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,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!

第九十四章 云影为自保,表白主子

    眼里容不下脏东西的云影纯男孩,被主子颜芸强行带回了自己的寝宫。(wap.K6uK.com看啦又看手机版)

    给他解了哑穴之后,他委屈的差点都掉下眼泪。

    颜芸也责备自己太冒失,这孩子得些“爱启蒙”教育,可自己应该循序渐进的来啊,怎么直接让他目睹了一个“罪恶版”的交易现场。

    应该这样告诉他,不,自己也是白纸一张啊!还是酝酿一下情绪,想象一下一对恋人花前月下、月上柳梢头、人约黄昏后的美好场景吧。

    还有陷在男女欢爱里的那些你侬我侬、依依不舍,该用什么词汇去描述呢?

    “云影,当你遇见一位女孩的时候,感觉天特别蓝,风特别清爽,树叶特别绿,所有掠过的风景都特别迷人,眼睛所见的地方全是美景,那么你喜欢的人就出现了,这就是爱。”

    “主人,你确信有这样的感觉,就是遇到了自己喜欢的人?”

    “对啊,云影。有自己喜欢的人,你就想把自己最美好的东西都给她,讨她的开心。乃至于为了她的幸福,会牺牲自己的一切,为爱而死,想想都是壮烈。

    当你为她战斗到最后一刻,你奄奄一息的时候,被她抱在怀里,她只消说一句:云影,你死了,我也不会苟活,九泉路上,我们继续相伴在一起。你就可以笑着瞑目了。

    然后心里就像住进了一只蹦蹦跳的兔子,在见到她的时候,心咚咚地跳个不止!

    总想着要见到她,你想象一下,和她在小溪边嬉戏,在花丛里穿梭,在有月亮的夜晚里,搂着她的肩膀,看天边最亮的一颗星。这个时候,恰有一颗流星划过,引得你们俩赞叹不已。

    这个画面,多美好啊!想想都美,你说是不是,云影?”

    云影听了他的话,羞涩的看着颜芸,怯怯的说:

    “原来~这就是美好的爱情啊!”

    啊~

    “云影,难道你有意中人了?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的云影,扭捏着说:

    “对啊!主子!”

    “这个人是谁?说出来让主子给你把把关!”

    “主子啊!这个人......这个人......远在天边,近在眼前啊!”

    颜芸用用手指向自己的鼻子说:

    “难道,你说的是我吗?”

    再看云影这位纯洁的大男孩,羞涩的垂下头,羞涩的搓着自己的衣襟。

    我去!颜芸面前直冒金星,这是我~不会引导吗?怎么还引导到自己身上了。

    颜芸拭去了鼻尖被惊出来的汗水,边擦边说:

    “云影,是主子不好,不会引导啊!我们俩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兄弟,是一起练武的好伙伴,我们是兄弟情、亲情而已。

    你对我更多的是,仆人对主子的忠贞不二,可不是美好的爱情?

    你以后遇到对的人,你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颜芸心里愧疚不已,好好的一个孩子,硬是被我引导坏了,罪过啊!

    知道错了的云影,抬起头问:

    “主子,你还让我还去做试验吗?试验我们是不是也长了可恨的子~宫?”

    颜芸听了,直摇头,连忙说:

    “不了,不了,这个试验还有另一个办法。你抽空回国一趟,问一下绝夜大叔,他曾经也在玉颜国待过十年之久。若是他没事,我们也会没事的!”

    云影领命而去,翩然飞落在对面屋顶上的时候,嘴角噙笑:

    “主子,不胡说一通,不说你就是我的意中人,你能取消那个恶心的试验吗?

    主子,对不起啊,第一次算计了你。也不算是算计吧,至多是自保。把我扔给玉颜国那些熊臭美女,我宁愿一死,哼!

