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,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!

第九十章 大男人坊生意受挫

    酒楼开张的时候有多热闹,开张之后就有多冷清,直接形成了鲜明的对比,鸣竹他们犹如身处冰火两重天。(Wap.k6uk.Com看啦又看手机版)

    酒楼开张的第二天,就坐了冷板凳的鸣竹,太阳快落山了也没等到一个顾客上门,反而打听到了这一可怕的传言。

    有必要开一个碰头会了!

    “彩云、彩月,你们去西十字街武坊,请柳坊主来一趟,就说我有要事找她!”

    “颜容,你回一趟宫,请大凤女过来!”

    “颜芸,麻烦你跑一趟西郊封地,请大凤子过来!”

    这些人分头行动去了,鸣竹在店内反复琢磨着这事。

    想来想去,他只发出了这句感慨:

    酒楼的生意一时陷入冷场没什么,可惜了——搭上了那么多人的性命!

    “来客人了——店小二~上菜!”声音还没喊完,她身子已经坐在了鸣竹旁边的椅子上。

    柳大盟主驾到了!

    无精打采的鸣竹,蔫蔫的问:

    “你这是从哪里来?彩云他们好像还没走到你们武坊呢?”

    看到沮丧的鸣竹,深受打击,柳飞燕心里难受啊!

    哼!给我心爱的男人不痛快,就是找我柳飞燕的晦气,不要让我知道她是谁!知道了,我非翻出他的十八代祖宗,来个挖坟刨坑、暴晒鞭尸。

    柳飞燕心里恶狠狠的想,外表懒洋洋地说:

    “从昨晚起~我就没见觉呢,外面才回来!让我缓缓神!”

    鸣竹看她疲倦的样子,疼惜的说:

    “你坐着打个盹吧!我去给你做碗面。”

    柳飞燕一听吃面,来了精神,她说:

    “昨天人多没吃够,今天多吃点!”

    鸣竹苦笑着说:

    “好吧!本女皇专用御厨这就为您下厨服务!”

    说完,鞠躬作揖,很是来了一套。

    柳飞燕很是受用,他这个女皇专用御厨为本大盟主服务一下,也不降了他的身份啊!

    女皇当然执掌天下,她最大了。但是玉颜国的江湖天下,本大女侠可是一手遮天,主宰得游刃有余,要风得风要雨得雨。

    她很受用鸣竹的这一套,再想想美味的面条,就十分放松的跌入了梦乡。

    是谁?是谁要害鸣竹?你不要冲着他来,冲我来,欺负一个男人算什么本事?你来和我这个女人较量较量。

    你来!我们单挑,来场真拳实脚的功夫赛,一比高低,躲在暗处算什么英雄好汉?

    短时跌入梦里的柳飞燕,还在空谷回音似的叫嚣着,被鸣竹推醒了。

    嗯~一股香味窜入了鼻尖。

    她睡眼朦胧,两只毛毛虫眼睛半开半合,不解的问:

    “鸣竹,为什么你这里的饭有香味?是那种老远就能蹿入鼻孔的香味。我们平常的饭,端在桌子上,凑到鼻尖闻,都闻不到味啊!

    而且,闻到的都是一股焦糊味。一闻,都让人大倒胃口。”

    嘘~他做了一个禁言的手势,故弄玄虚道:

    “这个~保密!都让你们学去了,我这酒楼还开不开了?

    而且,被天上的神仙知道了我嘴巴不严,又该怪罪我了。下次有什么天上的极品仙食不传授与我了,我就亏大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气!”

    一看面的样色,她就惊呼道:

    “嗳~这不是昨天的那面,这又是什么面?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没睡觉吗?待会还有重要的事找你商量,给你来了一晚醒神面。”

    “呜呜......这什么调料,猛烈攻击我的舌头?”

    看着她辣得直吐舌头!他收回了碗说:

    “柳大盟主的舌头难道是绣花枕头吗?这么不禁辣?受不了,咱换面!谁让咱是面神啊!”

    “不,不,这味过瘾!”

    柳飞燕在辣出眼泪的情况下,依旧不忘戏谑他:

    “你当然是面神喽?那些整天等你翻牌子的女人们,可不是冲着你这白脸面神来的吗?”

