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,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!

第一百一十八章 老将军代言酒楼

    大凤女继续介绍到:

    “老坊主,这位是鸣竹,来自宫里。(看啦又看小说网)”

    还没等她介绍完,这位贵客就问:

    “难道是宫里,被传为奇迹的那位男宠吗?”

    鸣竹的脸腾地红了,他一听到别人把它定义成男宠,他就很是憋屈,他以酒楼,还有别的事情为由离了座。

    还是这个臭脾气,最不想听到的就是把他定义成女皇的男宠了!女皇妹妹那么爱他,甚至于待他比自己的生命还宝贵,这家伙就是不知足!

    大凤女觉察到了他的情绪起伏变化,继续说:“老坊主有所不知,这位鸣竹他为女皇,诞下了凤女,被封为太女,现在人们都尊称他为太女额父。”

    这位老夫人说:

    “哈哈······我知道关于他的事儿,京城里传的可广了,都说他是一位奇才,能治愈太上皇的旧疾。而且还能救治宫里的**,最后还是在他的努力下,女皇下了一道禁止伤害宫里**的禁令。

    在坊间,还有许多他的传奇故事。大家都把他尊称为菩萨在世,说他在一次出宫的时候,走了一路救了一路男人,还给那些不孕不育的男人治好了病,还救了许多的**。

    原来,这一座名动京城的酒楼也是他开的。这座酒楼打破了玉颜国几百年来男人不能出外理事的规矩。

    不想这位传奇式的人物竟然生的如此动人,真是人品好,气质好,更要命的是他有一颗菩萨心肠。

    我老婆子在有生之年还能见到这么优秀的人物,真的是有福气呀。

    我那个颜夕孙子,他在宫里不求上进,为了争宠,无恶不作。有得罪过太女额父的地方,请您转告他,大人不计小人过,高抬贵手吧!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悄悄出现在了桌子旁边的凤宝宝,歪着脑袋说:

    “大姨母,你还没有介绍我呢?”

    大家都把眼光眼睛投向了她,这位贵客又是夸赞了她一番好长相、好机灵的话

    大凤女笑着给大家介绍:

    “给大家给介绍一下,这位就是太女额父的小灯泡。”

    老坊主要站起来行拜见礼,被大凤女阻止了。

    说话间,店小二就端上了酒楼里的食物——白面仙桃和长寿细面。老坊主,看着眼前的食物,来了精神。她惊喜的说:

    “这里的人长得俊,这里的食物也是顶尖品样,看这颜色,看这形状,外观就很诱人。不是传统的煮豆子,蒸豆子,要不就是烩豆子。活了这么久了,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新鲜食物。”

    她抓起了一个白面仙桃,拿到鼻尖闻了闻,有宿麦香味儿。再用手捏了捏,像棉花一样软。用手掰开了一点,放进嘴里,又劲道又软和。正适合他们这些牙齿不好的老人来吃。

    她激动的说:

    “这样的食品,是为我们老年人特别制作的吗?吃在嘴里软软的,咽到肚子里绵绵的。”

    随后,她又挑着吃了细面条。吃到了,她从来没有吃过的调味品,品尝到了从来没有过的味道。

    又细又长的面条,让她很惊喜,很新奇。不愧是拿过刀剑的武将,很快就能灵活自如的操纵好筷子。这顿饭吃下来又新奇又美味,这位老坊主满是点头,满是夸赞。

    老坊主吃完饭,付完银子,她在大凤女、小太女的欢送下,走出了酒楼大门。她看到门外,有许多人朝这里观望。她知道大家对这个酒楼,还在持观望态度。

    她认为,能在自己的有生之年吃到这么美味的食品,她觉得要为这个酒楼做点什么!她自忖在京城,自己还是有分量的,人们都称呼她为老将军,今天,她这个老将军就要为这家酒楼代言。

