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,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!

第一百零二章 吓吓捕快大闹守备府

    只见柳飞燕对坊主恳求道:

    “我的朋友开了你们刚才去的那家酒楼,不想刚开张,就有人从中作梗,制造了一场惨案,并传言说男人开的酒楼是贱人酒楼,招晦气,毒性大,不管是谁吃了那里的饭就会毒发身亡。(看啦又看小说网)

    所以,我的朋友已经被抓到守备府去了,需要我们去营救。

    我们抓住的这个人就是罪魁祸首,而你们就是就能证明我朋友清白的证人,所以我们要带着她一起去守备府!”

    那位坊主拱了拱手说:

    “愿听您的差遣,同您走这一趟。”

    酒楼这边迎来了第一批客人,回坊的路上就招来黑手,好在有柳大盟主未卜先知,化险为夷。而守备府正乱成了一锅粥!

    鸣竹被吓“晕”之后,那位吓吓捕快扔了棒子,撕扯着自己的头发,跳了起来,这架势就像谁烧着了她的屁股,她呲牙咧嘴的喊:

    “我吓死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吓死人了。”

    她就这样跳着喊着,一蹦三尺高的出了正堂。

    玉守备见她发了疯,吩咐身边的人:

    “还不把她抓回来,这样疯疯癫癫的跑成何体统!”

    玉守备再看看左右,她守备府何时这样被动过?从来都是她守备府耀武扬威,何时这样腹背受敌过?

    只为抓一个贱男,派出去那么多的捕头,个个挂彩回来了。

    这一群残兵败将回来之后,本官正想挽回脸面的时候,又搞疯了一个。

    这个像中了邪,着了魔一样,跑进跑出的丢尽了我守备府的脸。

    “你们给我压住她,用绳子绑住她。”

    可是这个吓吓捕快,就像鬼神附体一样,力气有十头牛那么大。那几个拉着她的人一个不防备,被她全部掀翻在地,四脚朝天躺着。

    这个说,哎哟,我本来胳膊就快折了,这下更严重了。

    那个说,哎哟哟,跌死我了,我的腰快断了。

    还有一个更出奇的说,快看我的眼珠还在不在,眼睛肿疼的厉害。

    ······

    看着捕快们被吓吓捕快干翻一地,玉守备直感头疼。

    这个武疯子,力大无穷。

    嗨~好,又干番了一个。

    真有趣,她们的样子真有趣。

    搞笑,真搞笑。

    趴在桌子上装晕过去的鸣竹,眼皮换着抬一抬,偷瞧这个搞翻一地的场景,硬生生的都把笑给憋了回去,惹的肩膀一耸一耸的。

    最后,这个吓吓捕快发了力,一蹦三尺高,边蹦边跳,又跳出了守备府正堂。

    她跳出正堂,抱住了守备府庭院里的一棵大树,大喊:

    “杨树大哥,我吓死了一个人,一个男人,这个男人好大胆,他敢做玉守备的宝座。

    他的本领也大,能抓住天上飘着的云,能抓住树梢的风。他还能勾引树上的鸟,为他唱歌。

    他的脸蛋真漂亮,勾引得月宫里的嫦娥仙子要跟她私奔,嫦娥仙子追着他喊,快回月宫跟本仙子生孩子走。

    哈哈,就是这样本领高强的男人,被我给吓死了!

    对,是被我吓死的。”

    没有人能拦住一个疯子,她跳出月宫门,转过二角门,跑过走廊,一直跑出了守备府,撞上了女皇的銮驾。

    她一把抓住抬轿的轿夫,说:

    “我吓死了一个人,一个男人。这个世上就不会有那么美的男人了,我解救了月宫里的嫦娥、小鸟,还有地上跑的阿猫阿狗,不然整天追着他要求欢。呵呵,我成了英雄了。

    你看,守备府院里有一棵大杨树,上面有个鸟巢,那里面有三个灰蛋,一个白蛋,全是鸟儿追着他求欢,求来的!这事,我知道!那些鸟儿真不要脸!”

    她边说边撕扯着头发,嘴里嘟囔着:

    “我没想着打他,我打了一下桌子,他就死了,他是被我吓死的!”

    “什么,你打死了他?”

