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,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!

第八十三章 飞燕同志,欢迎你

    柳飞燕就这样别扭的进了屋子,然后向各位一一行了一个拱手礼。(wap.k6uk.com看啦又看手机版)

    鸣竹看到她着一身紫色衣裙,练武之人的干练打扮,发型相比宫里的女人,就简单轻松的多了。

    而且,人长得很标致,柳眉杏眼,肤白如玉,有股看厌人世的超凡脱俗。她的翦水秋瞳,灵动中又有着一股刚毅之色,平添了许多英武之气。

    确认过眼神,这就是女魂明珠最喜欢的女侠形象。豪迈大气,阳刚与柔美并存。

    鸣竹向前走去,打躬作揖道:

    “请坐,请坐!请教英雄尊姓大名?”

    柳飞燕及来人分主宾坐定之后,她手握宝剑行了一个拱手礼,笑说:

    “问的真是稀奇,咱们玉颜国,只有两姓——玉姓、颜姓,只有皇亲贵胄、达官贵人、豪门显贵才配拥有姓。像我们一众草民——无姓!”

    鸣竹尴尬一笑,他又问:

    “那请问姑娘芳名?”

    “在下七八岁的时候就跟着师傅练得一身好轻功,蹿高探低,犹如平地,爱在树林里起起落落、穿梭其间,人送‘柳飞燕’是也!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名字,大凤女忙说:

    “只闻其名,未见其人,不想今日有缘相见!我是本朝大凤女玉尧,拜见柳武坊大坊主、柳大江湖盟主。”

    大凤女的话,一语道破其身份,大家都为能认识她惊异。

    被人识破身份了,真有点小尴尬,本人可不想有这些头衔,就想成为某人的小跟班。

    这位柳飞燕,起身拜见过大凤女,然后对众人讲:

    “并非柳某爱趴墙角、屋顶偷窥你们的行事,实在是不得已而行之。

    先前是因为有玉守备派人对你们的暗杀,我在暗处易于行事,已经处理了他们。

    后来,以防玉守备再派人来,所以暗中相助更方便。之后,就这样没有恰当的机会相见。直到今晚,截送这些女人回来,被颜芸英雄识破。”

    大家听到这里,纷纷起身向她行礼道谢。

    却听柳飞燕说道:

    “各位同志,无须客气。面对新来的同志,是不是应该来一场握手欢迎?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为之一愣,转而又哈哈大笑,鸣竹笑着伸手过来:

    “飞燕同志,欢迎加入我们大男人坊,我是大坊主鸣竹。这位是玉润凤子、大凤女玉尧、女皇贵夫颜芸。”

    柳飞燕惊叹道:

    “只知道你们是宫里的,以为你们是玉家皇室之人,没想到啊,你们竟然是女皇的嫔妃!”

    颜芸不高兴了,立马拉下了脸子,冷冷说道:

    “大男人立命处世怎么能前面冠上女人的头衔?请叫我颜芸就好!大坊主说错了话,我们应该怎么惩罚他呢?”

    鸣竹不好意思的说道:

    “要死要死,我们男人要自立自强、自尊自爱,怎么能依傍女人行走在人世间呢?是我说错了,罚我在革新楼给你们做一桌大餐。”

    “革新楼?”

    “对,我们男人坊在京城做的第一桩买卖就是开酒楼,为了纪念我们男人能在这个国家自由行事、做买卖,我起的别名——革新楼。

    但是这个名字,只限我们几人知道,对外的店名,结合那天招工的那顶从天而降的维帽,还有我戏说的——来自天上的男神,还有鉴于对我们稀奇食品的神秘宣传,我起了一个玄之又玄的名字——谪仙楼。意思是自天上被谪居人世的仙人开的酒楼,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好!这个名字才配得上我们大坊主的绝世容颜,及一身仙气!”

    “对了,酒楼过两天开张,各位同志,到时候齐聚一堂吧!”

    颜芸戏谑道:

    “明天光你要进行的女人绿头牌——鸣竹翻店小二,就能成为酒楼一大景。”

    大凤女惊奇地问道:

    “什么女人绿头牌鸣竹翻店小二?天下可只有女皇妹妹翻绿头牌的权利,快来说说是怎么一回事?”

