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,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!

第九十六章 窗开燕飞去

    两人对视了一眼,这个世上像大坊主、大凤子及颜芸那样,不把自己当贱男的人太少了。(wap.k6uk.com看啦又看手机版)

    这个国家几百年女尊男卑的大背景,时时刻刻处处奴化着男人们,肯定盛产的就是这些自卑自贱的男人了。眼前这么一位超凡脱俗的妙人,也不能幸免啊!

    他见她们俩好似陷入了沉思,接着说道:

    “刚才听你说奴家是最尊贵的男人,真是高抬奴家一千倍啊!为了感谢你这句话,请你们吃奴家冰藏了几年的雪水,烹的茶。

    他沉着文雅的烹茶动作,是她们这两位豪放的女人,练上几年也练不成的。

    “请!”

    她两人端着茶杯,凑在鼻尖,先闻了闻茶香,品了两口。

    芳香宜人!

    “二位清客,今日来这采星阁,有何贵干?

    刚才多亏二位为奴家解围,若有什么奴家能相助的地方,请直言相告!”

    这是送上门来的机会呀!

    大凤女朝柳飞燕眨眨眼睛,柳飞燕有点儿难为情,她抹不开脸,不好意思的说:

    “路见不平,拔刀相助。惩恶扬善,匡扶正义,是我们江湖人应当的职责。实在不应该拿惩治罗刹女、为你解围一事,换取您的相助。

    但是实在是朋友遇到了困难,而且这位朋友所做的事,可能与千千万万个男人的命运有关。所以请您帮助于我!”

    柳飞燕讲述了一下玉哥需要帮助的事,玉哥让她们两个坐在屏风之后,然后让童子挨个叫纸条上的人上来叙话。

    他只是可惜,这一壶好茶,要喂进了那些腌臜之人的肚子!

    童子又出现在二楼楼梯,下面的人立刻肃静了下来,他们眼巴巴的望着他,知道又有了希望,说不上就叫的是自己名字。

    请刚才纸条上写着“世间男儿个个贱,唯有玉哥最尊贵”的客人,上二楼云梦台一叙。

    啊~

    那个女人不可思议,眼睛直视着童子,用手反指着自己,惊奇地问:

    “你叫的是我?你确信是我无疑?”

    其他人齐齐哎~了一声,童子却朗声说道:

    “其他客人不用失望,我家玉哥说了,今天见识了柳盟主的江湖本色,心情舒畅,想多找几位客人畅叙几场!各位可以先看其他哥的节目,吃茶消磨时光!

    和这位贵客叙述完毕,玉哥还会吩咐我来传客!请大家耐心等待!”

    客人还没入屋,柳飞燕小声的问玉哥:

    “你点的这个人,嘴里有我们想要知道的消息吗?”

    玉哥压低声音说:

    “你们不知道这个人,经营着东西两条街上的十几家客栈,我想人流量这么大,她掌握的信息也最多。”

    柳飞燕在屏风后看到,玉哥沉稳内敛、贵气逼人,荣辱不惊。反观来人虽长相清秀,却穿金戴银,俗气不堪。

    她受宠若惊、谨小慎微,在落落大方的玉哥跟前,显得手足无措。十分谄媚的笑说道:

    “我今日是受天上哪位过路神佛的照拂,才能近距离看到我们玉哥的美颜,真是三生有幸!就是拿我十年的寿数来换,我也是愿意的啊!”

    玉哥只顾着倒茶,捧给她喝,未接下言。

    她一口香茗落肚,玉哥随口问了一句:

    “听说,城中十字街新开了一家酒楼?”

    她为了掩饰自己的紧张,是问一句答十句,竹筒倒豆子一般说开了:

    “那个酒楼啊!甭提了,听说是贱男人开的!啊~不,他们那些男人,和你不能相提并论,你是天上高飞的鸟,他们是地上趴着的虫。

    前两天有一些江湖侠士,就住在我东西街的客栈里,抬了好多的礼品,说是远路赶来就是参加酒楼开张的。

    她们住店,出手大方,又豪气十足,不为一点小事斤斤计较,很得我们店小二的喜欢。

    听说,她们欢欢喜喜地在酒楼里吃过了开张饭,昨下午出城返回的路上,就毒发身亡了。”

    玉哥面色沉稳的问:

    “你听谁说的?”