    女皇两眼发黑,腿脚酥软,连滚带爬的下了御撵。

    “玉佩,玉佩,赶紧先去看看。朕······朕失了力气,走不动了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,你别急!我走的时候,留有凤影卫别的侍卫看着他。我没接到什么急报,他应该安然无恙啊!”

    “给我带着她,去守备府一探究竟!”

    女皇又被扶上了御撵,进了守备府。

    “女皇,驾到——”

    女皇,女皇来了?女皇来了我守备府?

    玉守备领着她那一帮带了彩的手下,非常好看的匍匐在地,迎接着女皇的驾临。

    女皇玉娆被玉佩搀扶着进了正堂,她一眼就看到了,趴在大正堂几案上的鸣竹。

    她一下子泪眼朦胧,看不清路面,哽咽着说:

    “玉佩,不要管我,快去看他怎么了?”

    她来了,一看到我趴在桌子上,一动不动的样子,就已经情绪失控了,泣不成声,让人心痛。我深深惹到她了,我自责,我有罪。

    玉佩走过去,手试了一下他的脉息,惊喜地说:

    “皇上,没事,他只是晕了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玉佩,移他到里间床榻上,让你的人火速回宫去找太医!”

    玉佩带着人,安置好鸣竹。女皇就坐在床边守着他,然后吩咐:

    “颜俏,去把玉守备等人传进来!”

    玉守备等人换了一个地方匍匐在地,吓得浑身筛糠,看起来,女皇进门哭泣的架势,是特别在意这个男人了,惹到了他,大难临头了。

    要是知道他这么得宠,即使吃饭的客人当场毒发身亡,管她守备府什么事!这下,等着女皇摘脑袋吧!

    “玉守备,你能给我解释一下这到底是什么回事吗?”

    “太女额父怎么会在你处?怎么会晕死过去?你怎么没有及时救治?你意欲何为?你这是要了我的命吗?你~这是要造反吗?”

    她的问话一声高过一声,一句比一句严厉,震得鸣竹轻抬眼皮,看到吓得众人一个劲的磕头求饶。

    玉守备已经吓得三魂渺渺七魂茫茫,语无伦次、口齿不清地说:

    “皇桑(上)......请为臣做祖(主)啊!臣的手下没有打伤他,倒把自己给吓疯了。

    京城传言说那个贱人酒楼,食物有毒......

    那些人死相可惨了,有的嘴肿得像个桃,有的鼻子肿得像个桃,就是吃了酒楼里的白面仙桃,报应在脸上了。

    报官的是右丞相府里出外办事的掌事官,有的人眼睛乌黑乌黑的,像是谁打了几拳。

    昨天早上接到报官,臣派手下马上去了案发现场。

    有的人七窍流血、面目狰狞,可怕极了。

    见到那个惨景的人,都说这些人吃了贱人酒楼的饭菜,得了现世报。

    听闻人晕过去了,要掐人中!”

    说着,她挽起袖子就要动手去掐。

    女皇厌恶的说:

    “给我住手,远远跪着去,他身子金贵,别给朕掐坏了。

    也不瞧瞧你那熊样,回个话前言不搭后语,想起什么说什么,你是怎么坐镇这个守备府的?

    再看看你手下的那些人,不是头破血流、七瘸八拐,就是着魔中邪、疯疯癫癫。

    一群窝囊废!”

    玉守备又跪着答道:

    “臣窝囊,臣有罪!请皇上息怒!皇上,他若是能苏醒过来,就不治臣下们的罪了吧?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他上次就中了睡蛊,朕衣不解带的伺候了多长时间吗?足足八个月啊!才让他醒转过来。

    你倒好,给朕把他押到了这个地方来,你们吓他,腌臜他,恶心他,惩治他,又给朕弄晕了过去。他要是苏醒不过来,你们个个就得长睡不醒!”

    “皇上,饶命,息怒啊!”

    “你们口口声声说他做的饭菜里有毒,朕和太女吃了五六年了,怎么没有丝毫不适?

    说,你们到底给他设了什么局,来害他?

    一个个乌眼鸡似的,就见不得朕对他好,朕今天就把话撂在这里,朕爱他胜过自己,胜过江山社稷,胜过天下所有。你自己琢磨吧,看你今天闯了多大的祸事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