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,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!

第九十五章 夺魂银针罗刹女

    大凤女继续做着解答:

    “来这个地方的男人都是受宠的夫郎或者是皇亲贵胄里的凤子。(看啦又看手机版wap.k6uk.com)

    这里的收费很高,像我们这一会儿坐在这儿什么都不做。待会儿就有人来收银子,我们各得五十两银子准备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?太坑人了吧?”

    大凤女不屑的说:

    “怎么会是坑人呢?光是坐在这里的尊贵之气,都让人倍受用。再说了,你还欣赏了天仙般夫郎的琴技,你还目睹了他的绝世姿色,你不得付些银子?”

    柳飞燕听了点头说道:

    “像你这么一说,我就有点想通了。

    这个大坊主真是的,让我们来打探消息也不给活动经费,看我不回去双倍收回。”

    就在她们悄悄交流的时候,那名童子端了一个盘子过来收纸条。她们两个来的迟,没有听全乐声,也没有听懂琴音,但是柳飞燕脑子有话可写,她拿起了笔,写了一个鸣竹经常挂在嘴上的一句话:玉颜国要消灭**,实现男女平等。

    大凤女看了,也想到了一句话:玉颜国,男儿当自强!

    那名童子把她们的纸条,和其他人桌子上的纸条都收在盘子里,端上了二楼。

    就在柳飞燕正想着要给鸣竹二倍的活动经费,想得正乐的时候,那名童子站在二楼清了清嗓子,众人静了下来,只听他说道:

    “各位贵客,我家玉哥看了一遍大家写的条子,没有一个人能听懂他的琴音,所以他的牌子今天就卸了。请各位,接着欣赏其他哥的表演吧!”

    不会啊!我们那两句话虽然不合他的琴意,最起码是思想独特,立意新颖,读了振奋人心,让人热血汹涌的啊!怎么也没有选上啊!

    大凤女和柳飞燕用眼睛交流着心意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啪的一声响,一个茶杯碎在了地上。随后,她有一脚踏在椅子上,椅子被她踩得四分五裂,成了一堆木头条条。

    一个放诞无礼、长相粗放的女人,站了起来,双手叉腰,在大厅里来回走动,嘴里污言秽语,不断涌出:

    “你家老娘在外闯荡江湖的时候,你还不知道在哪个野种的肚子里,等待我们女人给你下种呢!

    这会儿沦为妓儿,不就是任人品尝吗?怎么还连看都不让看呢?

    你家姑奶奶我就看上这个仙气飘飘的玉哥了,我就要让他陪我说话,陪我吃饭,你能把我怎么样?

    你们男人生来就是贱,还这样摆谱,真是没有王法了。

    还不让他乖乖跪着来求我,还在那里装什么清高?

    这些贱骨头的男人,认的就是我们女人的打。你把他像神仙一样的供着,他就以为自己有多了不起!

    其他人的表演还真就入不了我的法眼,我老娘我可是砸了银子在这里的,见的就是这个玉哥,别人我还不稀罕看呢!

    今天,我非让他乖乖的跪在我跟前,求我宠宠他不可。不然,我把这楼给拆了,搞什么搞,还弄得神神秘秘的,不让人见。”

    那个女人还在不停的叫嚣着,其他人窃窃私语:

    敢来这里捣乱?她是不想活了。

    来这里可都是我们高贵的女人,消费不起就不要来啊!

    对啊,真是破坏人的兴致!

    这女人不懂这里的规矩,还耍横?无理取闹嘛!

    这样闹场子,能有她好果子吃?你看,四处转悠的那些打手都是吃素的不成?

