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,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!

第一百一十九章 等匾额等来了扁揍

    这些女人,今日也不用做其他事情了。(看啦又看♀手机版wap.k6uk.com)跟进这家酒楼品尝佳肴美味一比,其他事可以统统推后。

    她们还固执地围在酒楼门口,等着严老将军送来镇店的匾额来,她们好跟着进店品尝仙品啊!

    她们一边在等,一边在说着美食和她们平常吃的粗食,得出的统一意见是:

    这个酒楼里的饭香味儿,是他们自从来到这个世上从来没有闻过的,从小到大,萦绕在他们鼻子间的,都是带着烧焦味儿的豆子味儿,一闻到都恶心的想吐。

    那吃进肚子的各种豆子,所带来的胀气,在肚子里横冲直撞,让人难受一整天。

    就在她们发誓再也不吃那些平日里粗劣不堪的食物时,酒楼不远处过来了一个畏畏缩缩的男人,他遮遮掩掩的走路姿势,反而引来了一些人的观看。

    他走到这一堆围观的人旁边,偷偷抬眼一瞧,自己的妻主就在这堆人群里面——那因说多了话,嘴角就冒出一些白沫沫,还爱将头发稍子缠在手指头上玩的女人,不就是他见了腿肚子直打颤的妻主吗?

    他这个整日围着锅头转,大门不出,二门不二门不迈的小夫郎,突然来到了大街闹市中,就像黑暗中的人突然见到光明一样,刺的人眼睛睁不开。

    十分不适应闹市强烈光线的他,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,不断地用手搓着自己的衣襟,身子还不住的扭动,用蚊子般的声音说到:

    “妻主,奴家已经做好早饭了,我们回坊吃饭吧。”

    她还只顾着和旁人说笑,眼睛往酒楼里瞟视。

    这位羞羞答答的小夫郎又说了第二遍,吃早饭的话。这位妻主才把眼睛投到他的身上,还不顾他没有见过世面的羞涩。脱下自己的一只鞋,就向他的脸上打去。嘴里骂骂咧咧:

    “你这个丧门星、小贱人,大清早搁这蚊子叫,真是晦气!

    说了多少遍了都不听,就这样整天蚊子叫,声音压在屁股下面,制造臭气着呢?

    去给我站的远远的,在那个大太阳底下晒着去。要是沾上这酒楼里的晦气,老娘非把你拆了喂狗吃。

    吃早饭,吃早饭,你做的早饭顿顿离不开豆子,吃的老娘恶心的只想吐!”

    坐在二楼上品茶的鸣竹,看到了发生的这一幕,他叫来了雪地,让他出去喊这位夫郎进酒楼吃饭,不但是免费还赠送两份礼品。

    那位夫郎见雪地请他进里面吃饭,他手里攀着一棵树,死活也不肯进去,还说:

    “不,我妻主说了,你们这是晦气酒楼、投毒酒楼,要是进去吃了饭,她会把我晚上睡大街的,说不上就把我彻底的扫地出门了呢!”

    雪地苦笑道:

    “我以前的妻主,也是一个母夜叉,动辄把我打个半死,多亏太女额父救了我。现在,还光荣地成为了小太女的侍从了。小太女善良又可爱,她从不把我当奴隶看,对我可好了。

    你就跟着我进去品尝一下美食吧!胆子放大点,给我们男人长长脸。要是你的妻主不要你了,这个酒楼就是你的新坊,我们都欢迎你!”

    “真的吗?”

    “真的!”

    有这话,夫郎还有什么担心的,没有后顾之忧了,还让吃美食,天大的好事。

    她的妻主,看他被领了进去,站起来想骂谁几句,骂谁好呢?自己还想进去吃呢,倒让这个贱夫郎先跑进去了。

    被雪地扯着手,拉进了酒楼的小夫郎,饱餐了之后,再出来的时候,手里多了两件物件。

    他的肚子圆滚滚的,从小到大从来没有像今天一样吃饱过饭,嘴角的油水还没擦干净呢!

