    鸣竹、颜芸也不可置信地站了起来,看着空空的屋顶说:

    “是老天爷助我,心想事成啊!掌柜的,你说屋顶不翼而飞就转让给我们的,这下,成交了。”

    她仰着的脖子,还没有收回来,又说:

    “这次不算,不算。跟刚才的木牌子碎成渣渣一样,是中了邪,巧合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是你说的屋顶不翼而飞,这下真就不见了,你怎么能抵赖呢?”

    这个女人眼睛收了回来,盯盯地看着鸣竹说:

    “这次不算,接下来我们白纸黑字写好转让书,如果再能出现这样的巧合,就是天意不可违,我签字,而且是你开始说的价——一月两千两。”

    柳飞燕屏气凝神,开动了师傅教的千里传声耳功da法,听到了这个女人抵赖不算数的话,气得想把她的脖子拧下来。

    又听她说:

    “那个屋顶是死物,被风吹走,是有这个可能的。我现在有个想法,我们几人站在这个窗前,只要你能让从我酒楼门口经过的活物,都能对着我的酒楼倒地就拜,我立马签字。

    这个活物,要不分男女贵贱,不分高头大马,还是小鸡小鸭子,我颜娇娇在此发誓,只要我说的这些活物,能按我说的来做,这个酒楼立马就是你们的了。”

    鸣竹怒目而视,气愤地说:

    “这不是强人所难吗?你说的屋顶不翼而飞,实现了,你却不算数。这下说的这个,更是离谱,”

    小竹竹,别着急,她只要不说让天此刻打雷下雨,让那些跪拜的人口呼:客来香香飘万里,她说得这个我能帮你实现。

    柳飞燕边听边想!

    只见颜芸附在他的耳边说:

    “今天可不是她的一句邪门,能解释清楚的,总觉得有鬼神相助。你要有信心,相信奇迹可能再一次出现。我们试试吧!”

    这样的奇迹,听在一个现代医学博士的耳里,是多么可笑啊!

    颜芸说:

    “口说无凭,我们需要一些证人,请一楼的几位食客上来,作证!”

    不一会儿,一楼的几位食客被请了上来。看到不翼而飞的屋顶,都说这个包间稀奇,白天吃饭晒太阳,晚上吃饭赏月亮。有人说了:下雨漏雨了咱办?

    女掌柜听了不耐烦地说:

    “下雨,在下面养金鱼。操的心多!”

    几个人听了请她们上来的意图,都说,那就开始吧!让我们也开开眼。

    见一些人走到了窗口,柳飞燕知道该是自己出手的时候到了。

    一个女人,领着一个女孩走了过来。在经过客来香酒楼的门口时,女孩两个膝盖窝一痛一闪,就跪到了,头低下去,手一伸长,竟然捡了一个碎银子钱攥在了手心里。

    这位女人也双膝发酸发软,跪倒在地,低头捡了一个碎银子在手。和女儿相视一笑,起来继续赶路。

    走远了,那位母亲夸赞自己的女儿,小小年龄就能沉得住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