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,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!

第七十七章 玉润凤子打响了第一战

    敢不要妻主,敢和妻主顶嘴,这是从来没有过的场景,真是稀奇!

    正当人们像看天外飞客一样看着这稀罕的小疙瘩拒绝回坊时,有一个女人,长得五大三粗,她走起路来地动山摇。(wap.K6uk.com看啦又看手机版)只见她手一穴腰。

    虎啸龙吟一般:

    “吼~吼~光头,你给我回来,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家伙。不是我娘捡回了你,你早就饿死了。养你这么大,你还给我没生下一女半儿,你就想跑?岂有此理!你忘了那条藤条了,你这是皮又痒痒了!”

    光头虽然吓得瑟瑟发抖,但是他就是下定了决心要走向光明,绝不跟着这个恶婆娘回坊,他也攀着黑子胳膊,头埋在黑子的脊背,眼睛看也不敢看,只管说:

    “我跟小疙瘩一样,死也要死在外面,再也不受你的折磨了。你还好意思说是你们把我养这么大,从我到你们坊起,我就是唯一的劳力,你们全是躺在床上等我伺候,从今天起男女平等了,你们休想再折磨我了,我也是死也不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这个光头也没被这饿虎下山似的妻主叫回去,男人们在心里为他叫好的时候,有一个女人声嘶力竭的喊:

    “大板牙,你忘了自己还怀有身孕吗?赶紧给我回来。已经生了几个贱男人了,这胎我还盼着你生个女儿呢。你还能跑了!回去生个女儿出来,我就不打骂你了。”

    那个大板牙,比小疙瘩和光头就大胆的多了,他不用抓住黑子当护身,只见他手叉着腰一蹦一跳的喊:“谁爱生谁去生,反正我是不要再生孩子了。生不出女儿在你们坊我遭了多大的罪?一口饱饭都不给吃,还要让人生孩子。

    生了孩子也不让休养,就要下地干活。你们的心太黑了,我今天就是死,也不再给你生孩子了。”

    接下来,这二十几个男人的妻主都跑来叫她们的夫郎回去,引发了一场场夫郎血泪控诉。

    有一个夫郎,在众人面前揭开了自己的烂布衫,露出了布满了大大小小圆伤疤的肚子,这伤口看得人密集恐惧症都犯了。

    这?是在他的肚子上纳鞋底子吗?

    有一个夫郎举起了自己的右手,一眼看去,就两个手指兄弟还在那里站着。

    估计,再跟着他的妻主混,这两个手指兄弟也命不久矣啊!

    有一个走路一颠一颠,摇摇摆摆的夫郎走了过来,脱下了自己的脚——呀!谁见过给成年男子缠脚啊!

    骨头都长定型了,缠得这样紧,这不是上刑吗?这一走一痛的,看着人眼睛痛。

    说的人声泪俱下,听的人心酸不已,最后,那些女人们都没有叫回自己的夫郎。

    有个女人向玉润凤子发出了提问:

    “你这样就是拆散了坊内的一对对夫妻,没有了夫郎,谁来传宗接代,承继香火?我们这个西郊封地也会后继无人。你想一想,你这种做法对不对?”

    玉润分子哈哈大笑:

    “好男儿何患无妻?我们男人会干出一番轰轰烈烈的事业来,到时候抢着嫁我们的好女人多的是。

    你们恐怕还不知道,京城中心一座酒楼,即将就由我们男人来当大掌柜。

    我们男人还要在京城里各个领域大干一场,到时候我们男人有了事业,有了收入,有了银子,买了地盖了房子,就能娶妻子了,照样传宗接代。”

    那些女人没被眼前的炸~雷击倒,可谓是坚强了。他们听到这个更惊奇的,就问对方,不是嫁妻子而是娶妻子吗?

    玉润道:

    “对!你们可以娶夫郎,我们男人为什么不可以娶妻子呢?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所有的女人捶胸顿足,嚎啕大哭:这下惨了,男人~站了起来,我们就不是高贵的女人了。他们还有可能骑在我们的头上,让我们把对他们的欺辱还回去。

    光头的妻主看到这些没出息的女人,只知道一个劲儿的哭,她走过去对她们说:

    “哭有什么用!走,咱们去玉守备那里告他们的状,让玉守备派兵来镇压他们。”

    玉润凤子听到她的话,招呼黑子过来,说:“我让你准备的绳子呢,拿出来!这二十几个女人,还有没有夫郎的那些女人,你们一百多人给我捆起来,不能让一个人跑了。要是,让她领引来玉守备就不好了。”

    黑子问:

    “敢动手吗?他们可是女人啊。我们**,见到她们要远远的跪拜,把她们当神一样供奉。”

    玉润下令道:

    “有什么不敢动手的,动手,今天就是要带着你们造反。都说了你们不是**,我们要男女平等。快点,不要让一个女人跑掉!”

    黑子过去指挥那些**,拿着绳子,操起棒子,命令几个**封死跑通向城里的路口,远远封死,用棒子阻拦。

    他带着几个男人,想先把那个带头的光头妻主给捆了起来。

    那个光头妻主她膀圆腰粗、力大无比,几个男人近不了她的身,一个个被她放倒,其他的女人鼓掌喝彩,场面一时有点难以控制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从女人群里,蹿出来一个丫头,她喊了声:

    “光头嫂子,我来帮你。”

    那个女人有稍微的分神,看向了来人。这个女孩子跑到她的跟前,一边说光头嫂子你真厉害,一边猛的弯腰抱住了她的腿,其他**见机一拥而上,用粗绳牢牢捆住了她。

    光头妻主开口就骂:

    “你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,你这个跟男人一样贱的小贱人。你怎么能帮他们呢?”

    来者有十七八岁的样子,长得妩媚动人。虽然皮肤有点黑,但是看起来浑身有精神,黝黑而健美。她拍拍手,在她的身边转悠着,欣赏着她现在的惨景,说到:

    “我就看不惯你们欺负男人的样子,你们都是造了孽的坏人,老天爷是不会放过你们的,你们将来都要遭到报应。

    你们中还有的人打死了男人,那可是一条命啊!他们给你们干最苦最累的活,却活得猪狗不如,有时还会丢掉性命。真是遭罪呀!

    我就非常赞成玉润凤子的做法,我们男人女人生活在同一片蓝天下,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。没有打骂,没有欺辱,公平友爱的生活在一起,多好啊!”

    好好!男人们听了他的话,都鼓掌喝彩,不断地说好好。

    有些男孩子还说:

    “春桃,就知道你心好,从来都不欺负我们。我们吃不饱饭的时候,你总是偷偷给我们带来吃的,你就是我们的女神、小仙女。

    可惜,这个世界像你这样好心的女人太少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