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,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!

第一百零四章 请神容易,送神难

    鸣竹看着这个玉守备丑恶的嘴脸,真想拿着鞋底子,在她的嘴上狠狠的抽几下,这人~要脸不要脸啊!

    皇上早就捕捉到了鸣竹小乖乖的怒气,不悦道:

    “怎么照你这话的意思,朕还应该感谢你了?让朕想想该怎么感谢你!这样吧:

    从今天起,太女额父的凤胎,有半点差尺,我就唯你是问。(看啦又看♀手机版wap.k6uk.com)”

    玉守备连忙着磕头回话到:

    “这不怪微臣啊,微臣也没有这个胆量啊!

    皇上啊,您说~放谁在这里当这个守备大人,听到报官总要去查案吧!

    调查,免不了请他来走一趟吧?我想,搁谁在这里,都不免要冒犯皇威,说不上,她还没我干得好,最起码,下官保护住了凤胎!”

    皇上听着她这些无耻的狡辩,没有再理会,她看到一边颜太医心花怒放,心想着一定要重重的赏赐这位太医,她金口玉言道:

    “传朕口谕:赐颜太医喜太医的称号,晋升为一品太医,食邑一百坊!”

    颜太医听了,感激涕零的说:

    “诚领旨谢恩,感谢皇上封赏。”

    鸣竹心想:今天要不是看在皇上看到自己晕了过去,百般的维护,百般的宠溺,百般的心疼自己,他一定不会在乎有这么多人在场,一定会冲着她喊:

    “看你~做的好事!”

    皇上又将饱含着柔情蜜意的眼眸,投向了鸣竹,说道:

    “今天这事儿,是不是你以前说的叫做因祸得福?”

    鸣竹听了否定道:“你说的有误!是我的福就应该是属于我的福气,不因为被冤枉而得福。

    他是我们红枣宝宝长期努力的结果,与今天的冤枉、陷害、设计,没有关系。

    一提到红枣宝宝,我是特别的想她了,尤其是刚刚昏昏迷不醒,之后又知道了自己有了身孕。特别想······特别想拥抱她这个小家伙。”

    女皇柔情似水的:

    “是应该让这个红枣宝宝第一时间知道这个喜讯了,为了今天她可是没少吃苦,没少动脑子啊。”

    说完她吩咐颜俏回宫,带凤宝宝来这里。

    他也敢否定女皇的话?不应该是顺着她的意思说吗?敢忤逆女皇,以此来看,他的受宠程度,比传言还多上一百倍。

    这位玉守备和这位喜太医,同时在捉摸这个。

    玉守备心里,那是叫个悔啊!怎么偏不听那几个幕僚的话,去捅了那个马蜂窝呢?看来赶紧把这个主给送走为妙。

    玉守备跪着匍匐向前,以额触地,以最虔诚的姿态跪请到:

    “皇上,既然太女额父怀有身孕。为了凤胎着想,还是请皇上和太女额父早点喜转回宫,多多休息为妙!

    我这个守备府付粗劣不堪,条件太差,会委屈了太女额父的。”

    你玉守备想得倒好,当初派人抓了我来,把我的酒楼砸了个稀巴烂,这会儿又盼着我赶紧离开这里。你兴师动众的请了我来,我就要把你这里连窝端。这就叫:请神容易,送神难。

    皇上还没有发话,鸣竹却说:

    “今天你那个勇猛的下属,吓得我不轻啊,一大棒子就把我吓晕了过去。这会儿,我肚子里的凤胎紧张的情绪还没有平复,我是轻易不能动的,我得躺在这里缓一缓。

    还有,今早你们抓我来这里的时候,不是还砸了我的酒楼吗?