    对,这里就从来不敢有人来闹事的。

    “有人砸场子。”

    柳飞燕压低声音,对大凤女说。

    “我看这个嚣张的女人怕是来自你们江湖。你认识她吗?你这个江湖盟主,是怎么管教你们这些江湖人士的?粗鲁、无礼。跟刚才仙子奏乐的高雅格调格格不入,反差太大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女人我不认识。我们江湖上没有她这种败类,不遵守规矩就要受到惩罚。”

    那位童子对她的叫嚣视而不见,无所畏惧,转身就走了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出来了两名打手,这两位女打手熊腰虎背,身形彪悍,她们挥舞着手里的武器,走了过来。一个用长枪,一个用铜锤,在她的头上方挥舞着说:

    “怎么,你对我们这里的规矩不清楚,还是想破坏?先过我的铜锤这一关。”

    那女人嘴上不饶人,骂到: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~破规矩,专门骗人钱财!你有铜锤,我有夺魂银针。我银针一出手,就让你们二人今日相伴赴黄泉。”

    只见这个女人抬起双手,就要射杀她们。说是迟那是快,就在要发射的那一刹那,柳飞燕抓起一个豆子,一弹出去,就打中了他的哑穴。

    柳飞燕走过去,拍了拍手对她说:

    “这里你可以不来,来了就说明这里是你认可的。你破坏规矩在先,想要夺人性命在后。你这一前一后都不守江湖规矩,不守规矩就要受到惩罚。

    不要以为你有夺魂银针,就能在这里大耍淫威。别人认不得你,我可知道你的来龙去脉。

    你不提夺魂银针,我还不认得你这个恶人,现自报恶名,你这个恶贯满盈的歹徒是人人得而诛之。

    你不就是在江湖上已经失踪了二十年的罗刹女吗?你的夫郎,怀了别人的孩子,而且与那个女人私奔了。

    你一时恨不过,专门杀害的就是一些怀了身孕的男人。

    杀人的手法就是用一根针,射进他的肚子里,让孩子毙命。

    手法残忍,人们四处躲避你。最后,江湖上发出了围罗令,才让你这个大魔头藏踪蹑迹。

    你说男人是贱骨头,可是和你这个大魔头一比,我看男人是这天底下最尊贵的人。

    没想到,今儿在这个地方碰到了你。可这里不是闹事的场子,不然我这个新任江湖盟主柳飞燕就可以处置你,替那些还没有出世,就被你扼杀的孩子报仇。”

    此人被柳飞燕说得先是羞臊,后是羞愤,到最后就剩恐惧了。

    没想到这个小丫头身手不错,气势也镇魂摄魄。她今天是失算了,想着二十几年的旧账,已被人忘却,没想到刚一现身,就被人无情的揭了伤疤。

    柳飞燕再弹出一粒豆子,她的哑穴已解。

    柳飞燕冷冷的说:

    “赶快离开这里,不要站脏了这地方。再不走,让你永远走不了。”

    哦哦~还不快走!哦哦~夹着尾巴赶紧溜吧!

    众人喝起了倒彩,她灰溜溜的夹着尾巴溜出了门角。

    那位童子又出现在了二楼的楼梯,众人静了下来,他清了清嗓子说:

    “我家玉哥请柳飞燕盟主楼上说话!”

    大家用羡慕的眼神送他上了二楼,身后跟着的是大凤女。

    他们走进了二楼最里面的一个房间,只见门上挂的牌子上写的是云梦台。

    “玉哥,客人来了!”

    “请她进来。”

    柳飞燕与大凤女一进房间,迎面墙上挂着的几幅山水画,让人感觉素雅洁净。室内布置的温馨古朴,凸显主人的高洁素雅。

    这位玉哥已脱掉了外面的青色长袍,穿着一身飘逸的白色的长衫,更显得明眸皓齿。他正跪在几案前烹茶。

    “你们请坐,请尝一下奴家用去冬的雪水烹的茶。”

    柳飞燕、大凤女和他相对而坐,柳飞燕同情他的身世,开口就说:

    “此刻无人,你不用自称为奴家。在我们眼里,你不是奴才,你可以自称我,或者在下。”

    他表情一怔,接着又不热不冷,不紧不慢的说:

    “你们这样优待于奴家,是你们的心意。若是奴家不守规矩,就是不知分寸。刚才柳大盟主不是说了吗?不守规矩就是自寻死路。”

    这人真是冥顽不化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