    调笑我?咱不计较,咱是男人!鸣竹笑笑介绍道:

    “你吃的这叫辣魂面。这红色的叫辣椒!”

    她鼻尖、额头都辣出了小水珠,是越吃越有味。

    “这香味,都飘到楼外去了。这是在给柳大盟主开小灶着呢?”

    大凤女边说边迈了进来!

    随后,颜芸、大凤子也到了。

    鸣竹一下子有了精气神,笑说:

    “不给她一个辣子吃吃,她睡着了,我们的碰头会还怎么开?”

    说笑间,几人上了二楼包间,坐定。

    鸣竹直截了当,开口说道:

    “叫几人分头找你们来,是因为我们大男人坊的酒楼严重受挫。

    开张第二天,无人光临,坐起了冷板凳。据他们出去打探,现在外面正流传着关于我们酒楼可怕的传言。”

    柳飞燕还吸溜着被辣得无法平复的舌头,严肃的纠正道:

    “嘶~不是蹿(传)言,是可怕的事实。”这柳大盟主的舌头辣得捋不直,发音不准啊!

    “昨晚我搜(收)到了青峰坊的求救信号,大概位置就是在城西郊外。也就是在大凤子西郊封地之后,偏北的一片树林里。

    等我带着手下赶到那里的时候,她们坊开张日来的十六位侠客,均已毙命。同时,还有一起搭伴同行的诚悦坊十二位女侠,也无生命迹象。

    我第一时间,查看了她们的死因。”

    “结果,怎么样?

    是什么原因致使他们惨死在异乡?”

    大家着急的询问着。

    “奇怪的是,我挨着检查了一遍,他们没有明显的外伤,也没有打斗的痕迹。

    但是他们口吐白沫,有些人瞳孔变小,大小便失禁;有些人七窍流血,还有的人嘴巴眼睛都是乌紫色;更加出奇的是,有些人鼻子肿的像仙桃。

    总之,是死相惨烈。通过他们可怕的表象,可以初步判断是中毒而死。

    我已经飞鸽传书给他们的坊派,不日就会有坊中之人前来处理这一惨案。

    今天早晨,有一帮进城办事的人,看到这一场景,说是要到守备府报官。

    之后,我就躲在树林子里等待他们前来处理。

    过了半个时辰,守备府玉妙大人带领着手下之人,几乎是倾巢而出,来到了那片小树林子里。

    他们首先勘察了死亡现场,没有找到有价值的线索。玉守备派人租了一个马车队,将这些尸体运回了守备府。”

    鸣竹问道:

    “他们见到这个场景有没有觉得很惊骇?或者有没有看起来早有料到的样子?他们有没有在现场说什么话?”

    柳飞燕回想了一下,说:

    “他们到来之后,面对横七竖八、死样难看的尸首,好像不是特别的惊骇。他们匆匆的查看了一下案发现场,玉守备就指挥着人将尸体拉回。”

    大凤女问道:

    “你们江湖中人肯定会有很多的江湖jiu纷,是不是在借这个江湖人齐聚的时机,切磋武艺,了结仇怨?属于坊派之间的江湖行为?”

    柳飞燕否定到:

    “不可能,若是两坊派争斗,必有外伤内伤出现。可是我查验了尸体,没有任何损伤。

    若是双方坊派大打出手,会有打斗现场,争斗双方应该均有损伤,不会是看到的这两坊派无一人生还。”

    鸣竹分析道:

    “我预感他们是冲着我们来的,他们不容我们大男人坊开酒楼,做生意。

    所以有可能是他们买通了武林高手,让他们通通毙命,然后在喂毒,伪装成毒发身亡的现场。”

    大凤子道:

    “若是这样,那他们就太心毒手辣了。”

    鸣竹感叹道:

    “最毒莫过妇人心!”

    柳飞燕、大凤女不依了:

    “你确定是女人所为?”

    “朝堂、江湖、街市,不管哪里都是女人的天下。这个野外小树林的惨案炮制者,肯定是你们女人所为了?”

    柳飞燕柳眉倒竖,故作生气:

    “那照你这么一说,我们女人的恶名,在你那里是难以赎回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