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,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!

第一百二十八章 洗去耻辱,重新做人

    赏花节这边,鸣竹在后院的花园凉亭里,绝对没有想到,就一个上午的时间,大男人坊书院已经在京城落地生根,遍地开花。(手机阅读请访问Wap.k6uk.com)

    鸣竹更没有预料到,凤宝宝三言两语,小人样的大人话,就替自己解决了眼下这个难题。

    他在思索着要不要趁热打铁,进一步动摇、瓦解一下他们身上根深蒂固的奴性。

    大凤女投眼望去,鸣竹这会儿就是万红从中一点绿,醒目别致。

    这个小大人一离去,场面一度有些尴尬,陷入了冷场。

    这些夫郎,面对着不嫌男人低贱,穿着男装的女人——大凤女,和穿着男装不甘低贱的男人——太女额父,真是自惭形秽,低头看看自己女人化的装扮,既感到惭愧又感到委屈。

    自从他们来到了这个人世间之后,自己就被贴上了贱男人的标签。从来没有人,告诉过他们这番话。遵从于女人,模仿女人,以女人为荣为傲,已经渗入了他们的骨髓。

    鸣竹看着他们情绪的波动,说了一番意味深长的话。

    “你们不用羞愧,女皇身边的男宠比你们好不到哪里去。这样的你们,是这个社会制度造成的;是这个残酷的社会现实逼迫的。我深深理解你们的处境。

    想必,你们也听说了,我在女皇的后宫掀起了一股男人风。现在,后宫的嫔妃在我的引导下已经全部穿起了男装,他们慢慢的露出了自己本来的面目。

    而且,他们加入了我成立的大男人坊,是大男人坊里大大小小的坊主。他们将跟着我在京城做生意,我们大男人坊以后的生意将涉及京城各个领域。

    现在的他们,出现在别人面前的是一个男人,而不是一个男宠。我们男人也应该在这社会上立足,凭我们的本事谋一份差事,干一中营生,靠自己双手吃饭,而不是依附于女人,成为她们的玩偶。

    你们都是贵坊或者达官贵人坊里得脸的正夫或者男宠,你们肯定有过人的本领。希望你们能自信一点,从现在起就做出一些改变。

    我想,首先从拒绝穿女装开始。也许你们的坊主满眼看去都是你们崇拜她们女人的装束,但是也有看烦看厌的那一天。若是大胆的改变,她们或许从心内心会尊重你们。

    今天,我来参加这个活动,最主要的目的是想见你们。我想在这个国家里,后宫的男人最高贵,其次莫过于十二贵坊和朝廷命官坊中的男人们。

    你们要高贵于平常坊间的男人,也是该你们掀起一场男人风的时候了。后宫的男人全部加入了我大男人坊,跟着我要干出一番事业来。今天,我要向你们伸出橄榄枝,邀请你们加入大男人坊。

    你们有意参加的可以明天来谪仙酒楼找我,我一定会根据你们的特长引导你们在这个社会上立足。

    我以后要开很多的坊,很多地方都需要你们的帮助。加入了我大男人坊,你们就找到了组织,就融入了大集体。

    若是你们的坊主对你们的行为有所不满或者对你们有什么惩罚,我可以罩着你们不受处罚。我要帮助你们争取到男权,要提升你们在坊中的地位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一个夫郎激动极了,他的脸涨得紫红,他的眼睛充了血般的红。

    “何必要等到明天,我现在就加入你们大男人坊,跟着大坊主做回男人,争取男权,提升地位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脱去了身上的绣花裙,露出了里面白色的中衣,扑通一声,翻入了荷花池。

    “不好,要出人命!”

    大凤女紧张的看着鸣竹。

    接着又有两三个人也脱掉了女裙,扑通扑通······跟着跳入了荷花池。

    “这如何是好?他们这是要相伴寻短见?我们这是要救人,可不是害人啊!怎么办?”

    大凤女一提到死字,鸣竹也发了慌,他当然是来救人,不是害人,他们两个趴在长廊的栏杆上,使劲的呼喊着:

    “喂~你们上来呀!你们的脸皮怎么这么薄?说了你们两句,你们就要寻死觅活?

    你们不要怕,即使做回男人,只要有我在,不会让那些女人伤害到你们分毫,谁伤害你们就是和女皇作对!

    我在此向你们保证:不会让你们有任何的损失,只能让你们越来越尊贵,越来越有地位,不会让你们受到半点损害。”

    “鸣竹,他们跳入水中,怎么就不见了?是不是沉入水底了?”

    大凤女着急的对着池水呼喊着:

    “好了,太女额父都向你们这样保证了,你们快点上来吧。你们要是死了,我们的罪过就大了。

    我们是来救你们的,可不是来结束你们生命的。我是为你们好,不是让你们去寻死的。”

    “闯祸了,快跑!”

    大凤女喊完话,抓着鸣竹就要跑,

    “天塌下来我都不会跑,我可是个男人!”

    “犟!”

    “大凤女不要怕!我们这就上来!”

    咦~哪里冒出来的声音?真是吓死人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不要上来,你们是人还是鬼?”

    “大凤女问得好,我们是人,是男人。”

    只见他们一个个露出了头来,洗掉了胭脂水粉的脸,虽然阴柔居多,但浑身清爽,露出了新颜。

    他们游上了岸,坐在荷花池边晒着衣服,头发。再游上岸的他们,觉得自己已经洗净了身上,作为男人那至轻至贱的耻辱。

    后面的人看清了他们的操作,原来是这样,要洗去耻辱,重新做人。

    他们也如法炮制,一个个跳入了水中。洗净脂粉,游上了岸边,坐在岸边的大石头上。他们解下女人的发饰,散开长发,在太阳下晾晒。

    鸣竹看着他们洗涤晾晒的样子,脑海中涌现出了唐僧师徒晒经书的场景。他走到那片岸边,对他们说:

    “古有晒经石,今有晒男石。晒男石上多雄姿,洗心革面振男风。

    这岸石晒出了男儿本色,以后若是我们革命成功了,争取到男权了,这块石头就可以名扬天下了!”

    大凤女被这场景惊呆了,刚才她还以为他们这些闺中夫郎,胆小怕事,被这天大的造反吓破了胆,先溺水落个囫囵身再说吧!谁知—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