    记得太女额父说过这么一句话:宁为玉碎,不为瓦全!我就是这么有志气。”

    两个女人被鸣竹他们派出去打探消息,她们出了酒楼,朝右一拐,穿过一个闹市区,进入了另一条繁华街市。

    大凤女终于明白过来,这是要去哪里了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你要去前面尽头那几座小楼。

    你也有这个嗜好吗?你有自己包养的男妓吗?”

    柳飞燕瞪着她说:

    “我要是有这个嗜好,我的一身好武功早就废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还去那里干嘛?”

    “你忘了大坊主让我们出来打探消息了吗?打探消息去那里最好了。那些男人,接触的女人又多又广。”

    大凤女说:

    “要打探武林高手,问你不就得了吗?还要巴巴的跑这里来?要去,咱们就去最火的那家青楼——采星阁。”

    “我可以根据刀伤、武器判断武林高手是谁,可是现在没有伤啊。”

    采星阁前面没有门迎,但是人影不绝,这恐怕就是酒香不怕巷子深的缘故。

    进入大厅也没人招呼,她们自觉坐到东南角的那个空桌子上。柳飞燕环伺了一下,说道:

    “这个~地形也没有优越性啊!就这么一个黑暗的角落,怎么打探消息啊!”

    大凤女悄悄对她说:

    “你不要急躁嘛!来这里能不能让头牌夫郎青眼有加,可不是看地形、人脉,看的是脑子、思维,你这想法要跟那些夫郎合拍,这才是最关键的!”

    一楼大厅很多张桌子已经坐满了人,中间搭了一个圆形高台子,和二楼的楼道差不多高。

    从高台顶上,垂下来一圈红流苏,高台顶上,悬挂着几盏旋转的花灯,就像移动的探照灯,从高台下不同的方位转动、照射过去。

    台子上,这会儿有一个男人,盘膝而坐,正弹着一首曲子。

    他穿了一身青色长袍,神色肃穆,灯光相映下,只见他目如朗星,唇红齿白,面目皎好如少女,而那脱凡超俗的飘逸姿态,仿佛就要随时羽化。

    一曲弹奏结束,身边的童子朗声说道:

    “我家玉哥,一日只弹一首。

    接下来,把你听了他的琴音之后,头脑中想到的一句话,写在桌子上的纸条,再写上您的桌牌号,和您的姓名。

    我家玉哥看了之后,有想畅谈的对象,就会派我来请您上二楼,和他畅谈一个时辰。若是无人能懂,今天我的我家玉哥就闭门不见客了。开始吧!”

    他说完之后就扶着这位男子,下了高台,上了二楼的楼梯,回到自己的房间去了。

    柳飞燕压低声音对大凤女说: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情况?谁还能说到他的心里去,这明摆着是刁难人,不想见客吗?”

    “也不能这样说。也有知音能说中他的琴音。被请上去和他对桌而坐,有时候还会一起吃一顿饭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坐着吃饭吗?不做其他的事?收费高不高?”

    “这个采星阁是京城里唯一一家卖艺不mai身的妓院。来这里的都是豪门雅客,她们一掷千金,只为了和受大家吹捧的男人说说话。

    像刚才那位玉哥,他有可能半年都不会请上一个人去。”

    “那这个妓院不就是养闲人的地方,不挣钱了吗?”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他背后的老板,是有背景的朝中大官。他设置这间采星阁可不是用来挣钱的。他的目的就是吸引京城里的上层名流来这里*会,成为一个交际的地方。

    在这个地方可以买官卖官,也可以谈生意做买卖。

    能来这里的都是有身份、有背景的皇家贵胄、朝中大臣。

    这里是身份的象征,她们以能来这里为荣。她们也在这里获得利益,这里有升官的阶梯,这里有生意的商机。

    这里的男妓们,大多是罪臣之子。以前他们过着养尊处优的生活,因为坊族败落,或者遭遇官司,才流落到这里。”

    柳飞燕看到了为数不多的几个男人,好奇的问:

    “我看这里还有一些男人,男人也能到此吗?这些男人也来欣赏爱慕的男人,这怎么让人想象都恶心啊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