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,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!

第七十五章 女皇输了手镯

    女皇玉娆下了早朝,来到了勤政殿。(wap.k6uk.com看啦又看手机版)

    凤翼三书官正在帮她处理奏章,有一份奏章让老成持重的凤翼左书官玉曦着急忙慌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皇上,我国西部边陲上的冶铁坊按察使玉髦密章来报,冶铁坊坊主玉沁与冶铁坊军事营大将军颜胜将军过从甚密,似有拉拢之意。

    坊主曾经借着慰问戍边将士为由,抬着金银珠宝、器皿古玩,进了阵营,同时献上的还有十大美男。

    作为按察使,她有职责督查坊主与军事管理者的联系与交往。虽然做得很隐秘,但是也逃不脱她的眼线。故,及时上报,以防暗藏谋反。”

    凤翼中书官玉灵启禀女皇:

    “皇上,按我朝惯例,受封的坊主可以在自己封地上任免官员,可以得到封地上交的税,但不能管理封地的军事,而且封地管理第一条就是‘严禁坊主与将军来往’,军事调度权、任免权均在皇上手上。

    他们如此大胆来往,是置国家法度、皇室尊严于不顾,皇上应该下书严厉斥责。”

    凤翼右书官颜锦启禀女皇:

    “皇上,臣有不同意见。臣认为,距离换防再有半年时间了。还是以不变应万变,主要以防范为主。皇上,那些驻坊将军的家人不都在京城的坊中居住吗?还有各个坊的世袭太女也在京城的坊中居住,您可以抽时间,让她们进宫,您接见的时候,侧面敲打一二。想必,她们就会传信回去,起到震慑的作用。”

    女皇听了几人的建议,又思索了一会儿说:

    “距离须眉国联姻使者来我国觐见还有几日时间了?”

    “回女皇,还有十天时间!”

    “好,接待别国使者,我们准备一个隆重的迎接仪式,到时敬请颜胜将军的老母亲及冶铁坊太女参加。朕会看时机,与二位会谈。

    着凤翼右书官颜锦代朕拟旨,嘉奖按察使玉髦的尽心竭力、忠于职守,告诉她秘密查看,若有风吹草动,速派人前来禀报。

    玉曦大人,代朕拟旨,命与冶铁坊相邻的颜丝坊驻守将军玉藤加强边界防务,严防死守,注意临近坊的军事行动。”

    三人齐声回禀道:

    “皇上英明!”

    君臣四人又忙碌了一会儿,堆积如山的奏章被夷为平地了。

    三位大臣退下了,玉娆四顾无人,好好伸了一下懒腰。她记得鸣竹说过,这样可以消除疲劳,使人精神重新振奋起来。

    她又站起来,来回抡抡胳膊、扩扩胸,在做扩胸运动的时候,她想起了鸣竹说过的益处,不觉脸红心跳。

    这个家伙儿,即使不在她的身边,也能让女皇芳心迷醉。

    正在她一边想着鸣竹,一边做着运动的时候,玉佩来报。

    女皇见是她,着急的上前道:

    “鸣竹出事了吗?今天怎么来的这么早?”

    玉佩忙说:

    “现在没事了,是有一些震惊的事,让我急急得禀报与您。”

    “说!”

    女皇着急的盯着玉佩,就唯恐听到鸣竹受伤、受侮辱等不悦的事情来。

    听到说玉守备十拿九稳的来抓人,最后变成了一场谎报事件,一想到玉守备平时威慑四方的脸,扑了空无处发泄憋得紫红额样子,她就忍不住好笑。

    玉娆听了玉守备的赌局,气愤极了。

    “在我们玉颜国,哪有女人受雇于男人、女人臣服于男人?这个玉守备真是奸猾至极,打了一个明显使自己赢的赌,这对鸣竹是绝对的不公平!在自己的地盘上打这样胜负已定的赌,简直是欺人太甚!”

    玉佩在这里故意卖了一个关子,说:

    “女皇要不要猜猜谁胜谁负?猜对了,臣就小破一把财,猜输了皇上可要奖臣东西呢。”

    皇上饶有兴致的说:

    “说吧,你又看上我什么物件了?”

    “臣就看上您今天戴的手镯了,真漂亮。想着也过一天没有打打杀杀的日子,戴着手镯美一回。”

    女皇笑笑说:

    “朕这个手镯你笃定是带不走的。你先说说,你有什么东西让朕看上的?”

    玉佩今天是豁出去了,她拿出了自己的宝剑说道:

    “我的师傅是名扬天下的武圣,她传给我的这把宝剑,输了就交给您,放在身边辟邪。”

    女皇边笑边指着她说:

    “你笃定是拿不走你的宝剑了,快放在我这里。”

    哐当一声,宝剑放在了桌子上。

    玉佩接着问皇上,“你猜谁赢了?

    ”

    女皇笑笑说:

    “这个不用多思考,很好猜的,当然是玉守备赢了。我们女人向来尊贵无比,从不伏低做小,谁会愿意给男人当店小二,做粗使杂役?”

    玉佩给女皇行了一个屈膝礼,然后展开手,示意皇上给自己戴上手镯,然后嘴里连连道谢:

    “感谢皇上的赏赐!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!”

    “什么?难道玉守备没有赢?我输了?”

    玉佩笑着回道:

    “皇上,今天臣这个手镯赢的很是容易。不管是谁来猜输赢,都会笃定玉守备赢。恰恰相反的是她输了,而且输的很惨。”

    女皇惊讶的问道:

    “怎么个惨法?”

    玉佩回禀道:

    “皇上,那些女人一听太女额父要招工,她们争着抢着往前挤,都想要招到酒楼做工。

    一百多女人一拥而上,玉守备被挤下了台,狼狈地落荒而逃。而酒楼只招收十几个女工,酒楼这些女人为了排到最前面是大大出手,场面很震撼,她们推推拉拉,很快扭打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最后,一个女人喊出了一句惊动全场的话,她说她做工不要俸银,白白给额父做工。

    那些女人一听也都表明自己不要俸银,只要能当店小二。”

    女皇腾的站了起来,拉着玉佩的手说:

    “这不可能!不知道鸣竹给她们使了什么魔法,让她们做出这样不可思议的启动。”

    这个杀人不眨眼的玉佩,也有可爱的时候,她撅着嘴巴说:

    “皇上,就知道你不会相信。看吧,你这还是舍不得玉镯啊!”

    玉娆边取下手镯边对给她说:

    “拿去戴吧你,这个手镯输的也很惨,毫无防备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