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,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!

第七十二章 来自天上的男神

    她们兵分两路,一部分人带着红榜找去守备府了,一拨人留在原地看守行凶之人。(看啦又看小说网)

    这么多了围看着,里面老老少少,虽然男人不多,但也是一个宣传酒楼的大好时机。

    鸣竹清了清嗓子,拍了拍手,招呼后面远远看的人都过来。他的声音优美又有感召力,只要他一开口,美妙的乐声就响了起来,人们抵抗不住这美声的诱惑,都聚拢了来。

    走近跟前一看,不光是声音好听,这模样俊得世间少有。前面的几位女人,看得流了一地哈喇子。

    树上的柳飞燕看了,妒火中烧——你不知道自己可以迷倒一大片吗?你好看死了她们怎么办?

    说着,小手一挥,一顶白维帽从天而降,不偏不斜地就戴在了鸣竹头上。这顶帽子四周有一宽檐,檐下制有下垂的薄绢,长到颈部,掩面刚好。

    咦~无缘无故多出了一顶帽子,这是担心我白皙的皮肤会晒黑吗?不如顺水推舟,开启一场奇异之旅。

    “诸位大哥大嫂,大姐大妈们!我是天上的男神下凡,走的急,忘了戴上维帽。天上的仙女及时送了过来,怕我的样貌太好看,你们犯了严重的花痴,就是罪过了。”

    观察了一下,恍然大悟的有之,摇头质疑的有之,窃窃私语的更多。继续~

    “仙女的一番好意~咱不好辜负!那我就掩面说说我的酒楼喽!

    此次下凡,我要开一个大男人酒楼。

    我的酒楼最独特之处,就是要带来天上神仙吃的一种白面馍馍和长面条,那滋味,胜过你们各种煮豆的千万倍。还有各种味道的菜肴,你们不行,全部都是淡盐水,我们酒楼的菜酸、辣、麻、甜百滋百味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一点是,天上的玉皇大帝看到男人活得猪狗不如,沦为低贱的奴隶,他发怒了,派我下凡,开一个女人跑堂、伺候人,男人吃饭、得福利的酒楼。

    我们大男人酒楼有一条店规:禁止女人和狗入内,若执意要消费,女人讨三倍的餐费。男人进店消费,分文不取,还附赠礼品一份。

    想一想,男人吃饭,分文不取,还送东西,你们这些妻主,赶紧回坊,准备好你们的夫郎,此店一开张,就送他们来吃饭,走的时候附赠小礼品。”

    下面人群里炸了锅,沸腾的人群嚷开了:

    怎么有这样的酒楼?和前面的来客香直接打了一个颠倒。

    哎——问题不在这里,是男人吃饭不要钱,还能领礼品,在这酒楼里是把男人当佛拱起来了吗?

    敢使唤女人当小二,他们要犯王法条律了,是要坐牢的。

    这时,有一个女人大胆发问了:

    “来自天上的男神,我问你,我的夫郎如果来吃饭,你给他什么礼品?”

    鸣竹看了看她满头的钗环,便说:

    “这要因人而异,这家妻主喜欢什么,就送什么。比如你喜欢钗环,就送你天女头上的钗环了。但是提前条件是,你的夫郎身上不能有伤。”

    想到天女头上的钗环马上就能戴到自己的头上了,她手舞足蹈地说:

    “不打了,不打了,今回去好好对他,不让他晚上睡牛棚了。”

    下面又有人问了:

    “来自天上的男神,我问你,你的招榜上说,来你们店做小二的女人,俸银上不封顶,那到底一个月能给多少啊?”

    鸣竹看到了希望,再次证明了一句话的真理:重赏之下必有勇夫,这里应该用上勇女。

    他寻思,此刻要尽显豪气,他大手一挥,“这个不同价!像你们玉颜国的标准美女,膀圆腰粗,人高马大,孔武有力,说话声音大,娇蛮无理的,俸银最低;像那些瘦瘦小小、文文弱弱、温柔有礼的,俸银最高。就是俸银最低的也是其他酒楼的三倍,原因就是,大男人大宏大量,出手大方!”

    其他女人听了直咋舌,说是稀奇稀奇,真稀奇!

    这时,又有人发问了:

    “你就是开最高的工资,也没有女人来。你们男人开店做生意,本就是犯法。更没有女人,敢去被你们雇佣,这同样是犯法。”

    其他人都点点头说:

    “此话有理,等会儿,等玉守备来了,就有你好看的!”

    鸣竹不以为然的笑笑。

    这时候,站在最前面的两位年轻姑娘,发问了:

    “来自天上的男神,我问你,如果到你们店里来做工,能每天都见到你吗?”

    两个犯花痴的姑娘,听到了令她们满意的回答:

    “当然每天都会见到了,这就是我的酒楼啊!而且,这个维帽~谁还在屋里戴啊!”

    两个女孩子听了兴奋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这两个傻帽,我警告你们,这个男人你们要是盯看的太多了,我非把你们的眼珠子剜下来挂在南城门。

    树上的柳飞燕气狠狠地说,同时,她也感慨眼前这个妙人,他真是聪明又伶俐。

    利用自己防花痴贪看的帽子,竟然能胡编乱造出天上的男神这一出来。

    再看最早想要动粗的那个女人,胳膊骨折了,顺着墙根溜了下去,正疼得龇牙咧嘴。

    鸣竹的职业担当又使他忍着恶心,弯腰下去,“我这个来自天上的男神,还是一神医下凡。看你疼的如此厉害,我就勉为其难的帮你看看病吧!”

    鸣竹对着人群说:

    “谁帮我把她带到酒楼里去?”

    几个女人把她弄了进去,鸣竹让她们门外守着。

    他展开了手术包,给她麻溜的做了接骨手术,用了些麻药,不想让她再疼得哇哇叫了。

    玉守备府里,正烦恼,自己夸下的海口实现不了。大姐天天都要来督促她一番,说什么:

    你这个忘恩负义的东西,你是谁养大的?

    你的官又是谁帮你跑来的?

    花的银子如流水啊!都是这几年贩卖**挣来的,有人在我的地盘劫走**,欺负我,让你给我出这口气,你硬是没这个本事!

    没这本事了,你往后站,让大姐我来坐镇你这个守备府。再帮我出不了那口恶气,我让你丢了这官,回坊种菜去。

    她派出去了几拨人,都是酒囊饭袋,不是失手了,就是把自己的小命也搭赔进去了。

    正在苦恼不已的时候,下人来报:有几个女人来击鼓告状,说是京城来客香酒楼门口,有人寻衅闹事。

    一听到来客香酒楼,她马上来了精神,听说那小子盘了那个酒楼,准备自己开,就准备在他开张的时候,将他缉拿归案,没想到今天就送到了手上。

    她吩咐下人带她们几人进来,那几个女人,见了守备大人行了屈膝礼,就说明了告状缘由。

    玉守备一听,心里乐滋滋地要来了招榜,打开一看,嘴里骂道:

    “大胆男人,敢出来开酒楼就是大逆不道,还嚣张地顾请我们女人当店小二,简直是目无王法,看我不把他碎尸万段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