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,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!

第一百零九章 两坊派围攻酒楼

    鸣竹旋即一脸严肃,清冷地对女皇说:

    “启禀皇上,我与这罗刹女,本不相识。(wap.k6uk.com手机阅读)更是近日无冤,往日无仇。她没有理由要谋害于我。

    请皇上彻查是谁指使她,伤害了这么多无辜的人,然后栽赃给酒楼。”

    最后,他给女皇的心加重了一个砝码,继续说道:

    “若是你不揪出幕后之人,他这次失手,没有达到目的。下次,不知道对我的酒楼,又使出什么幺蛾子手段!

    请皇上彻查!”

    女皇一手扶额,一手在案上敲打着,甚是苦恼,她说:

    “是啊!真是让人苦恼!”

    鸣竹又继续说道:

    “皇上,我觉得第一个报官之人就行迹可疑。他在只看到一堆尸体之后,就能确信是在我酒楼吃了饭之后毒发身亡。同时,在回程的路上,宣扬了一路不利于我酒楼的传言。这动机的背后,让人心寒。”

    皇上听了大加赞赏,说道:

    “此言有理!这事儿继续放在守备府这里去查。请新任主事官颜飞燕大人,作为首次任上第一件大事来查。若是能尽快查清此事,朕另外封赏!”

    柳飞燕真是一个头两个大,她这个逍遥的江湖盟主,自由自在惯了。真是不想和官府扯上关系,没想到,自己这次再劫难逃。

    都怪这个鸣竹,咱救了你,你反而害了我。

    颜飞燕十分不情愿的领命到:

    “臣······一定尽我所能,查清此次事件幕后主使之人。给二十八位已亡侠女,一个满意的交代。”

    玉佩上前,奏请到:

    “皇上,从刚才搜查这罗刹女的暗器的时候,下官看到她的身上装有银票和店铺转让书。也许这是查清背后人的关键证据。”

    女皇对柳飞燕说道:

    “颜爱卿,关于这个罗刹女,你可以围绕着她的行踪、交往、亲属等各个方面彻底清查。不管是查到谁,朕不在乎他的职位有多高,权势有多大,你都放心大胆的去查办。

    从今日起,朕要照告天下:只要是加害鸣竹,均以谋反罪论处。”

    堂下的人,心里骇然:女皇最后的这个诏告天下,说白了就是:眼前的这位男宠鸣竹,他形同女皇,和女皇具有同等的皇威。谁加害于他,就是造女皇的反。换句话说:他不就成了一国之皇了吗?

    念飞眼睛湿漉漉的望着女皇,女皇对自家儿子的爱,似乎超越了她这个舐犊情深的母亲。

    就在鸣竹被玉守备“请”到了守备府,大获全胜,在女皇陛下这里邀功请赏的时候。酒楼那边的大凤女、颜芸等人正焦头烂额!

    鸣竹前脚刚走,酒楼就被青峰坊和诚悦坊的来人围攻了。

    他们是听到了传言,或者是受人唆使,总之是他们两坊出动了大批人马,一手举着火把,一手提着剑,前来酒楼。

    此刻,她们围在酒楼前要打要杀要烧的讨个说法。

    为首的那三几个人,一个劲儿的喊:

    “让你们那个贱男人掌柜出来,给我们个说法。我们坊的人是前来送贺礼的,不是前来试毒受死的。

    我们的人,吃了你们的饭就毒发身亡,而且死相惨烈。这是什么道理?

    今天,我们讨不到一个合理的说法,我们就一把火烧了这个祸害人的酒楼。”

    “对,对!烧了这个酒楼,就是我们行侠仗义。”

    此刻,里三层外三层的都是前来看热闹的闲人。

    这下如了她们的心:

    我就说这个酒楼开不住,迟早要关门。

    对,你们看看三天没到黑,就惹出了人命官司。

    那可是二十几条人命啊,可都是尊贵的女人啊!

    出了这么大的事,就活该让人围攻,活该一把火烧了。

    这不是胡闹吗?他们男人合该就围着锅台转。

    他们非要逞强,要像我们女人一样经商,做买卖,干大事,抛头露面。

    咳~男人能做什么事儿,尽是闯祸。

    这下好了,摊上大事儿了吧?

    这个贱人酒楼,臭规矩真是多。我们女人进店吃饭,竟然要付三倍的价钱,这是有意限制我们女人。

    对,我们尊贵的女人要是进店,肯定会给他们带来福气。也不至于毒性那么大,一下子就死二三十条命。

    ······

    颜芸、大凤女,将她们拦在门口,一个劲儿的解释、劝解,平复他们的情绪激动气愤的情绪,他们仍然无比愤慨。

    正在这闹得不可开交的时候,一大一小两个奴仆带着自己的主子从守备府出来,就一直在街道溜达,肚子饿了准备来酒楼吃饭,远远就看到被围攻着的酒楼。

    糟了,酒楼出事了,不知道额父从守备府回来了没有?

    她着急的喊道:

    “雪地,抱起我,冲进那个人群,我要去保护额父,额父有难。”

    被雪地抱着的凤宝宝,让自强拽着他的衣襟,不要让人群冲散。

    鸣竹从那个赌徒妻主手里买回来的雪地,一开始跟着大凤女,最后大凤女同情他思女情切,就将他赐给了可爱的凤宝宝。

    从此以后,雪地就将自己的爱女之心全部给了他的小主人——粉团子。

    “太女驾到,人群闪开一边。”

    他抱着凤宝宝,边挤边喊。

    快看那个女孩又来了,她的大眼睛就像天上的星星,雪白的皮肤就像冬天的初雪一样,红红的小嘴像小豆子,真是漂亮啊。

    什么女孩?他是女皇的凤女,一生下来就被封为太女,将来是要坐上皇位的。

    那她就是我们未来的女皇啊!

    对,就是她,那个贱人酒楼里的掌柜就是她的额父。

    女皇最受宠的男人也跑出来挣钱,是我们的女皇太小气,他缺钱花吗?

    话不能这么说,你看他这个酒楼处处是给男人争口气,处处打压我们女人。我看他开酒楼的目的是想提高男人的身份。

    那~他就要做这个开天辟地的第一人,是难上加难啊!

    所以,你看就有人给他找麻烦,要围攻这个酒楼。

    酒楼开张之时,花篮里变出来了一个凤宝宝,这个美丽场景,还留在人们的心里。所以,当太女出现在人群里的时候,那些围观的大众,多数认出了。所以,纷纷倒头跪拜,口里呼到。

    “草民,参见太女!”其他人见了也纷纷拜见。包括闹事的那两坊众人。

    被雪地抱起来的太女,先是用眼睛在人群里搜索自己的额父,不见他的身影,她瞬间眼泪汪汪。糟了,额父被她们绑了吗?怎么不见人?大凤女见此安慰,悄悄安慰到:

    “你额父不在此,他出去办事了。”

    那就是说额父还在守备府,好吧!母皇、额父你们尽管去查案、抓坏人,酒楼交给我好了,额父的这个后院之火就交由我去扑灭!

    她转而又高兴了起来,然后稳重的说:

    “请全体~平身!”

    众人站起来之后,她严肃的问:

    “谁能告诉我,这里发生了什么事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