    那个时候我就说过要登记损失,登记损失,说是十倍的赔偿。

    这会儿,你们利用我缓着的时间,还是先把我的酒楼捣饰好了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玉守备向着他连连磕头,嘴里说到:

    “太女额父小祖宗啊,怎么能说我抓了你来呢?我是请你来配合调查的。至于他们笨手笨脚撞坏了的东西,我这下就派我的管家前去赔偿。”

    鸣竹呵呵的一笑,说道:

    “听听我们玉守备这这张小嘴,上嘴唇碰一下下嘴唇,就能颠倒黑白,混淆视听。

    明明是你派的人在我那里大耍淫威,大砸酒楼。不然,怎么会引来别人的一顿拳打脚踢?一个个挂了彩回来了。

    这个先不说了,你派人去赔偿就好,我在这里洗刷了冤屈才能离开。不是说我是贱人酒楼吗?不是说我的食物投毒了吗?你们诬陷我,恶言重伤我,我要讨回这个公道!

    若是逃不回这个公道,我是轻易不能离开这里的。”

    女皇心疼的拍着他的手,以示安慰,柔情似水的说道:

    “别生气,谁敢冤枉你,谁就是活得不耐烦了。待会儿,朕去你的酒楼吃一顿,就能证明你的清白。

    你可千万不能动怒,不能动了胎气啊!

    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话,你可不能累着啊。”

    鸣竹阴沉着脸说:

    “你不能去,你去了也不能证明我的清白。说在别人嘴里,又是你袒护我,又是你偏帮我。我要用事实证明,我的饭菜里没有下毒。”

    女皇看到他躺在床上,小脸蜡黄,就问:

    “可是,怎么个证明法呢?”

    “待会儿你就知道了,让我们拭目以待吧!”

    鸣竹看着窗外的太阳已经西斜,估摸着时间也不早了,大凤子派的诱饵春桃,应该已经到了酒楼。

    怕是都已经走在返回的路上了,有没有引得毒蛇出洞?柳大盟主做事一向稳妥,只要把坏人引出来,谁也逃脱不了她的手。这~估摸着时间也快到了。

    他在想着,他们能否顺利实施计划,完美的完成一套螳螂捕蝉,燕子在后的方案。

    玉守备想着,怎么能把这个主赶紧送走呢?

    喜太医想着,这个鸣竹真是自己的幸运男神。第一次给他号出喜脉,皇上就大大奖赏了他,还给他官升三级。第二次又是他号出了喜脉,皇上直接把他的官级升到了顶级。

    喜太医正想的喜滋滋的,女皇对着她说:

    “太女额父这胎交由你给朕保着,务必要平安诞下凤女。若是有任何差池,你就提头来见!”

    喜太医连忙诺诺称是。

    喜太医一瞬间又掉入了冰窟,这一胎至关重要,能给我加官进爵,也能让我身首异处。真是伴君如伴虎啊!

    这个时候女官清脆的声音响起:

    “太女,驾到!”

    小家伙走进来看,一副眉头紧锁的样子,让鸣竹和女皇十分挂怀。她看到鸣竹窝在床上,担心极了,跑过来拉着他的手问:

    “额父,你这是怎么了?怎么好端端的睡在这里呀?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?”

    女皇疼爱的拉着她的手说:

    “你额父他刚才晕倒了呢,这不叫了太医来给他诊治,竟然有一个天大的好消息要告诉你,这可是你一直盼望的哦。”

    太女一看到女皇欣喜的神色,深受感染,也眉飞色舞的问道:

    “好消息,难道是我有了红枣弟弟了?快告诉我母皇,是不是这样?”

    鸣竹看着这个孩子,心想:这个孩子就是聪明,她可是双面胶。既要预防额父身边的女人成为她母皇的情敌,又要帮着额父去争宠,害怕母皇去宠爱其他的男宠。

    她这个孩子啊!两面都要忙活,不仅仅想要增进母皇和额父的感情,还要他们两个人再生育一个孩子。这样,他们感情就牢固的不会轻易分散。这个小大人一样的孩子,有时候懂事的让人疼惜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有一个衙役跑进来报告:

    “启禀皇上,玉守备,有几个人进来报案,说是有关酒楼投毒事件。”

    玉守备就是个吃打不长记性的蠢货,也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,冲口就问:

    “是不是又有人吃了酒楼的饭菜,毒发身亡了?”

    鸣竹怒问道:

    “玉守备,请谨言慎行,小心你的言辞,若不是这样,你就是陷害我的人之一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