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,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!

第七十八章 西郊夫郎们失控的报复

    看着他失落的眼神,沮丧的话语,春桃听得心里难过了,安慰他道:

    “不是好心的女人太少,是这个国家国法国规害了人。(看啦又看♀手机版wap.k6uk.com)如果早能实现像玉润凤子说的这些,就不会让你们受那么多的罪了。

    现在好了,不光是我们这里,以后全国都要这样,我们共同的好日子就来到了。”

    这女子,像早晨冲破黑暗的第一缕曙光一样,光光亮亮地照射在这个会场上,让人心头眼前一亮,更像是掉进黑洞里的人抓住了墙壁上唯一的藤条。

    玉润凤子感激的看着她,过来紧紧握住她的手说:

    “春桃同志,你愿意来我的府邸做事吗?我现在就需要像你这样思想先进,勇敢果断的人。你刚才能帮助我们抓住那个恶女人,我们生活在水深火热中的男人都要感谢你!”

    春桃闪着精灵一般的眼睛,不解的问:

    “同志是什么称呼?”

    玉润凤子说:

    “同志,是解救我们所有男人出火坑的一个救星说的话。他曾经说过~同志就是伟大的意思。能跨出传统习俗束缚的这一步,能垂怜与天下所有受苦受难的男人,能有一颗平等待人的心,你就是一位伟大的女孩。称呼你一声‘同志’,你受之无愧。”

    看到春桃这一惊天动地的举动,下面一些女人都骂开了她:

    “春桃,我平时看你就跟男人一样贱,今天,你果然就做出这种下贱之事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要看他现在得胜了,我们女人被控制的牢牢的,你不要忘了,现在还是我们女人的天下,做皇帝的还是我们女人。”

    “他不过是一时得胜,迟早又会被我们女人踩在脚下。到时候看我们怎么处置你这个叛徒,我们要把你架在柴上烧了。”

    玉润凤子听了这些女人的恶言恶语,厌恶的说:

    “快去,快去把她们的嘴塞上。让她们好好看着我们,怎么建立一个公平正义的世界。”

    春桃想着和自己一样具有这种思想的女孩还有几个,不如再发展过来几个“同志”,她朝人群里喊:

    “小泉,小芬,你们出来,我们一起跟玉润凤子干,建立一个平等美好的世界。不要跟那些坏女人、臭女人待在一起!”

    小泉、小峰都躲在她们母亲的后面,吓得直摇头。

    “胆小鬼,那你们就跟着她们一起吧!”

    黑子走近了玉润凤子,问道:

    “接下来,我们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怎么办了,你把那些女人全部关在房子里,派人看守着。再拿着我的玉佩去京城中心客来香酒楼,请我们的救星——鸣竹同志来。”

    黑子说道:

    “我本人就是你的标识啊,还拿什么玉佩?太女额父是我们的救命恩人啊。我这就去。”

    玉润凤子摸了摸额头,苦笑道:

    “这样的场面,把我都整糊涂了!”

    客来香,鸣竹这边,他顺利地招到女工,有几个手脚麻利、做事伶俐的女人,自觉留在店里帮鸣竹准备酒楼开张事宜。

    他的酒楼还没开张,就迎来了第一个男客人。他在柜台里面忙活着,抬起头来一望——黑子。

    见到他,鸣竹预感到大事发生了。

    听了来人黑子的大体描述,鸣竹、颜芸、黑子,他们一边往西郊封地赶,一边听着黑子的补充讲述。

    这边,玉润凤子面对这个棘手的场面,他只能带着剩下的**,把那些女人十个或八个一组绑起来,关在一个房子里,留几人看守。

    那些年迈的老妇人和年幼的女孩子,他们被放回了坊。

    剩下的那些夫郎、妾郎、侍郎们赶回了坊,上演了一场“山中无老虎猴子称霸王”的大戏。

    西郊封地最大的坊,坊主叫风铃,她有一手养蚕的好本领。

    她的坊主要以养蚕、抽丝、织布为生活来源。她坊内有八个堂表姐妹,每人都有一两个夫郎,她自己的夫郎有六个。

    这些女人今天全被抓起来了,这些夫郎回来,进行了大抄坊。

    每天在厨房忙的几个侍郎们,他们搭了梯子取下了梁上的肉篮子。这些肉都是坊主的食物,他们从来都是看的份没有吃的份。

    今天他们取下了,要大吃一顿,吃不完也不给她们留,藏在地窖里。

    那几个可以跟着他们一起抽丝、织布的夫郎,把他们所有的布匹都装在大车上,拉到京城里的丝绸店卖掉了。

    他们翻出了女人所有的金银首饰,你一件我一件的分了。又翻出了女人们四季常穿的衣服,尤其是冬天的皮袄,他们拿到典当铺去典当了。

    他们边干边说,这都是我们的血汗钱,看看我们穿的什么,她们穿的什么?冬天穿不暖,挨饿受冻。她们睡着漂亮而又暖和的屋子,我们整日住着漏风漏雨的破牛棚。

    有人提议,不如把她们的屋子掀了去,让她们和我们一起去住牛棚。

    对,应该把田里的禾苗都踩死,长下庄稼,收了粮食,我们又吃不上,给我们吃的都是馊饭。

    对,要饿一起受饿,要冻一起受冻。

    其他人受到这个人的鼓动,头脑一发热就干起了上房揭瓦、砸锅卖铁、拆房毁田的蠢事。

    有间坊里的男人几天没吃饱肚子了,饿的干不动破坏的事儿。就打起火折子,在房子里把女人的衣服堆在一起点着了。

    他撤了出来,大火窜上了屋顶,相连的几个房子瞬间着了火。

    有些男人,冲进了没有人的屋子,先是进行了一番翻箱倒柜,把值钱的东西全部装在身上。

    拿不动的东西就砸个稀巴烂,实在太累了,就一把火烧了。

    这些被欺压的特别狠的男人,被压迫惯了的男人,就像被挤压得狠的弹簧,猛的弹了起来,他们一时不收不住自己的行为,进行了一场无限极发泄怒火的打砸烧抢。

    屋子又不曾打骂过他们,但是被他们烧了;瓶子也没有欺负过他们,被他们砸碎了;女人们穿过的衣服、用过的物件,统统烧个干净;女人们们曾对他们动用过的家法,首当其冲地要让它们焚尸灭迹。

    有这么一个大的破坏环境,任何一个个人都会被感染,被鼓动,只会是干得更起劲。

    这些狠狠的报复了女人的男人们,长出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看着通红的火焰,这些烧被烧着了的房屋映红了半边天。他们看着自己的杰作,非常开心。

    从来没有人教过他们,该怎样面对压迫欺辱,

    今天有人给他们讲了,男女要平等。女人第一次被男人绑了起来,关了起来。这一下子点燃了他们心中的怒火,他们一边嚷着男女平等,一边发泄着自己的怒气。

    他们用自己的方式,报复着这个国家和这些女人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