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,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!

第七十三章 当事人无可奈何说了谎

    “什么?他还打了女人?这是触犯了死罪了。(手机阅读请访问Wap.k6uk.com)颜捕头,带上你们的人,还有夹板、锁子,跟我去抓当街行凶的死囚犯!”

    玉守备带着众人,拿着刑具,十拿九稳,威武十足地,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,走在拘捕死囚犯的英勇大道上。

    前面几人耀武扬威的鸣鼓开道:

    “闲人闪开,玉守备到!”

    人群自觉闪退到两边,玉守备率领着众人冲了进去。

    他在酒楼门口站定之后,朗声问道:

    “谁人在此寻衅闹事?”

    那几个跑去告状的女人,不知道,待在原地的那拨人,差不多已经被鸣竹洗脑成功了,她们气愤地指着鸣竹他们道:

    “就是他们,是那个没有戴帽子的男人,他打了地上蹲着的那个女人。”

    树上的柳飞燕,看到来势汹汹的玉守备众人,为以防不测,她撕下了柳叶,吹着“三长两短”的柳叶声,用传声da法,传进了她众徒弟的耳中。

    少顷,以这个酒楼为中心四面八方的屋顶、树上,七七八八地落上了“燕子”。

    玉守备操着浑厚的女中音,装腔作势,一副国法不可侵犯的样子,露出厌恶痛恨之色,“男人打女人,触犯国法,死罪一条,按律当斩!来人,给我把他们抓起来!”

    看着就要动手的捕头,鸣竹一脸云淡风轻,泰然处之。

    “谁人看到,我们打女人了?在这个国家,只有女人打男人的份,哪有男人敢打女人啊?你们说是不是。”

    是是是!那些女人应声说道。

    那几个告状的女人又指着颜芸,笃定地说:

    “我们都看到了,这个男人拉住了这个女人的胳膊,打的她哇哇大叫,胳膊都断了,不能动。”

    鸣竹又问先前围着的女人:

    “你们有谁看到,他打了她吗?”

    前面那几名年轻的女孩,一脸真诚地说:

    “没有,我们没有看到有男人打女人。”

    鸣竹得胜似的,又拉住了他刚救治过的女人站了起来,把她的胳膊举高举低,再让她前后摆动,一切行动自如,没有异样。鸣竹问她们:

    “你们看到了吗?她的胳膊与常人无二,活动自如,谁还敢说,她的胳膊受了伤?”

    那些女人喊道:

    “天上的男神,我们都相信你,她没挨打!”

    大跌眼镜,这些跑去告状的女人们,自己明明看到她的胳膊被捏的疼出了一头的水,此刻怎么能开走眼了呢?奇也怪哉!

    证人言词有出入,玉守备转而又问这个女人:

    “下面,当事人说说情况!这个女人,本官问你,他有没有打你?你不要怕,大胆的说出来!有本官为你做主,这里是我们玉颜国,女人驾驭着一切,本官一定给你好好报仇。”

    这个女人行了一个屈膝礼,看表情、看神态、看动作,是和正常人没有两样。

    她正要说:

    “大人,他......”

    看到刚才给自己治病的那人,拍了拍他的胳膊,她记起来了,他给自己接完骨头,说了这样一句话:

    “你这个胳膊,现在已经完好如初,两年之后,再找我给你取钢板。”

    这真是一个神医,经过他的医治,现在自己的胳膊又能打夫郎了。

    若是自己说了真话,他们会被处死,将来谁给她去掉胳膊里的钢板?

    一想到这,她一咬牙,声音刚劲有力:

    “大人,他没有打我,是我抬起胳膊打的他,他一闪,撞在了墙上,恰好被她们几个看到了。”

    颜芸用探究的眼睛看着鸣竹,鸣竹指了指自己的胳膊,轻声告诉他:

    “她以后还要求着我给她治胳膊呢!大概两年后了。”

    颜芸笑着回了句: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!”

    那几个告状的女人,不可置信地看着她,一人过来揍了她一拳,骂道:

    “骗子,胆小鬼,我们明明看到他把你的胳膊捏的咯嘣作响,你竟然说他没打你?”

    “让你说谎,让你说谎!”她们过来又要打她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斜刺里钻出来一个畏手畏脚的男人,他害怕被女人们看到一样,脚步轻抬,溜到了那个女人身旁,扑在她的身上,对那几个人求饶道:

    “各位姑奶奶,求求你们,放过我家妻主吧!有气撒在我身上,别打她了!”

    其中一个女人,看这夫郎长得有点姿色,淫心大动,手就不安分的摸上了他的脸蛋,对着地上的女人说:

    “你这个小夫郎真是姿**人,说吧!多少钱?卖给我!”

    地上的女人,顺手就给她来了一个大耳刮子,说:

    “我家的小夫郎,是我的心头宝贝,爱还来不及呢,买什么买?”

    说着,她打横抱起了夫郎,那位夫郎配合的手搂着她的脖子,头靠在她的胸上,幸福绵长的样子,公主抱抱走了她的小夫郎。

    “就这么走了?”颜芸问。

    鸣竹朝他耸耸肩。

    玉守备心下暗思:一个绝好的收拾他的机会,又溜走了。这些女人搞什么搞?一会说打了,一会又没打。既然男人要开店的事实已经撞破,就不能坐视不理,所幸试一试,再制造一个修理他的机会。

    玉守备拿出了那张招榜,黑着脸问道:

    “这榜是谁贴的?”

    鸣竹、颜芸二人拱手道:

    “是我二人所为!”

    “男人要开店,是不允许的。更何况还要雇佣女人当小二,更是天大的笑话。这也是不允许的!”

    鸣竹一看到她又来找茬,就让她再受一次挫,“玉守备,你左一个不允许,右一个不允许,你又没有问过这里的女人,看人家愿意不愿意?

    如果我能招到女人当小二,就说明我的酒楼是大家认可了的,我这个店就非开下去不可!”

    玉守备想,呵~自毁前程!这还用问吗?哪有高贵的女人会去贱男人开的店里去当小二,不如让他知难而退。

    玉守备再次开口了:

    “那你敢不敢和我打这个赌?如果你能收到女人,本官打道回府;如果你招不到女人,你关门回坊,这个酒楼只要在我守备府的管辖地界一天,你想都不要想着开张。”

    鸣竹想都不想,说到:

    “我敢和你打这个赌,就希望玉守备到时候可要说话算数啊!”

    玉守备说:

    “本官一言既出驷马难追,决不食言!”

    鸣竹说:

    “那就好,请您看好喽,看这些女人愿不愿意来我酒楼招工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