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,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!

第一百二十四章 参加赏花节

    颜飞燕算是看明白了这些人,通通装累,把问题甩给自己,好像自己睡了一天觉,就应该晚上来解决这个大难题?好吧,让我这个江湖盟主想一想该怎么解决吧!

    不如,如此······

    最后,鸣竹做了总结发言:

    “若是知道你们今天都累得够呛,想不出什么好办法,只有飞燕同志一个人想出了妙招,我就只通知飞燕同志一个人来好了。(Wap.K6uk.coM看啦又看手机版)她一个人,也能想出如此完美的办法。”

    大凤女听了,不悦的想到:

    你还想单独约会她,哼!绝对不给你们这个机会。还有,你平常讲的要遵守的工作纪律呢?

    第二日,鸣竹、大凤女带着粉团子,要去颜成坊参加赏花节。

    马车里的的粉团子闲不住,她边撩起马车帘看向车外的街市,边问鸣竹:

    “额父,我们今天要去哪?你看你把我都打扮的像一朵花似的。”

    鸣竹亲了一下她的额头,说:

    “额父今天要带你去参加颜成坊的赏花节,所以要把你打扮的像花儿一样,要让你和花比比谁更美。”

    “那当然是我最美了,我会说话,会笑,会背古诗。花~能做什么呀?任人采摘,花瓣还会被人一瓣一瓣的撕落。

    有时候风一起,雨一下,就luo红满地。成了你教我的那句‘luo红满地无人扫,独对西风怅黛眉’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孩子~你最美,当然是你最美了!”

    鸣竹和大凤女相视一笑。

    粉团子又不乐意了,偏着头,下意识的各看了他们一眼,郑重其事的说:

    “要笑我们一起笑,你们俩不能偷偷笑!”

    鸣竹和大凤听了她的话,偷偷吐了一下舌头。

    “额父,这是十二贵坊之一吗?”

    “这~嗯,这个要问你大姨母。”

    大凤女说:

    “我们今天要去的颜成坊的确是京城十二贵坊之一,他们的祖先也是跟着皇姓玉坊南征北战,立了赫赫功名的,他们这一坊的人,出了很多的文官,跟着一代代女皇管理国家事务。

    他们的现任坊主是吏部尚书颜雅,她主管官吏任免、考核、升降等事。”

    “额父、大姨母,那么这个赏花节,必能看到各色各样的花啦!而且历代文官居多,那么他们这个赏花节一定是文人骚客居多,也一定会有喜闻乐见的一些文事活动了。”

    大凤女听了这话,耸了耸肩说到:

    “你们提前要有一个心理准备,恐怕要让你们失望了。”

    不一会儿,马车就驶入了西大街,经过了两座大坊之后,在一座宽大的坊院前停下了。

    鸣竹他们抬眼一望,赫然挂着坊牌——颜成坊。

    门前已经停了大大小小好多的马车,以豪华装饰的马车居多,可见来的都是非富即贵之客。

    大凤女挑起车帘,跳下了车子。众坊仆一看,是大凤女,她们过来,给大凤女行了一个跪拜礼。有一个坊仆跑进去报告坊主,有贵客临坊。

    大凤女她们在坊门前,稍作等待。就见一个穿着华衣锦服的女人,领了一些人快速出来迎接。

    “臣颜雅带领着坊妹颜琼、颜玉恭迎大凤女!迎接来迟,还望恕罪!”

    大风女客气的说道:

    “快快平身!不请自来,十分唐突,望贵坊主不要见怪。”

    鸣竹、小太女经大凤女引荐后,他们又拜见了小太女,之后进入了坊院。

    这座坊院,有着这个国家传统的建筑风格,院落以小巧玲珑著称。

    首先,进入的是外院,外院有南北正堂,各带着几个书房。院落前面全部种植的是藤蔓植物,几步之遥就设有石桌石椅,上面顶上是圆形或六边形等伞状的茅亭瓦舍。

    南北正堂坐满了客人,有贵坊坊主,朝廷官员,还有一些有名望的坊主。她们今天应邀而来,同时还携带着自己的正夫以及受宠的夫郎。

    这南北正堂,鸣竹环视了一下,没有男人的踪迹。他想这些夫郎,肯定被带入后院,和后院里的本坊男人待在一起。

    只有他一人,也是因为他是女皇陛下最受宠的男人,破了天戒,在坊主的带领下,他们进入了南正堂。

    按照尊卑有序,正堂主坐应该让给大凤女和小太女。可是他们三人前来,只有两个座位,坊主正在为难。

    按照常规,男人是不应该跨入正堂的,就是女皇受宠的嫔妃也不行,因为这个国家男人的地位不值一提。越是有地位的女人,越要将男人踩在脚底,才显出尊贵。若是在外人面前显露对一个男人的爱,就是这个女人在自作孽。

    自从鸣竹跨入正堂,这些坊主就窃窃私语了起来:

    女皇的男宠也可以跨入正堂啊!

    这是对祖先最大的忤逆、羞辱。

    这个正堂建了有几百年的历史了吧?恐怕在今日,迎来了第一个贱男人。

    这些坊主都在疑惑这主人是头脑发热了,怎么带了男人进来?

    其中有一两个人就有微词发作,他们敢在众人面前质问:

    “颜坊主,你今天是被花香薰晕头了吧?怎么领了男人进了正堂?”

    “对,领了男人进了正堂,你的祖先会气的从地下跳起来,扇你几个大耳刮子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三百多年的建国历史上,就从来没有一个男人敢进入正堂,你不怕给你的坊招来晦气?”

    凤宝宝听了这话不乐意了,她走到那几个质问的坊主面前,手指着他们说到:

    “你们没有见识,还在这里胡说八道!你们知道我是谁吗?他是谁吗?我是小太女,他是太女额父,我额父能走进这个正堂都是看得起你们。

    为什么男人就不能进入正堂,男人也是人。

    没有男人,给予你们生命,你们能一个个穿着锦衣华服,在这里耀武扬威,吃喝玩乐吗?

    你们一个个飞黄腾达了,就忘了自己的身生额父,你们这是天下最不能容忍的~忘恩负义!

    哼!最讨厌和你们鸡同鸭讲了!”

    鸡同鸭讲?是什么讲啊?

    这~这~这些坊主被她问的哑口无言,目瞪口呆,正在这时,有人前来禀报——女皇特使驾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