    她可是统帅过三军的女元帅,她站在酒楼最高台阶上,仿佛就是在指挥着千军万马。

    只听~她用上了响彻三军的威武声音。

    “在这里,本大将军吃到了人世间最美味的食品。三个白面仙桃,一碗长寿细面,吃进肚子里,好像治愈了,无数战场上落下的大大小小的伤。

    这里的食品既美味又养身体。回去之后,我就要让将军坊的坊主送来一个‘人间仙品,只此一家’的匾额,挂到一楼正厅。

    匾额上再刻上老身的名字——颜福,我这名曾让敌军听了胆寒,我这名字曾给国人带来安康。今天,更要让吃到这家仙品的福气,带给千家万坊。”

    从她走出来的那一刹那,一些人又围了上来,听她这么一讲,都想进沾沾这家酒楼的福气。

    有些人一听老将军的话,都想进去也品尝品尝仙味,好把这些福气带回坊。

    旁边的人就劝阻上了,现在还不是时候,将军本人来,是有点镇住了这里的晦气。但是还不够,要等着老将军的匾额挂上了大厅,完全镇住了贱人酒楼的不详之气,我们才能进去,这样吃饭才安全。

    可是,你看这么有地位,十分尊贵的女人都来了。而且,那里的白面仙桃和长寿细面看起来好好吃啊!我真是吃够了豆子,我也想进去尝尝,不管花多少银子。

    忍忍吧,我们等着瞧她把匾额送来了,我们再进去。

    大家目送着老将军,吃美喝足后,神清气爽,精神焕发的离开了酒楼。

    观望的人群还没有散去,她们在等着匾额的送来,好跟着镇邪的匾额一起进去她们观望了好久的酒楼。

    这些看热闹的人,一是盼望着男人开的贱人酒楼,三天不到黑就关门大吉。二是一个共同的目的,大家都不好意思说出口,那就是趴在门缝闻香味。

    今天,他们罕见的有了新愿望:盼着颜福老将军送来的匾额能镇住这里的邪气,也让他们早日品尝到偷看许久的美食。

    在蹲守的第一天晚上,念飞与秀子就抓住了右丞相的情报站,等于掌握了她的脑回路。有了重大进展的念飞,带着秀子,又赶赴了位于京城西面的臻道郡,她们买了两匹快马,马不停蹄估摸着也得两天时间,才能赶到那里。

    一出京城,她们飞马扬鞭,赶着路程。秀子迎着风艰难的问:

    “驾~驾~坊主,我们赶到那个臻道郡,是为了真实迎春掌柜消息的真伪,还是守在那里,等待右丞相的爪牙来寻仇的时候,将其当场抓获。”

    伴随着马蹄嘚嘚,念飞坚定的声音再度响起:

    “秀子,我们先去真实消息的真伪,然后将这一消息,告知新官上任的颜守备,相信,她有能力能将右丞相派出的杀手给当场捉获的,抓住了他们就能查出幕后黑手了。”

    马蹄嘚嘚像,两边的绿树在快速的后移,秀子的长发迎风飞舞,煞是好看,但也造成了不小的阻力。

    ”哦~~嘞~~~吁!“她们的马儿停下了,走到了一道树荫下,念飞坊主用包头巾包裹住了秀儿的长发,这样骑马就省事多了,不会因为张力拽得头皮疼。

    “坊主,昨晚,那个掌柜说出信息后,你用内力捏碎了杯子,给她以武力震慑。我见她的眼里,满是恐惧之色,想这不会欺骗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鸣竹的事,不能有半点马虎啊!我们宁可多跑点路,多费点心,都要给他们搜集到准确有用的信息。”

    “坊主,您最后问的那些问题,那个掌柜都清楚,一一做了回答。可是,我听的是糊里糊涂。你提到的人,我都不认识啊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......我问的那些事情,是你出生前发生的,那些人你当然不认识了。我们查证了罗刹女仇人的事情后,就会带着你查这些人,还有十几年前的旧案啊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