    颜芸又故弄玄虚地说:

    “女皇她一次才能翻一个绿头牌,知道我们鸣竹大坊主翻多少吗?”

    其他人听到此话,惊恐的问:

    “多少?不会是一打吧?”

    颜芸的表情更加夸张,他伸出了自己的双手,又沮丧的说:

    “一双手的十个手指头,还不够啊!得再添上两只!”

    啊~大凤女、大凤子两人惊得像呆雁!

    鸣竹站起身来,说到:

    “别听他虚张声势、故弄玄虚,具体情况,我们回宫的途中再说吧!

    飞燕同志,一起回城吧!”

    鸣竹半夜回宫。

    鸣竹和颜芸又忙碌了两天酒楼开张的事情,匆匆忙忙中就迎来了这一大喜的日子。

    翌日,天刚蒙蒙亮就和颜芸出宫了,赶早去酒楼。

    他们出了宫殿,是走一路,看一路,想一路。

    颜芸问:

    “鸣竹,咱们还挑上了一个吉日,你看这十里红妆的摆场,是哪个大坊要嫁夫郎?这么大的阵势!”

    “是啊,看这挑着、担着、抬着的礼品都盖着红布,如此喜庆,像是哪家办喜事!”

    这拥挤的送礼队伍,大大减慢了他们的行进速度。

    “这送礼的队伍如此长?自出宫门到现在,足足有二十里了吧?怎么还没瞅着贺礼的头?”

    他们很纳闷,直到他们快走到城中心十字酒楼的时候,才弄清了阵势。

    “鸣竹,快看,不仅是我们走的这条街道,各个街道都挤满了送礼的队伍,四个送礼队伍长长的看不到尾。而礼队的排头,都聚在我们酒楼门口。”

    三层高的酒楼上焕然一新,鬼斧神工般刷上了新漆,酒楼匾额上书写着“谪仙楼”三个字,上面挽着红花。一看到这三个字,颜芸想到了:

    “鸣竹,看这名字应该是柳飞燕整的。那次她就在柳树上,看你戴着帽子说自己是天上的男神下凡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这名字的还有大凤女玉尧,你怎么不说是她?”

    颜芸挠挠头说:

    “也对啊!她也知道你这个店名的由来。”

    京城中早起的人,都被门前的送礼队伍震惊了,谁家这么大的排场,往前走着看吧!一直走到了城中心的酒楼前。

    你一言我一语的说:

    这家酒楼还没正式开张,各个方向就涌来了送礼的队伍,不知道什么来头?

    听说,是宫里的。

    鸣竹、颜芸被门前各路送礼的队伍震住了,一时不知道怎么办。

    还有一百多名女人,挤在挂着她们名字绿头牌的那面墙上,等着鸣竹来翻,都想在开张这天被幸运翻到,她们翘首期盼的样子,好不喜气洋洋。

    鸣竹、颜芸站在酒楼门口,正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,锣鼓喧天,鼓乐齐鸣,从西面而来,西面街道的送礼队伍、行人全部闪退一边。

    几个女人抬着锣鼓伴奏,后面跟着一支耍狮子队,她们跑跳到酒楼门口的时候,就停下了,开始了表演。

    由两位人高马大的女人顶狮皮,由一人持绣球逗引狮子舞蹈,做出斗武、擦痒等动作。

    配合着鼓点的快慢,两个耍狮人灵活形象的做着动作,最后结束的时候,从狮子嘴里展下了两幅竖联,分别写着:生意兴隆,革新成功!

    最后,只听耍狮人说:

    “我们是怀柔郡颜狮坊,命柳盟主之令,送上开张狮子舞!”

    鸣竹拱手行礼道:

    “远道而来,辛苦,各位楼上请!”

    只听那人说:

    “柳盟主说了,各个江湖坊派都要送上开张拜礼,人多为患,我们不给大男人坊添乱了,告辞!”

    说完,她们的耍狮队撤了出去。

    南面又来了一支队伍,也是锣鼓开道!众人们齐齐看向了南面,只见是禁卫方队在前面开道。

    紧跟其后的是园艺局晨丹带领着奴仆,用采摘的鲜花制作的一个大花篮,由园艺局众人抬着。

    这个队伍中,藏着一个人,鸣竹若是看上一眼,心就化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