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,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!

第一百零六章 路遥知马力,日久见人心

    女皇为以防她们从中做手脚,派了自己的凤影卫玉佩前去监工。(wap.K6uk.com看啦又看手机版)

    在地牢的停尸房里,玉佩也像鸣竹第一次来到这里一样,用手帕捂住了口鼻,但是尸臭味一股股往鼻口里钻。

    那些唯唯诺诺的没有作为的仵作,正在懒洋洋地拖延时间。她们这个说这种验尸方法,我不会呀!那个说对呀,这太可怕了吧!有的甚至说这个苦差事真难办,而且没有那么锋利的刀子怎么开颅?

    玉佩厌恶的看着她们说:

    “哼!这些躺着的死尸,脑子里进的是银针,我看你们~脑子里进的可是水。

    你们这些黑心的仵作,平时办案子拿惯了当事人的银子,你们当我什么都不知吗?

    这会儿办女皇的差事,你们是不是也想捞点好处呢?真是胆大至极!

    在这里磨磨蹭蹭的,是等着本座给你们上银子吗?好,我再问你们一遍,会不会这个验尸方法,若是不会我教你怎么做!”

    这些傻仵作还愣在那里,不知回话,想着你一个瘦小丫头,能有什惊世骇的武功?

    玉佩想到,不给你们点厉害瞧瞧,你们这是要造反啊?

    说是迟,那是快,她用双手在空中运用了一下内力,仵作的头儿就被她用内力吸起来,又重重的摔在工作台上。

    然后,她从腰里抽出一把短刀,冰凉的刀尖在她的脸上划过,一缕血丝就流了出来。她又看向众人,然后说道:

    “活人、死人大脑一个构造。既然你们不会开颅验尸取针,那么我就做给你看。

    你们看好了,我从哪里下刀?从哪里劈开,再从哪里找到银针?”

    那个仵作头儿被她摔上工作台的时候,就知道要杀鸡儆猴。

    她吓的屁滚尿流,又听说要拿自己开刀,连忙哭着喊着求饶:

    “求求大侠放了我吧!我狗眼看人低,不识金镶玉。请大侠饶命,我马上领着他们好好验尸取针,保证完成任务。”

    停尸房这边,有玉佩监工,那些人在有效的进行着。

    守备府大堂上,女皇又对着柳飞燕说道:

    “柳大侠,烦请你解了她的穴位。朕来审问一二!”

    柳飞燕内功深厚,她仅仅伸出了两个指头朝她那个方向一点,罗刹女的哑穴就被点开了。

    女皇厉声问道:

    “你叫夺魂银针罗刹女吗?你可知罪?”

    这位罗刹女眼神淡漠的看着她,没有回答问题。

    女皇接着发问:

    “上次,你为了栽赃给酒楼,用带有剧毒的银针,残酷的杀害了那些人。

    今天,杀人不成,反被柳大侠抓在当场。朕来问你,是谁指使你这样做的?谁是你的幕后主使?你们达成了什么肮脏的交易?”

    这位罗刹女也不知道积了多少怨气在身上,她睁着两只恐怖的眼睛,开口就是秽言污语:

    “狗皇帝,不要看我的银针又细又小,这银针可识得好赖人,死在我针下的人,一个都不怨。

    在我们国家杀一个男人,不跟踩死一个蚂蚁一样吗?不判刑、不坐监的,而且我杀的都是一些薄情汉、负心郎。谁知道他们肚子里怀的是哪里来的野种?

    我杀他们光明正大,我是替他们的妻主报仇。可恨啊!我至死都没有杀掉那一对狗男女!不过~呵呵,有人会替我报仇雪恨!

    眼下,看我的银针,如何取你的性命?”

    就在她骂声出口的时候,鸣竹就感觉到恶人企图来个鱼死网破。

    他赶紧转身,将女皇护在身后,把她抱在怀里背对着罗刹女。

    女皇被他这一举动,惊的大叫了一声——啊!