    他拿着银凤凰头钗走到了妻主的旁边,双手递给了她,说这是男人吃完饭给自己的妻主领的那份礼物。

    这位妻主拿过来穴在了自己的头上,别的女人都说,这个头钗真漂亮。

    其他女人就向四处张望开了,那张望的意思显而易见——自己那个小夫郎,怎么还不过来叫自己吃饭?给老娘也领一个这样的头钗出来啊!

    拿到了礼物的这个女人心情略好一点,脸色缓缓和了许多,对他风风平浪静的问道:

    “你进去,他们给你吃的什么?味道咋样?”

    “说是白面仙桃和长寿细面。那个味道太美了,从来没有吃过的香味啊!”

    那个妻主又吩咐道:

    “回坊照顾好孩子,干好家务。我要等到大将军坊送来匾额,我也跟着进店吃那些仙品。”

    那几个女人的夫郎,自己不敢出门。派了稍大些的孩子来,喊自己的母亲回坊吃饭。

    但都被告知,不用等自己了,自己要进这家酒楼吃美食。

    这些女人今天跟这家酒楼是杠上了,确切的说是跟将军坊即将送来的那个匾额杠上了。今天说什么都要吃上这里的仙品。他们回复孩子的通通都是一句话:我今天就是饿死,也要吃到这家酒楼里的饭。

    怎么还不送来匾额呀?

    他们手下的人,速度怎么这么慢?

    快看,那边过来几个女人,行色匆匆。

    对,看样子是冲着酒楼来的。

    难道是送匾额的人提前来通知,让他们出来接匾额。

    这几个女人,也不坐在树底下了,直接奔到了酒楼门口,一探究竟。她们可是等了一大早啊!

    这几个人冲进了酒楼,喊到:

    “找你们掌柜的出来。”

    鸣竹听到了急匆匆的脚步声,走了下来,还没走到最后一个台阶上,就被冲上来的一个女人抓住衣领拽了下来,差点拽倒。

    这女人真是胆大,不知道人家太女额父又怀了凤胎吗?敢对他动粗,不怕女皇摘了她的脑袋吗?

    颜芸一生气,只在她的胳膊上动了两下小拇指。那个女人,就蹲在地上嗷嗷大叫。

    旁边那个女人,看到动粗行不通,她大声骂道:

    “你们这个贱人酒楼,果然是晦气!我家老将军在你们这吃了一顿饭,回坊去就喊心口疼。你们给我们赔老将军的命来!”

    颜芸这才反应过来,原来是老将军坊派来的人,他说到:

    “你们老将军发病心口疼与我们酒楼有何干?你们要想找我们的神医掌柜的看病,直说就是了!何必把她的发病又赖在我们的酒楼?”

    鸣竹抬手制止了他,说道:

    “救人要紧,救人如救火,要抢时间。要是这会儿柳大盟主在,她一定会带着我飞,快速的飞到将军坊。”

    “你柳大盟主得天天挂在嘴边,好像我颜芸不会轻功似的。你闭起眼睛,在下快速带你到飞到将军坊。”

    快看,酒楼里飞出了两个人。

    难道这真是仙人开的酒楼?你看卖的是仙品,动不动还会飞。

    下面几个女人目瞪口呆,本来这两个掌柜的长相就是极品,这会儿又飘逸的飞在天上,可不就是来自天上的男神吗?

    那几个人气急败坏的出来了,还拉着那个捂着胳膊,敢对人动粗,嗷嗷叫的女人。

    那几个等了一个早上的女人们,拦住了这些来找事儿的人,还不识相地问道:

    “老将军不是说要送来大大奖励这个酒楼的匾额吗?怎么还不见送来?他们是自己去抬了吗?”

    带头的那个女人恶狠狠的说:

    “还等着我们送来匾额呢?这贱人酒楼的晦气饭,把我们家老将军吃的心口疼。要是救不回我们的老将军,我就给他们送来一个大柴堆,烧了这里。”

    这几个女人听了直吐舌头,怎么会是这么个结局呢?我们可是等了一个早上的匾额呢!我们还等着进这家酒楼吃饭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