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,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!

第七十九章 一场大火烧醒了女人

    鸣竹他们刚拐进村道,远远就看到西北角上燃烧起了冲天的火光,一股股浓烟好似封锁了生命的气息。(看啦又看小说网)他们可怕的看到熊熊的火焰肆无忌惮地扩张着它的爪牙,企图把所用的地方全覆盖在它的统治之下。

    鸣竹焦急的喊到:

    “不好了,事态失去了控制。快点!我们得赶紧赶到村子。”

    这些被长期压迫着的男人,第一次起来反抗就闯下了如此大祸,他们看着火蛇在空中迎风飞舞,有种从来没有的酣痛淋漓、欣喜若狂,这些火蛇就像帮他们起来反抗的英雄,也像长期被压迫的他们终于站了起来,像这个世界宣示——他们也是人!

    但是疯狂过去之后,就剩下了满腔的理智与自卑,还有一时半会也剔除不净的奴性。

    有人怯懦的说:

    房子没了,银子没了,田地也毁了,女人的一切都没了。我们是不是也不配活在世上?是不是也应该跟这些房子一样,燃成灰烬?

    听着那个男人的话,其他男人也也被自己在疯狂的发泄中,失去的理智,造成的恶果而害怕。

    闯下了弥天大祸,怎么办?怎么办?他们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急得团团转。

    他们迎着烈焰,你一句我一言,说着沮丧话:

    眼下,我们唯有一死了,平时我们没有做错事,也受尽了她们的打骂。

    现在又闯了这么大的祸,把她们拥有的一切都给毁了。她们还不得通通杀了我们?与其让她们动手,不如我们来个壮烈,我们一起跳入火堆。跟房屋,跟所有的东西一起,烧个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他们手拉着手,一步步走向了火阵,熊熊燃烧的大火,已经给他们镀上了红边。

    他们已经感觉到火焰的炙烤,头发都好像在滋滋的燃烧。

    驾——驾——马蹄得得,几个人打马赶来,鸣竹骑在马上大喊:

    “你们站在原地不要动!不能再往前走了,再往前一步,你们会被吞进火蛇里的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,匆忙赶来的不止是鸣竹,还有玉润凤子分子和他手下的所有人,那些**们押着女人们也来到了,已经烧成灰烬,或者即将烧成灰烬的房屋前,来到了男人们想要赴死的火阵前。

    那些男人~站住了脚,退了两步又站定了。

    他们看到了鸣竹三个人,还有他们身后的一大帮人,尤其是那些女人们。

    鸣竹没有对着那些男人们说什么,他反而走向了那些女人们,情绪激动的说:

    “看到了吧,你们的家园毁在了他们的手里,他们就是被你们成天被踩在脚下的男人。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,你们以为自己能永远高高在上吗?总有一天,你们也会成为这些燃烧的房子,被他们的怒火点燃。

    还好,你们失去的是房子,是田地,还保有着生命。如果你们再这样欺压男人,男人就会起来反抗你们,你们将付出的是生命的代价。

    没有人会甘心成为任人打骂的一条狗,回想一下你们怎么欺负过这些男人。当今天,你们第一次被男人困起来的时候,一下子就挑起了他们是人,不是畜生的怒火。

    他们把二十几年受的折磨与苦难,一下子都发泄在了这些没有生命的物体上。

    如果你们还是一如既往的打骂他,把他们不当做人看。只要他们还想到自己是个人,就一定会起来造你们的反。

    今天,你们都看到了吧,这个悲惨的局面。这不是他们的错,是这个社会制度的错,国家法规法律的错。

    我们的玉润凤子今天说了,在西郊我们可以打破女尊男卑的法规,共建一个男女平等的世界。没有了压迫,就没有了这硝烟与战火。”

    这场熊熊大火使他们这些张牙舞爪的女人,对生命,对男人,心里有了畏惧,有了敬畏感。再看这些平日里不可一世、娇蛮残忍的女人们,眼里烧上了恐惧之色。

    还在火堆旁站着的男人吗?听到鸣竹这样讲话,他们委屈的心有人理解了。他们疯狂的行为,有人谅解了。他们激动的哇哇大哭起来,那些男人们哭倒成一大片,仿佛要把二十几年来受的苦水全倒出来,委屈全发泄出来。他们的眼泪哗啦啦的流。

    春桃看着这个仿佛从天而降的英雄,想到这恐怕就是温润如玉的大凤子说过的那位“伟人”,是他创造了“同志”这一称呼。

    闹得最凶的光头妻主首先醒悟过来,她如雷贯耳的声音再度响起:

    “姐妹们,这男人说的不错!今天这个惨烈的结局,是我们往日对夫郎、对男人们的残酷压榨造成的。

    想想他们也是人啊,还为我们继承香火,为我们做牛做马,他们应该是最劳苦功高的人,想想我们平时都是怎么对待他们的!

    醒醒吧!姐妹们,再这样打骂、残害男人,他们就不是烧房子这么简单了,他们起来会要了我们的命。

    反正这场火烧醒了我,从此以后我再也不把光头当狗看。我要当一个人一样的尊重他,爱护他。不仅如此,我还要善待其他男人,像我们的春桃姑娘一样。

    今天,他愿意跟着我回坊,我们还是夫妻。不愿意跟着我,要独立成为一个坊,跟着那些男人们在一起也可以,我支持他。

    而且,我第一个同意玉润凤子今天的提议,把地分给所有的人,不分男女,不兴女尊男卑。男人也应该有和女人一样平等的平民、国人身份。

    丑话我还要说到前面,你们若是有谁不同意,就是和我熊大芳作对,小心我蛮横不讲理的时候,毁了你的坊园。”

    这女人真是我们需要的一股觉醒的力量,她的感染力是促进我们革命成功的有力基石。

    鸣竹、凤子激动的交换了一下眼神

    光头惊喜地站在男人堆里问:

    “大芳,你说的都是真的吗?如果你重新悔过,我还是要跟着你。你虽然很凶,但是心底有那么一点点好。”

    “来,大芳妻主,抱抱你。”

    光头跑过去扑在她宽大的胸怀里,还在抽噎着。

    其他人一看光头妻主如此厉害的人都退让了,向自己的男人敞开了怀抱。所有的女人,最后也都纷纷表示,不计较男人们的这次大发火,大闯祸。愿意跟着她们的就继续跟着,不愿意的就自己成立坊。

    面对着满目疮痍,女人们后悔不已。早知道这样欺负男人会有这个结果,他们也省的去打*骂人了,多费力气啊。

    玉润凤子看到村子里完好无损的房子太少了,就发动男人女人们重建坊园。

    他让黑子带领一百多个男人去空地上搭草屋,把眼前的困难先度过去。

    男人们的一场打劫烧抢,让所有的女人、男人都空前的团结一心,是他们怎么也想不到的结果,他们总觉得自己是死定了。

    所有的男人和女人都加入了搭大草屋的忙碌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