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,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!

第一百一十二章 悬赏协查令

    把这个玉妙玉恶人~逮起来,查她,办她,为我们劳苦大众伸冤!

    对,抓起来,为我们受害者伸冤!

    柳飞燕没想到啊!这个玉妙的恶行她刚开了一个头,就引起了民愤,全是要将她抓起来的呼声,民心不可违!她提高了声音回应道:

    “各位情绪激愤的民众,请静一静!

    你们的悲愤我了解,你们的心情我理解!我在此向你们承诺,回去之后将你们的呼声、要求,原原本本的带给皇上。(Wap.K6uk.coM看啦又看手机版)

    我们的女皇英明神武,是一代明君,一定会上应天意,下顺民心,一定会将玉妙玉恶人一查到底,给你们一个合理的交代!”

    安抚了众人的情绪,柳飞燕的声音越提越高,越说越气愤,思路又拽回到案情上:

    “各位街坊,邻里大众!就在今天早晨,玉守备派人抓了酒楼里的掌柜鸣竹之后,又有几位客人前来用餐。

    吃晚饭之后,她们走在回坊的路上,在人烟稀少、郊外广阔的田埂上,遭到江湖上臭名昭著的罗刹女的袭击。”

    难道是她?她已经在江湖上消失了二十多年,与我们青峰坊派没有任何恩怨,她怎么能下次毒手呢?

    “罗刹女最著名的暗器就是喂了剧毒的夺魂银针。她准备从她们鼻孔里射进银针,再进入脑门,最后让毒素快速渗入胃液,再次制造毒发身亡的假象。

    就在她使出了夺魂银针之时,正巧被我赶上了,救下了几名食客,制服了罗刹女,大家请看,差点遇难的几位食客就是她们几人。”

    脸上带有伤疤的念飞坊主带着几位女人,现身在酒楼前方,面向大家站立,然后详细的叙述了今天吃过饭之后回程路上遭遇刺杀的过程。

    看!就是她,她们几人是今天进了酒楼吃的饭。

    她脸上还有长长的刀疤呢,我记得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围观的人群中有好几位,就曾经亲眼看到,这几个人在酒楼里用的餐。

    大家听了,一片唏嘘声响起。都为她们捏了一把汗,若不是柳飞燕柳大侠及时出现,她们又成了罗刹女的针下冤鬼。

    “最后,救下这几名食客之后,我把她们和罗刹女一起带到了守备府,进行了报官。

    后经那里的仵作再次验尸,分别从她们的头颅里取出了和罗刹女手中一模一样的银针,从而证实了这座酒楼的清白。

    前天的二十几人就是命丧她的手,今天又想制造酒楼投毒案件,再次栽赃陷害。不想,她的阴谋被我粉碎了。”

    下面围观的路人,听了不免窃窃私语。

    原来是这么一回事,这女的也太残忍了吧,就为了证明酒楼食品有毒,她就手段卑劣的毒杀了二十多条性命。

    我们差点就冤枉了这个酒楼,刚刚围攻酒楼的那些人差点就寻错了仇人,酿成大祸啊!

    可是,我们玉颜国公道都是针对女人的,男人哪来的公道可言?男人嘛,就活该被冤枉啊!男人不是被冤枉死,就是贱死的。

    哎呀,到底是谁在传播谣言?传得沸沸扬扬,弄得大家都相信了呢!

    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大家静一静!听我说。

    最后,这个十恶不赦的罗刹女,在强有力的证据面前,证人面前,在大堂上畏罪自杀。

    案件,终于水落石出,大白于天下。

    今天,我作为新任守备府主事官,在次公布于众:酒楼投毒案,实属栽赃陷害!这里的饭菜无疑就是仙人吃的仙食,你们大可放心的进酒楼吃饭。”

    这柳飞燕不愧是大男人坊里的一员干将,随时都能抓住机会,宣传酒楼的饮食。只听,她又继续说道:

    “查出指使罗刹女罪恶行动的幕后黑手,是我颜飞燕主事官上任以后要办的第一件大案。

    各位坊间乡邻,江湖朋友!希望你们提供关于罗刹女的所有线索。

    在江湖上沉寂了二十年的恶女,再次重现江湖,必有巨大的阴谋,以防更多的伤害案件出现,请大家回去多加访问关于罗刹女这段时间的出入、交往等相关的人和事。

    有这些线索的欢迎来守备府举报,我们守备府会给大家提供一定的报酬。

    下面有一个人,大声喊道:

    “只要查清是谁在传播那些谣言,不就知道谁是幕后主使了吗?”

    有一个人当场反驳到:

    “这个很难查吧?因为在传谣言的时候都是一传十,十传百,最后就成了人人都在传谣言,难道人人都是幕后主使?”

    又有一个人出主意道,那就从源头查起,是谁第一个传起这个谣言的。

    柳飞燕说道:

    “谢谢大家,能够出谋划策,积极帮助我查主谋。相信只要是他设计了这个圈套,必有许多露马脚之处。

    这些蛛丝马迹我都会一一找出来,大家要做的就是多多提供罗刹女的信息。”

    柳飞燕看着大家议论纷纷,感觉对这个案件的通报,也差不多了,她又清了清嗓子说道:

    “今天就到这里,大家都散了吧。以后要理智的对待谣言,谣言能杀人啊。不要让坏人钻了留言的空子,为非作歹。”

    那些围观的众人,听了这话,也都三三两两的边议论,边散开了。

    柳飞燕看到众人已散开,她邀请今天远路来的两坊派众人进酒楼一叙。

    众人坐定之后,青峰坊派今天带头闹事的那个女人站了起来,对着鸣竹拱拱手,说到:

    “今天非常抱歉,在不知情的情况下,围攻了酒楼。多亏太女及时赶来,劝阻了我们过激的行为,不然就要酿成酿成大祸。”

    那位悦诚坊派的带头人,也站起来表示歉意。

    鸣竹对他们的过激行为,表示充分理解。而且他说,坊中无辜的那些女侠,太惨了。

    虽然是别人栽赃陷害他们酒楼。但是此事因酒楼开张而起,他自己将出一大笔银子,帮助两坊人士,带回她们的尸首进行安葬,并对亲属表示慰问。

    而且,告诉她们,皇上也将对两坊众人进行精神、物质赔偿!

    两坊派之人听了无不对女皇表达感恩之意,对他的慷慨行为表示感激。

    送走了两坊派之人,鸣竹他们几个人长舒了一口气,坐在一起商议着下一步的打算。

    鸣竹不解的问:

    “昨天,咱们可是商议好的,大凤子的春桃她们几个人来当诱饵。

    可是在守备府大堂里我看到的是一位年长的坊主,带领着几个年轻的女人。

    最后,看到柳盟主带着一名彪悍的女人进来,我才放了心了,预感我们的计划成功了。

    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