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,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!

第九十七章 将计就计引蛇出洞

    见他陷入沉思,柳飞燕最是见不得他忧心、烦乱,先发了声:

    “大坊主,眼下,你打算怎么办?”

    鸣竹又思索了一会儿,笑笑说:

    “只要是存心不良,给人做套,就会露出马脚。(Wap.K6uk.coM看啦又看手机版)到头来会落得一个‘偷鸡不成蚀把米’的下场!”

    柳飞燕挠了挠头,不解的问:

    “这~偷鸡不成蚀把米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这话~颜芸跟着鸣竹以前就听过,现在可以做为出师弟子给她们讲解一、二了。

    颜芸故意大声咳了几下,引来柳飞燕、大凤女、大凤子的目光,看他们都瞧着自己,可以卖弄了。

    “这偷鸡不成蚀把米的意思啊,鸣竹先生可是给我讲过,在这个时候可不能让先生再动嘴皮子了。

    这句意思是说鸡没有偷到,反而损失了一把米,指的是本想占便宜反而吃了亏。

    举个例子,就好像你们今天去了一趟青楼,本来是去打听消息的,消息没打听到却损失了一大笔进场费、茶水费,还让那些以为你们是男人的女人,狠狠的让人家看去了好几眼,这就叫偷鸡不成蚀把米。”

    柳飞燕听了哈哈大笑:

    “哈哈······听你这么一说,我们今天可赚大发了,我们不但是得到了情报消息,而且因为走的急,直飞了回来,这个大凤女平时也不知道锻炼,我带她飞的可累了。所以,正堂那里他们找不到我们,省了一大笔钱呢。

    请问颜芸大弟子,这又叫什么呢?这个偷鸡不成蚀把米的相反句叫什么呢?”

    这~这个我先生知道。他三步并着两步走,躲在鸣竹的后面,只见鸣竹抬起头淡淡的说道:

    “偷鸡不成蚀把米的反面意思可以说是:得了便宜还卖乖。”

    大凤女听来了意思,她拍了一下柳柳飞燕的肩膀,责备道:

    “谁让你得了便宜又卖乖?一下子就说漏嘴了,说好我们回来统一口径,就说在采星阁上一人花费了五十两银子,回来在大坊主这里讨取银子的,你可倒好,逞强好胜,一百两银子让你鸡飞蛋打了。”

    哈哈······这几个男人一听她们的奸计没有得逞,让他们来了一个鸡飞蛋打,这还是要归功在鸡身上。

    几人说笑完毕,正式坐在会议桌前,拾起了前面讨论的话题。

    大凤女想了想,突然灵光一现,说道:

    “等着别人露出马脚,这不是坐以待毙吗?不如,我们引人露马脚!”

    大家一听,都在想,得在这个“引”字上下一番功夫!

    玉润凤子问:

    “你说的这个‘引’,是不是引蛇出洞的引?”

    大家一想,应该是差不多。

    鸣竹经过了一番深思熟虑,开口问柳飞燕道:

    “柳盟主,昨日咱们酒楼开张,吃饭的有几百人,出事的是一个方向的几十人,其他坊派,你派人通知了吗?或者是收到什么不好的消息了吗?”

    “收到这两个坊的求救信号,我快速赶到了那里,看到那个惨状,我已经派手下的人,去联系各派小心预防了。现在没有得到消息,恐怕就是最好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颜芸说:

    “若是食物中毒,昨天下午都没事,今日天已黑,再有不测,也不能归咎于我们酒楼啊!”

    鸣竹意味深长的说:

    “所以,大凤女说的这个引露马脚,就很有意思。若是我们饭菜有毒,吃了晦气,怎么大多数人都安然无恙,几十个人的毙命应该缺乏说服力。

    为了坐实贱男子开的酒楼饭菜有毒的罪责,给我们以沉重的打击,敌人会再次出手。”

    柳飞燕以洞察一切的敏锐说:

    “再次动手,我会让他们的手能伸出来,就再难伸回去,给她来个当场抓获!”

    鸣竹肯定的说:

    “就是这个意思!”

    大凤女问:

    “那我们明天就来个引蛇出洞?”