    罗刹女这个恶人眼疾手快,对准鸣竹、女皇他们,已经射出了银针,可是她再快也快不过柳飞燕的飞镖。

    她的银针被柳飞燕的飞镖击落在地上,不仅击落,还粉碎了银针,飞镖拐了一个弯,又回到了她的手里,没有伤害到鸣竹和女皇。

    罗刹女失手的一刹那,她将银针射进了自己的鼻子,直达脑门,瞬间毙命。

    她腾的摔在地上,七窍流血,脸部瞬间扭曲变形,五官不是肿成一个桃,就是乌青一片,死相惨烈。

    柳飞燕朝空中一舞,大堂上的一副卷帘就落在了她的身上,遮住了她恐惧的尸身。

    女皇十分享受,眼下被他抱在怀里的这一刻。这一次,他们挨的紧紧的。他们面对着面,紧紧相拥,一起和死神打了一个擦边球。

    女皇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他,她的眼里有了泪花。原来,他心里是有我的。虽然他平日里看起来冷漠、绝情又孤傲。

    关键时刻,他把生的希望留给了我,把危险留给了自己,这就是一个勇于担当、有责任心的男人。

    在危险的时候,他就挡在我的前面,把我护在身后,这就是我最大的幸福。

    他们仍然四目凝视,女皇小声的说:

    “我们······能不能多抱一会儿?平日里真是没白疼你,这应该就是你说的那句话——路遥知马力,日久见人心?

    真希望,这样的危险,每天都有!”

    鸣竹悄声说:

    “你终于引用对了一句话。我可不希望,天天背对着危险,我们可不是每次都幸运的能遇到柳大侠。”

    女皇撅起嘴巴说:

    “你走到哪里都能招蜂引蝶,这在宫里吧,有一个大凤女罩着你。宫外吧,又有柳大侠相助于你。

    唉~我这个女皇的头顶上方,一直悬着的一顶绿帽,不想戴都不行。谁让你,太招人喜欢。”

    鸣竹点了一下他的鼻子,溺爱的说:

    “你呀,刚才没吃上银针,又吃上醋了!怎么这么贪吃啊?”

    下面众人,看到两个人恩爱的场面,都羞红了脸,跪在地上不敢抬头。

    在这惊魂一刻,鸣竹选择了保护女皇,将危险留给了自己。

    若不是柳飞燕出手更快,这会儿倒地毙命的应该是鸣竹和他肚子里的孩子。

    看到他俩就像被胶水粘在了一起。下面的人心里都在想,这还要抱多久啊?这是要虐多少个单身狗啊!

    他俩终于分开了,鸣竹坐回原位置。他首先就看到了,柳飞燕投来的装作不在意,故作大方的别扭眼神。

    女皇看到玉守备跪在地上,责备到:

    “玉守备,刚刚就在你的守备俯,朕差点被人刺杀,怎么不见你保护圣驾?你的臣子忠心呢?被狗吃了吗?”

    玉守备吓得,不知道怎么回话?他身后的一个衙役说:

    “启禀女皇,玉守备她······吓得尿了一地。”

    女皇生气的说:

    “如此胆小怕事,怎能堪当重任?”

    柳飞燕还是第一次看到,有女皇在场的鸣竹。当然,她也是第一次见到女皇。

    女皇,她身材健美,胖瘦恰到好处,身体充满着活力。脸蛋无可挑剔,长相甜美。

    第一眼看到女皇,她怀疑自己看到的是大凤女。

    可是,她感受到了大凤女所没有的端庄舒雅,温柔娴淑。

    大凤女她有男人的豪爽,女皇她有女人的柔媚。

    第一次看到鸣竹的时候,就知道他是宫里人。柳飞燕她不愿猜想和女皇有什么瓜葛。她总想着,这也许是女皇的兄弟吧!

    直到酒楼开张,太女来送贺礼。她才知道,他是女皇最宠爱的男人。今天,女皇明明白白的说过了,他怀有身孕。真是一个集女皇千爱万宠于一身的男人,而且孕育能力又那么强大。

    第一次看到这样的鸣竹,他被女皇宠溺的发甜,发腻。她的心里就像扎了一根刺,每走一步就有那根刺在提醒着自己——他是女皇的男宠,而且是最宠爱的那个人。

    有多少次,她在屋顶或是柳树上听他的豪言壮语,听他的理想满怀,听他的斗志昂扬······

    她总是习惯于想他是一个拥有自由,独立,又有主见的一个男人。

    今天让她再一次清醒过来,他可是女皇的男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