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,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!

第七十六章 解放****,从西郊起

    玉佩看在女皇这么漂亮的手镯已经戴在自己手腕上的份上,对这场招工惹来的一场场风波最后的结局——鸣竹制成绿头牌,每日他来翻,对女皇有所保留。(wap.K6uk.com看啦又看手机版)

    她认为,他这不是对女皇的不忠之举,这个绿头牌就是一个务工牌,女人是要伺候客人的,并不是伺候他鸣竹。

    若是说出这个,在这里女皇会大大误解。她一定会带着自己的禁军,踏平整个京城,将那些女人踩成齑粉。

    这一天,这些消息传遍了京城内外,震惊了男女老少:城中新开了一家酒楼,掌柜的是男人,是被踩在脚下的男人啊!店小二是女人,是被捧在头上的高贵女人啊!

    女人们为争抢做工名额,打的头破血流,最后被男掌柜全部录用。不仅免费做工,而且她们的名字制成了绿头牌。翻不翻得到,要看男掌柜的心情,翻到谁就是谁去当值。

    就在城中心扔下一颗惊人炸~雷的这一天,城西郊也有不小的回应。

    玉润凤子在自己的府邸外的一片空地上,召开了所有坊主及坊员大会。

    他面对着众人坐着,对面一些椅子上,坐的是颐指气使、养尊处优、自觉高贵无比的几十位坊主。

    后面或站着、或席地而坐的大部队是他们坊内的男人夫郎,有正夫、妾夫、侍夫,还有为数不多的一些**。

    看,那些抱着孩子,正在喂奶的男人们,满脸慈爱。还有一些女孩子骑在男孩子的身上,玩儿着骑大马。看,他们形成了两个阵营,进行着一场场战斗。

    有几个男人围在一起,在做针线活。他们非常兴奋,让他们男人参加坊主会议还是破天荒第一遭。

    玉润凤子开始了自己今天大会第一项主题:解放**。

    他让那些**站到最前面,然后向着大家说,对着大家说:

    “从今天起,我的西郊封地不允许有**的出现。他们这些**,是我的是我封地里的一名平民,是玉颜国的国人。”

    那些坊主听了,嚷嚷道:

    “他们是我们买的**,凭什么你说他们不是**了,就不是**了?那我们的银子怎么办?我们的活怎么办?”

    有个别坊主问出了症结所在:

    “我们玉颜国,向来男人不能是国人,平民,他们只有依附女人才能生活,不能找到女人护佑的男人就会沦为**。怎么男人能具有平民身份呢?那怎么能体现我们女人高贵的地位呢?”

    玉润凤子说道:

    “我问你,给予你生命的是男人吧?男人给了你们生命,你们却要把男人视为草芥,真是天理难容。这个不公平的规定,是一种要命的性别歧视。同样是人,为什么男人就不能拥有平民身份呢?”

    听到他说的这些话,那些男人们停下了手上的活计,不相信自己的耳朵,听到的是真的。

    听听,玉润凤子在为我们男人争取平等的身份!

    这怎么可能?我们几百年来都是没身份的贱男。

    怎么没有可能?我听说城里都有男人出来当掌柜、坊主,开店做生意了。

    对,听说雇的店小二还是女人!

    再听听凤子的话,似乎我们男人的命运要改变了!

    变天了,变天了,我们男人要翻身了。

    玉润凤子又说道:

    “你们各坊主的损失我来补上,你们买奴隶的钱我给你们出,只要你们认可,从今天起他们就是平民身份。他们可以自由买卖东西,用自己的双手赚的银子可以买地买房子,也可以出去做买卖。总之,在我们坊要实现男女平等。”

    最前面的一个坊主站了起来,说到:

    “真可真是新鲜,我要不是掐疼了自己,我还以为这是一场梦。那请问凤子,你打算怎么实现男女平等?”

    玉润凤子站了起来,说道:

    “我说的男女平等,首先是男人见了女人,打躬作揖就行,不用跪拜。

    我封地里的所有田地,全部收回。你们大小坊的田地租金,还有今年的收成,我按租金的五倍退还、补偿。

    然后,按照男女人头封地,男人女人都有地。没有依靠的男人可以自成一坊。最后,到了收成的时候,我收取一定的租金就好。而且,男人的地免租三年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这话,所有的男人都站了起来,围了上去,不可置信。

    请您再说一遍!

    我们男人不是贱人了吗?

    我们男人可以不跪拜女人了?

    可以不用听从女人的指挥?

    可以不用伺候女人了吧?

    也可以出门做事了?

    不用围着锅台转了,是吧?

    可以不用挨打挨骂了吗?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他这是造反,不要看他是女皇的哥哥,他还是一个贱男人,凭什么就可以在这里说解放**就解放**?说给男人身份就能给男人身份?

    对,他还是贱男人!

    我们不能任他在这里胡闹,有管他的地方。

    对,我们国家的传统习俗可以约束他,我们的国本法规可以制裁他。

    我们有国法撑腰,我们怕什么?我们去上面告他去!

    这些女人,看着这些男人越来越激动的神情,她们起来反抗道:

    “你这是造反,我要去玉守备那里告你的状。你这是不遵从国规,违反国法。你的行为是要付出代价的,今天不要看你是个凤子,明天你要就蹲大狱。”

    玉润凤子说:

    “我们这个封地是先走一步,随后我们国家全部都要解放**,都要让男女平等,这是一个大趋势。男人不能再趴在地上任人踩了,多少**在忍受着迫害,在迫害中痛苦的煎熬着,这样残忍的事情再不能发生了。”

    有几个胆大的男人问:

    “凤子,如果我们不回原来的坊,不再伺候我们的妻主,不再受到她的欺辱,我们也可以分到土地吗?”

    玉润凤子看到他们期盼的眼睛,给了他们一个满意的答复:

    “我刚才说过了,所有的男人都有地,没有妻主的男人,可以自成一坊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有二十几位胆大的男人,都声称自己脱离妻主,脱离原来的坊,要自成一坊。

    玉润凤子朝上次带来的一百二十多名**中的一个头——黑子一挥手,他就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玉润凤子让他领着这二十多人加入他们的阵营。

    这些女人不干了,心想他们平时都像弱猫一样乖顺,今天还敢跟着他造反?

    “小疙瘩,你怎么有胆子离开我这个妻主呢?你还不赶紧乖乖的滚回来。”

    小疙瘩站在黑子的身后说:

    “我宁愿跟着他们这些**混,我也不跟着你回去,回去脏活苦活都是我来干,你非打即骂,拿起什么就往我身上打,我被你打怕了,我死也不回去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