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,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!

第一百零一章 螳螂捕蝉,燕子在后

    咳~无知者无畏,这几个女人真可怜,还吃得有滋有味的,十分享受的样子,待会就知道吃进去的是翻江倒海、捅胃刺肠的刀子了。(看啦又看小说网)

    对呀,你看那几个女人,走路都有点一瘸一拐了,那是一脚踏进鬼门关的征兆,有阎王爷派来的小鬼这会正在勾她们的腿呢!

    这个王妈,您老说得有鼻子有眼的,真是吓人,您老还是安心的坐着歇会吧!

    人群里有些年龄的王妈听了直摇头,不服老的她以过来人的经验继续说:这个酒楼的好戏我们要好好的看着,这酒楼里的男人也太嚣张了,妄想动摇国本,与我们平起平坐,笑话!这下,我们就好好看他们的笑话。

    等这个投毒酒楼罪名坐实了,我们女人一人一个火把投进去,非把这个妖孽酒楼烧得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在他们的注视及议论中,坊主带领着她的几位随从,喝完了碗里的最后一点汤汁。吃饱喝足,十分满意的叫来了店小二,扔给了一锭十两银子问:

    “十两银子够付了吧?”

    “够了够了,已经多给了呢。”

    这位坊主故意提高了声量,好让门外嘈杂了半天的路人都听清楚:

    “这么好的饭菜,可以堪称仙人极品。若是在这里不吃上一口,绝对是在这个世上白走了一遭。吃了这么美味的食品,咳~此生无憾了。

    多给的就是赏你们了。这男人开的店,做的饭就是好吃。还有这些女店小二,服务周到,贴心又有礼。拥有如此美味食品的酒楼,注定是要隔三差五就要来的,一次怎么能尽兴?

    下次,一定邀朋喝友,好好光顾。”

    天底下还有这样的人?给赏钱,让别人要的自己的命,自己怎么没有遇上这么好的事儿呢?

    还下次,你还有下次吗?一次就会要了你的老命。

    再来吃饭,还邀朋喝友?你要吓死人了,这还不成了一个野鬼聚餐楼了吗?

    围观的众人看的是一愣一愣的,他们笃定这些人吃的是人生的最后一顿饭,他们就像给人送终一样,最后目光怜悯,就差一句:早死早投胎啊!

    店小二送他们出了门口又深深的鞠了一躬,喊道:

    “尊贵的客人们,您一路走好!”

    门口的那些人又在一起小声嘀咕着:

    你听听,你听听,这贱人酒楼里的人说的什么晦气话!这话不是送人上西天的意思吗?

    对呀,关键问题,他们的食品毒性大呀。对,又香又毒。

    我们瞧着吧!待会儿又有人从南面或者西面郊外跑进城,去报官。

    这几个好端端的人就进店吃了一顿饭,尝了一下仙品,在他们好事者的眼里,或者在他们传播谣言的人眼里,成了一群行将就木的女人。

    就在这几个女人,成为疯传的贱人投毒酒楼第一批顾客的时候,盯死这个酒楼的一个人悄悄换来了自己的奴仆,耳语道:

    “快去南十字街回春堂药铺去抓药,悄悄禀报,有几个女客人进入了贱人酒楼。”

    这位奴仆一瘸一拐的走进了回春堂药铺,传完了话,药铺掌柜的给他抓了几副药,提在了手里出来了。

    最后,这个位药铺掌柜提着药箱,行色匆匆的去右丞相府诊治病人。

    女人家吃饭,提倡的是细嚼慢咽,这几位女人,尤其是慢:面条要一根一根挑起来吃,仙桃要一口一口嚼碎了咽。

    所以,给了药铺掌柜很长的时间去诊治病人,通风报信。

    她们从酒楼出来,朝北大街方向走去。她们放慢了脚步,这个摊子上瞧一瞧,货物新鲜不新鲜?那个摊子问一问,最近的价格是涨了还是跌了?

    有两个年轻的女孩子,进了一家胭脂铺子,进去挑了好几种胭脂水粉,提在手里,她们的刀疤女坊主就在大街道上来回走着,等待她们,显写的是很有耐心。

    直到几个人悄悄尾随在她们的身后。

    “是这几个女人吗?”