    玉润凤子说:

    “明天,我让西郊封地的几个人来酒楼吃饭,充当这个诱饵?我新收的春桃姑娘人机灵,善于应变,可让她带几个人来!”

    “春桃~姑娘!”大凤女故意拉长语调,取笑道:

    “哥哥,这个春桃姑娘的确是又漂亮又机灵,就像山里的精灵,真是巧啊,不偏不倚地就到了你的封地!

    你回去帮我问问,她有没有个哥哥,叫什么春山、春水的,介绍给我,应该也是一样的精灵聪明!”

    大家哈哈一笑!

    鸣竹却有点忧虑,他说:

    “我们明天的行动方案就按这个来!可是,我估计自己不能亲眼看你们施行了。”

    柳飞燕急切的问:

    “你~大坊主明天还有比这个更重要的事吗?”

    鸣竹看着他们说:

    “我估计,明天就有人来上门,请我走一趟了!”

    颜芸警觉的问:

    “你说是玉守备?”

    “对,前仇旧恨,她恐怕要一起算了。还记得我们第一次去**市场,带走的黑子他们吗?**市场的坊主就是玉守备的大姐。我们让她折兵损将了那么多,她怎能不记恨在心?”

    大凤女紧张的问:

    “若是她执意要带走你呢?”

    鸣竹处变不惊的说:

    “她们来了要带我走,就让她轻而易举的达到目的。就怕她抓人容易放人难。”

    酒楼开张第二日,他们计议到深夜,相约明日早点酒楼集he。

    酒楼开张第二日的冷板凳,丝毫不影响那些待翻绿头牌女人的热度。十二名女人被荣选店小二,欢天喜地的进了酒楼。

    颜芸又是把新人召集起来,带领着她们熟悉业务。彩云、彩月把柜台里的收银盒子擦了又擦,想着几时能收进第一笔进账。

    守备府。

    一夜未睡的颜妙,还在和府里的门客商量着,一件棘手的事情。

    玉守备说:

    “昨日,右丞相府的管事、奴仆前来报官,说是西郊树林子里惊现几十具尸体,他们经过的时候,有一个人尚有一丝气息。

    她托众人为她们这些同门师姐妹报仇,那个贱男人开的酒楼,卖的不是仙桃,是毒药,她们从那个酒楼出来,就毒发身亡了。”

    一个尖耳猴腮的门客首先发了言,她说:

    “守备大人,这人的说辞前后不一啊!她前面说是十几具尸体,后又说此人尚有一丝气息。

    而且,我们的仵作经尸检,她们的尸体全部僵硬,说明酒楼开张当天的晚上她们就已死。

    这~出自右丞相府的管事、奴仆之言,确信吗?”

    另一个圆脸门客补充说道:

    “昨天早上才发现的尸体,没有经过我们守备府的侦查与破案,酒楼食物中毒的言论,已经传进了大街小巷、千家万户,速度之快、传言之广让人惊叹!所以,这件事情很反常!”

    另一个瘦高个子女门客有不同的意见。她说:

    “守备大人,我们屡屡在他手上吃瘪,这次,他好不容易犯在我们手上,我们怎能不抓住他的小辫子甩一甩呢?而且,又有右丞相府在前面撑着,我们不过就是公事公办而已!”

    另一个门客也附和着:

    “对啊,对啊!天塌下来,有右丞相这个大个子撑着,怕什么?”

    前面的那两个门客又提醒玉守备道:

    “守备大人,不要忘了酒楼坊主的身份,他可是女皇第一露脸的男宠,他还生了太女——未来的女皇呢!得罪了他,不好吧?”

    另一个人反驳道:

    “你不要忘了我们的国本,在玉颜国男人狗屎不如,就连高高在上的皇夫,也是女皇身边的一条狗。

    女皇的第一守则就是不对男人动真感情,不能袒护男宠。

    在我朝二十九代女皇执政之时,就有女皇杖毙皇夫之事,这个皇夫还育有两个凤女,还不是说杀就杀!

    你们知道为了什么吗?就因为他失手打伤了女皇身边的女官。而现在,他可是毒死了三十几个女侠,能轻易饶了他?

    在我们国家,女人的威严神圣不可侵犯。他不过是一个男宠,怕什么,照样被我们女人收拾的服服帖帖的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