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,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!

第一百二十六章 小太女的择偶标准

    正当他不知道怎么开口的时候,凤宝宝却在长廊的人群中穿梭着,她走到一位盛装浓抹的男人面前,吓得那人站起来,垂拱而立,低头看脚,尽显奴性,只听凤宝宝说道:

    “嘻嘻嘻,男人穿着绣花鞋真搞笑。(wap.k6uK.coM看啦又看手机版)你怎么穿女人的裙子呀?男人的衣服样式简单,穿上又潇洒又英俊,就像我额父那样,不好吗?”

    粉团子又对着战战兢兢的他说:

    “你看我的大姨妈,她虽然是女人,就是因为被你们这种刻意模仿,处处都是女人的做派恶搞的,她已经厌烦了女人的装束,穿起了被称为贱人的男人装,这是多么大的勇气啊!胸怀啊!气度啊!

    你们男人反而倒穿起了女人的衣服,还穿的这么美滋滋,乐滋滋的,你们脸上羞不羞啊?

    谁说你们男人生来就是贱啊,你们应该自己要看得起自己啊!

    男人的装束就是有男人味儿,男人穿着女人的衣服,就迷失了自我。这样的话,就是额父给我说的~阴阳失调了。”

    粉团子的一一串提问,一串串妙语,让这位盛装出行的夫郎脸颊绯红,羞愧难当。

    粉团子坐在长廊上,她的小腿垂在半空,来回荡漾着。她瞅着远处的垂柳说道:

    “我是太女,我是将来的女皇。今天我就将我的择偶标准告诉你们,提前给你们露个底,以防以后我找不到真正的男人,我就要孤老一生了。

    真是羡慕母皇,能找到了额父这样的男人,我将来?唉~”

    看到这小孩子说大人话的样子,这些男人听的都扑哧扑哧的笑了。

    然后她一本正经、郑重其事的说:

    “你们回去告诉你们的孩子,我喜欢的是真正的男子汉。可不喜欢男人穿女人的衣服,行女人的礼仪。

    你们的孩子将来要在我这里来争宠成功,就要做一个铁骨铮铮的男子汉。

    要勇敢的对女权说不,要勇敢的挑战女尊,敢像额父一样说:人生来平等,我们要追求男女平等。

    若是你们的孩子,一个个像你们这个样子,是入不了我的眼的。

    额父说了,父母是孩子最好的老师,你们要想自己的孩子将来有出息,有成就,自己就要做好。

    回去之后,给我找出男人的衣服穿。还有,你们要勇敢的走出大门,不要在后院低矮的房子里,像猫一样窝在里面,没有人权,任人欺辱。

    今天能见到我,是你们的福气,也是你们男孩子的福气。

    我早早的告诉你们这些,你们回去就要教育好自己的孩子,引导好自己的孩子,男孩子要有男孩子的样子,坚强,勇敢,无畏!就像额父一样。”

    大凤女听了,走过来说取笑她说:

    “我们的粉团子人小心大,都能装下一个男人了,早早就来找男宠了。”

    粉团子一本正经的纠正道:

    “大姨母,说错话要受罚的。怎么能是来找男宠呢?额父说了,和自己一生一世一双人的那个人,叫爱人。”她又一板一眼地重复了那个词“爱人”。

    “哦?那我们的粉团子,就是想找爱人了。”

    凤宝宝长长地叹了一口气,有点哀怨。

    “唉~我的爱人很难说啊!还不知道这会儿在哪里当小**呢!”

    粉团子转而又看到额父在探究着自己的小心思,她又嘴巴撅的老高,眼睛里闪烁着晶莹的泪花,她泪巴巴的说:

    “我才不要找什么爱人,我有额父就够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跑到了鸣竹的身旁,贴着他坐下来手,我挽在他的胳膊上。好像是拥有了额父,就像拥有了江山一样的富有和安全。

    她虽然人小,说出来的话可有威力了,就像一枚枚炸~雷,投向了这些被国本、规矩牢牢锁死,被女人狠狠踩在脚下的贱男心海。这些话,炸的他们晕头转向。

    看着她回到了额父的身边,这些男人们开始了窃窃私语:

    真的能实现男女平等吗?

    我们真的不用刻意的模仿女人,不用穿女人的衣服了吗?

    我们真的能做回男人了吗?

    我们的国家,几百年来都是男人贱的不能再低贱了,从未听说男人和可以和女人平起平坐呀!

    人生来平等这话说的多好啊。

    想想也对,我们和女人是同类,不见得女人比我们多长了一个眼睛,多长了一个耳朵?

    如果人人平等了,那我们男人就不用找女人庇佑了,我们生下来就可以是这个国家的一个平民。

    我们也可以分到土地,我们也有了人权。我们还可以出去,像女人一样处理事物。

    最主要的是我们可以像女人一样,在铺子里当学徒,学本领,最终自己开一个店铺,当上坊主,那我们就出人头地了。

    我们就应该和女人一样的平等,而且我们还应该比女人更尊贵,因为我们肩负着繁衍下一代的责任。

    对,没有我们肚子上一道道伤口,哪有这个国家众多的人口?

    对,我们是比女人更尊贵,因为我们每天干着最苦最累的活。

    我们干的活最多,我们创造的财富也最多,田里的地由我们种,作坊里的苦工由我们干。

    我们不应该再当贱男人了,我们要和女人平起平坐。

    他们越说越生气,他们越说越觉得这话有道理。

    鸣竹奖赏了她一个额上吻,然后对着她说:

    “让自强带着你去小花园玩吧!和大人待在一起,你这个小家伙太费脑细胞了,会累着的。”

    自强跟在她的身后,走向了前院和后院之间隔着的那个大花园。

    参加赏花宴的鸣竹在女皇的特宠下,在小太女的巧妙点拨下,此行目的的一半已经达成。

    而酒楼今天要再加一条新规矩,以解决给夫郎全面扫盲的问题。

    今天,酒楼一开门,颜芸就让黑子手下的十个人并排站在酒楼门前,大有:十夫把门,万女莫进之势!

    这是什么情况?刚刚吃了两天的美食,看起来又不让好好进了。

    是呀,不知道又要增添什么新规矩?上次不就增添了很多规矩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