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,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!

第七十四章 店未开张,名动京城

    听着要打赌,树上的柳飞燕又发出了“两短两长”准备招工的口哨。(wap.k6uk.com看啦又看手机版)她们做好了准备,就等着鸣竹发话。

    鸣竹拿着招榜,和颜芸面对大家站定,淙淙流水般的话语又响了起来:

    “我叫鸣竹,他叫颜芸,我们成立的大男人坊的第一处买卖,就是我们身后的这座酒楼。”

    “你叫鸣竹?这名字太好听了!”他的话被前面站的几位姑娘打断。

    鸣竹看到她们激动的拍手,双眼痴迷的样子,还有那个欢喜劲,跟前世热恋明星的粉丝一般样。心想,不管是哪个时空,都是看脸的时代,但最后拼的还是实力。

    他一边朝她们点头,一边说:

    “我们这个酒楼,除过我们两个掌柜、店主,其他人均为清一色的女人。我们本酒楼招店小二四名,洗碗工四名,粗使工四名,厨师四名,俸银上不封顶。不知各位......”

    “招我,招我!”

    “招我,招我!”

    前面几个姑娘还没等他说完,就抢着要报名。

    后面的女人也一拥而上,挤得鸣竹他们直往后退。那些女人还只管往前冲,把玉守备也挤下了台阶。

    玉守备看着这火热报名的场面,真的不相信这是真的,掐了一下自己的手背——疼。

    她大声喊了一句:

    “你们这样一哄而上,是不是反对男人开酒楼,要把他挤跑?”

    女人们一听,停了下来说:

    “你眼睛瞎啊,我们这是争得去当店小二。”

    玉守备又煽风点火地说:

    “你们是高贵的女人,怎么能去给低贱的男人当跑堂的呢?你们傻了吧?”

    “敢说我们崇拜的鸣竹是贱男人?她是不是不想活了?”

    “对!”

    她们挽胳膊卷袖子,准备和这个玉守备大干一场。

    玉守备见状,手一挥,带着自己的手下灰溜溜的撤了。

    “呕~呕~

    呕~呕~

    要打要杀玉守备,

    紧撤紧溜灰老鼠.......”

    有几个调皮的女人朝着玉守备她们一路小跑的后影,编排着话骂她们。

    颜芸抽空附在鸣竹的耳边说:

    “难怪都敢给女皇戴绿帽子,我终于知道了,这一切都不是你主动的,你有吸引一切女人的能力。一下子招惹来了这么多女人,看你怎么办?”

    看着颜芸一副看好戏的样子,鸣竹邪魅地说:

    “这些女人争着、抢着要进我们酒楼当小二,这样的事件若是传遍京城,你想一下是不是先未开张,便已名动京城。这个免费的宣传机会,可是不能错过。”

    “招我,招我,我勤快!”

    “招我,招我,我力气大。”

    她们争着抢着往前挤,你踩掉了我的鞋,我撕破了她的衣服......

    你敢把我往后拉?

    拉你怎么了,你有我漂亮吗?

    这里是比漂亮的地方吗?

    吆喝,你好大的的胆子,敢挤掉我的耳环?

    她们三三两两地打了起来!钗环打扭了,头发打乱了,衣服撕破了,鞋子踢飞了。

    路人甲:这是怎么了?这些女人聚在这个酒楼前练散打?

    路人乙:看到那两个小子了吧?听说他们把这座酒楼盘了下来,要招女人当店小二,这些女人争着抢着要去,这会儿为招到工大打出手。

    路人丙:这是一座什么样的酒楼呢?招个工都这么抢手?

    后面来的不明就里的路人,都在议论纷纷,看不明白,听了来得早的人如此这般地解释了一遍,他们算是搞清楚了:

    这个酒楼颠覆了国家的许多政策规定,一是男人可以出来做生意,二是女人不是永远的高贵,男人也不是永远的低贱,男人可以当掌柜,领导店小二女人,三是更加新奇,男人用餐不收费,还赠送礼物,女人嘛!哼,三倍的出吧!

    鸣竹看打得差不多了,就拍了拍手,准备制止她们。

    这时,一个女人冲上前来说:

    “鸣竹,招我吧,我不要俸银,只要能每天都能看到你!”

    此语一出,所有女人都惊呆了——呦呵,出狠招了,放大血了?谁爱银子谁是王八蛋。

    “鸣竹,招我吧,我也不要银子,我不要钱。”所有女人都冲鸣竹喊着这一句。

    “鸣竹,你,你,真是绝了!我颜芸佩服!”

    路人甲:快来摸摸我的下巴,再不再?我惊得合不拢嘴巴了!

    看着一群不要俸银的女人,鸣竹一激动,取下了维帽,露出了绝世的容颜,对她们拱手道:

    “谢谢你们对我们的支持,你们,我全招了!”

    颜芸戳戳他的胳膊问:

    “高兴傻了吧你!一百多女人呢,你全招了,酒楼都被他们挤满了,哪有客人的位置。”

    鸣竹答道:

    “别急啊!女皇后宫里的嫔妃现在有多少人?”

    “问这个干嘛?现在有封号的也就十几位吧!让你面试,开销了一大半。不过,那些宫男都算是女皇的男人。”

    鸣竹自鸣得意地说:

    “那就是说,女皇可供翻的绿头牌也就是十几个?”

    “是十几个!”

    “这就对了!”

    说着,他对着一群女人拍拍手说:

    “感谢你们的支持,不用怕,你们这些女人——我全要了。

    等一会儿排队,去里面留下你们的名字,我会让人制成写有你们姓名的绿头牌。

    每天招工十二人,我就在每天早晨翻十二个牌子,然后挂在店外醒目的位置,大家看着名字应招做工。”

    这些女人拍手叫到:

    “这样好,这样好!”

    “你们同意的话,就去排队留名字。”

    颜芸惊讶道:

    “鸣竹,你要在酒楼里翻女人的绿头牌?你又一次惊到我了!”

    鸣竹天真无邪的笑道:

    “这有什么不可?此绿牌非彼绿牌。我这个是用来确定第二天招工对象的,不是用来嗯~我对女人不感兴趣!”

    颜芸脱口而出:

    “鸣竹~那你对我这个有绝美容颜的颜芸,感不感兴趣?”

    妈呀,鸣竹起了一身鸡皮疙瘩,敲了一下脑袋道:

    “颜芸,我是男人啊!”

    这一场场好戏,看得树上的柳飞燕一愣一愣的,这场面每次都出乎意料,还来一个惊奇的反转。

    她看到女人们争先恐后去留名,招工任务是超额完成,她撤下了一枚柳叶,发出了“三长一短”的警报解除的口哨声。

    她的那些随时待命的燕子们,撤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