    那女人神秘兮兮的说:

    “别人不知道这话,自哪里传开来的,我却是知晓。

    今早,从西郊那个方向回来的人,是右丞相府里出外办事的一帮管事和奴仆,他们恰好就经过了西郊那片树林子里,看到了毒发现场,根据她们的着装,推测是昨日参加酒楼开张的江湖人士。

    然后进了城,走一路说了一路:你们不知道,那间新开酒楼的饭菜有毒,吃了就会死得很惨,西郊小树林里躺着的那些尸体,死相可怕极了。

    什么白面仙桃,全吃进了鼻子里,鼻子红肿的就像一个仙桃,这不是害人命吗?

    什么长寿细面,吃了这面的人,会中毒身亡、七窍流血,流的那血啊细细的长长的,一缕一缕的。就像吃进肚子的长寿细面,最后变成了血条,从他们的七窍流出来,一根一根的血条垂下来,可害怕了。

    最后,他们去玉守备那里报的官。”

    柳飞燕心里应和着:这就对了,我早上看到进城办事的一帮人,原来是右丞相府办事而归的一帮人。

    这女人说了这么多,玉哥听到最后,只淡淡的嗯了一声。

    这女人,说完了玉哥等人想要听的内容,开始了追星:

    “玉哥,你平常喜欢穿什么颜色的衣服?我派裁缝来给你量了身量,给你做件新衣!

    你要是有什么喜欢的样式,告诉我,或者画下来也成啊!”

    “客气!”

    “玉哥,你喜欢晴天还是阴天?”

    “随意!”

    “玉哥,你喜欢春天还是冬天?”

    “随令而安!”

    “玉哥,你喜欢哪种水果?槟榔还是桑葚?”

    “玉哥啊,等天气凉一些的时候,我带着你来场秋游可好?听说西郊那片小树林里,一到了秋天树叶是特别好看,红的是枫叶,黄的是银杏,四季常绿的是松柏!”

    “那你是看景,还是约鬼?”

    “啊?这~咱换个地!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玉哥一声送客,来人恋恋不舍,她一步三回首,还想近距离的看一看这位平日高不可攀的玉人。连空气中都漂浮着好闻的味道,这一切美的仿佛似幻似梦。

    玉哥压低声音说:你们可否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信息?

    久未回应,他起身转入屏风,原来~窗开燕飞去!

    看来目的已达到,能为她们做点事情,真好!她们的言行真是怪异,若是我们男人也是尊贵的,那女人就得上天做神仙去了,我们男人怎能和人家女人平起平坐呢!

    对,我们成了世间尊贵的男人,女人就要飞升上天去了,女人男人非要有天地之别才对呢!

    童子近身请示到:是否还要见客?

    否!

    柳飞燕带着大凤女打开窗子飞落到地面,大凤女刚觉眩晕却已落地。

    大凤女埋怨道:

    “怎么要飞也不打声招呼啊!我向玉哥还没道声别呢,再说各五十两银子还没付呢!”

    “快走吧!要事在身呢!”

    大凤女不以为然的说:

    “这就是大女子不拘小节吗?”

    “等等我!”

    大凤女一路小跑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二人刚踏进酒楼大门,就对上了颜芸好奇而探究的目光,而且说上了风凉小话:

    “呦~快看看,两人去了一趟快活林,神清气爽地回来了啊!”

    大凤女没好气的说:

    “去去去!若是你羡慕了,哪天也领你去见见世面,让女皇妹妹治你个不守夫道之罪。”

    几人坐定之后,柳飞燕叙说了一番刚才打听到的消息。

    听到“是右丞相府里出外办事的一帮管事和奴仆”一句,其他人都在想:是巧合吧?不是右丞相府里的人,也会是其它坊里办差的人。总之,那些尸体总会被人看到,消息也会带进城里。

    只有鸣竹心里有数:这个右丞相府就是原主母亲说的,当初陷害前太女谋反的奸人之一,不会是这么巧的事,这又是一场预谋。也许,一直谋害自己的晨丹,也少不了是听命于她。

    众人见他又陷入了沉思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