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,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!

第一百二十一章 救世主

    颜云突然想到一个人,这个人也许能让颜夕的自尊心,再伤一伤。(Wap.K6uk.Com看啦又看♀手机版)他为自己聪明的脑瓜子喝彩,怎么就把这两个人想在一起了?他是彻底的想通了:

    “鸣竹,你要救他,我不拦着,但是,我奉劝你还是要小心防范他的好。

    你刚才在给老坊主看病的时候,不是提到你要在京城给小兰开个按摩店吗?不如等酒楼的生意稳定下来后,就把这个按摩店开起来。

    就让小兰当掌柜的、按摩师,颜夕就当个店小二,打扫卫生,伺候小兰。

    再让玉润凤子在解救的**里面找几个头脑灵活、手脚勤快的男人,给小兰当账房先生以及贴身伺候保护他的侍卫。你看这个办法怎么样?。”

    “很好啊,只要能让颜夕离开这个他失势之后谁都想在他身上踩一脚的地方,我觉得怎样的安排都好。

    给他找一份事情干,让他能够自食其力,不用吃将军坊的东西,穿将军坊的衣服,那么他这个男人就活得有尊严了。

    再说,小兰虽然双眼失明了,但是身残志坚,依旧靠自己的双手创造财富,想必能激发颜夕的斗志。”

    颜芸心想,人心隔肚皮啊!你想的是这种激发,到了颜夕心里怕是极大的刺激了,心气高的他会认为这是一场彻头彻尾的羞辱。

    若是这个按摩店顺利开张了,得让玉润大凤子选一个有心眼的男人,专门盯着他。

    他俩歇得差不多了,仆人指引着他们,走到颜夕的屋子,咚咚咚敲了门,问:

    “颜夕,你在不在房子?”

    颜夕打开了门,尴尬的站在那里,看他弯腰低头、卑躬屈膝的样子,鸣竹真是恨极了这个国家,连房子都这么欺负男人,这么低矮的屋子,都在给他们灌输着下贱、低女人几等的奴性,那些男人天天得猫着腰钻在里面。

    让昔日的仇敌们看到自己现在落魄的样子,颜夕恨不得大地能裂个口子,让他钻进去。

    鸣竹却真诚的说:

    “颜夕,我们去外面说说话吧!看你这个屋子,估计我们进去还要猫着腰钻在里面,想想都难受。”

    昔日奴仆成群,踏上奴仆的肉毯才能行走的颜夕,现在沦为了奴仆的行列,住进了仆人低矮的屋子里。

    他和之前那个不可一世、极端傲慢的颜贵夫,直接是判若两人。此时的他面黄肌瘦,精神不济。看来,从高处跌落下来,被人日日踩在脚下的日子,实属不易。

    这两人第一次见面,还是鸣竹被晨丹掌事官罚了宫规,打了板子,窝在床上养病的时候。那时候的颜夕贵夫,要人性命,犹如踩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。那时的他,全身散发着让人仰视的尊贵与奢华,他的优越性无与伦比。

    而此时,被他骂成贱人奴仆、罪臣之子的鸣竹,却被女皇宠上了天。而自己,从高山之巅坠落下来,沦为了**。

    两个人的处境,完全调换了一下,可是人家鸣竹不会恃宠而骄啊!

    鸣竹他们走到了花园里的一角,坐在一处水榭亭台边说话。

    鸣竹说了一句让颜夕震惊不已的话:

    “感谢你那个时候出手相助,帮我解了睡蛊。不然,我现在还在床上躺着呢!”

    颜芸直接打断他的话,讽刺到:

    “鸣竹,你要感谢他出手相助,那你应该先感谢他给你中了蛊啊!”

    一句话说的颜夕无地自容、愧不敢当,头低了下去。

    鸣竹对着颜芸说:

    “好了,旧事不提,我们就说说眼下吧。”

    他转而又对颜夕说:

    “以你现在的境况,在这个坊中日子很是难过。你得依靠自己的能力生活下去,不然你永远也逃脱不了沦为奴仆的命运。”

    颜芸苦笑说:

    “你这个救男主,走到哪里都想着的是救人。眼下又撇开个人恩怨,播撒大男人坊的思想种子。”

    鸣竹没有理会颜芸,他对颜夕说:

    “我对你了解不够,你认为自己最大的能力是什么?如果你能说出来,我就能帮你解决你眼前的困境。

    我带着后宫嫔妃们在京城开了一家酒楼,我们的酒楼最近在京城里闹的满城风雨,成了大家议论的热点,想必你已经听说了。

    虽然有一些困难,但是只要我们齐心协力、共度难关,总是能守得云开见月明。

    之后,我还要在京城多开几家门店。让男人们都出来有事干,发挥自己的特长。

    谁说我们男人不能出门理事,就必须围着锅台转。我偏偏要让男人走出大门,走向社会。

    若是你想通了,想跟着我干,你就加入我们的大男人坊。

    我们大男人坊的门永远向你敞开着,想通了就来酒楼找我。”

    鸣竹和颜云告别了老坊主,出了将军坊的大门。

    他们不知道,此刻自己的酒楼前仿佛是二次开张,正在热热闹闹的庆祝着。

    那几个女人还在酒楼对面的柳树下等待着,等到最后,她们也不知道自己到底等着看的是酒楼的遭殃,还是酒楼的荣耀?总之,今天总想要看着老将军说的匾额送到。

    南面街道的尽头来了一群人,乌央乌央的向这边走来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眼尖的女人说,快看!送匾额的人来了。

    另一个人不以为然的说,这么远你就能知道那是送匾额的。

    我们都等了都半天了,也该到了。

    越走越近,锣鼓喧天,这热闹的声音传来,让她们兴奋极了。

    快看,走在前面的那个人边,边敲着锣边说的是什么,我们迎上去看,走近点去看。

    这几位女人俨然成了酒楼的接匾人了。她们兴高采烈的迎上去,只见走在最前面的那个人,一边敲一下锣,一边喊着:

    “大家快出来看了!大将军坊的老将军,品尝了酒楼的美食,接受了神医的诊治。为表达感谢之意,给谪仙酒楼送来了两副匾额,一副是人间仙品,只此一家,一副是人间仙人,济世药神。”

    他每走几步就敲着锣说上这么一番话,听到锣鼓声的人都从店里走出来,围在街道上看,还有经过的行人都停下了脚步,看着这一壮观的景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