    “是的,就是她们。

    从她们进酒楼那一刻,我就盯死了她们。

    带头的那个女人,尤其好认,脸上有一条长刀疤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,你们可以回去了,这几个女人就交给我。”

    北大街上的摊子,她们一个一个转过去。而这个女人,就跟在她们的身后,也是一家一家铺子转过去。这个拿起来瞧瞧又放下,那个拿起来看看也不买,引来了掌柜的厌弃。

    一个年轻女孩对刀疤坊主说:

    “坊主。有人跟上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在这里守候。你们进布匹店,采买一些东西。我们好出城,回坊。”

    须臾,她们几人采买好了东西背在身上。坊主带着她们,朝北,出城而去。

    这几位出了京城北门的女人,虽然肩扛手提着许多东西,但也是越走越快,后面尾随的人也加快了脚步。

    走到了城北郊外一片空旷的田埂之上,坊主四看无人,说了句:

    “我们就在这里歇歇脚。”

    “坊主,那人跟上来了。”

    关门打狗阵!

    坊主打了一个,只有她们知道的手势。

    只见这几个女人,朝各个方位站立,盘腿而坐,从腰间悄悄解下软刀拿在手里。

    哈哈哈······

    一个女人狂笑着,出现在她们的面前。

    狂傲不羁的看着她们说:

    “胆子够大啊!贱男人的酒楼也敢去吃。你们已经中了毒,自己还不知道吧?”

    一个年轻的女人站起来说:

    “胡说八道,他们酒楼里的饭世上罕见,人间难得,就是传说中的仙品无疑。吃了,人齿颊留香,神清气爽。怎么会有毒?”

    那个女人嚣张的说:

    “我说有毒就有毒,不信,眼下就让你们来个毒发身亡!”

    那位坊主缓缓的站起身来,不知什么时候手里已经拿着一把宝剑,她用剑指着来人说:

    “我倒要看看,你怎么会使我们毒发身亡?”

    坊主挥剑向那女人刺去,那女人轻轻一跃,跳到坊主身后,稳稳落地。就在落地时,展开双臂,指缝里夹住银针就要向坊主射去。

    正所谓螳螂捕蝉,黄雀在后,这里,可以说是燕子在后。

    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,一个石子又打中了她的哑穴,让她一动不动,银针还夹在手指缝间。

    她也真是够倒霉的,两次想出手,两次都被小石子击中了哑穴,有人比她还要快?这人一出手,她的夺魂银针就认怂的夹在手指上,怎么都射不出去了。

    柳飞燕一个俯冲就落在了她们的面前,围着不能动的女人转了一圈,嘲笑她道:

    “夺魂银针罗刹女,我们又见面了。你真是不幸啊,一做坏事就被我柳飞燕逮个正着。射呀,你的夺魂银针再射个我看看,不是很嚣张吗?不是很想让人毒发身亡吗?

    上次放你一马,是不想打扰人家的生意。今天,人赃俱获,你就跟我走一趟吧!”

    这是要带我去哪儿?罗刹女惊恐的看着她,但是不能言语,任由她摆布。刚还在笑着别人会毒发身亡,不想这会儿自己就落入敌手。不妙不妙,大大的不妙啊。

    柳飞燕转过身来,对着坊主和几个女人拱了拱手,说道:

    “刚才不是我不相信坊主和各位的武艺,只是这个女人的夺魂银针太阴险了,害怕你们着了她的道。不能再有任何的闪失了,命丧在她银针下的无辜之人太多了。

    所以,我早早出手了。”

    坊主也朝她拱了拱手说:

    “感谢大侠的救命之恩,不是您及时出手,我们还真难躲过她的暗器伤人啊!您不用照顾我们的脸面,是我们应该感谢您的!”

    柳飞燕拱手说道:

    “各位请抬眼看过来,此恶女你们恐怕不认识。我来介绍一下,这位就是二十年前,江湖上臭名昭著的罗刹女。今番显现江湖,就毒害了我江湖侠客二十多条性命。

    今天能够将她抓获,也要感谢各位的鼎力相助。在下还有个不情之请。”

    那位长者坊主拱手道:“这位女侠救了我们几人的性命,有什么我们能帮助的,尽管说来,不需要如此客气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