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,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!

第一百二十九章 晒男石上多雄姿

    在大男人坊书院前忙着招生的颜芸,没想到学子家长们ji情会这么高:

    “各位妻主,听我讲!我们的学院刚成立,桌椅还没到位,学子还不能进去啊!

    明天吧!明天带他们来上学!”

    “不行,仙人掌柜,求学要尽早,我们的夫郎不娇贵的。(wap.K6uK.com看啦又看手机版)没有桌椅也可以,在学堂席地而坐,比晚上睡在牛棚里舒服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!仙人掌柜,你们能等得起置办桌椅,我们的肚子可等不起啊!我们~还饿着肚子呢?”

    啊?这些女人准备绝食,陪着夫郎求学上进?感动啊!

    他感动归感动,还是劝解道:

    “各位妻主,听我一劝,求学是个从易到难,循序渐进的过程。不可能饿上几天,就会了,慢慢来!

    你们回坊,以前吃什么还吃什么吧!明天再送夫郎来上学!”

    有一个妻主嘶声力竭的喊:

    “各位姐们,就是光喝水,我们也能撑上十天半个月,我就不信了,三天时间,我家夫郎总会认下‘男人当自强’,这几个字。

    下学堂回来了,我帮他学。屋子里、院子里,贴满这些字,让他出出进进看着认,我就不信了,还学不会。”

    “大罗姐,你这个办法好!我也回去试着去做,我们一定要等到他们识一些字了,再进去吃放。”

    反正,我是誓不再吃豆子猪食!

    我~也一样。

    我,也是!

    颜芸没办法,头一挥,这些夫郎分别进了这十二书坊,这些后宫嫔妃们开始了教学生涯!

    那一声——先生好!听起来真开心!

    在颜成坊的后水榭池旁,一群夫郎、男宠,此刻正在上演一种从头到脚的蜕变——

    他们一个个跳入了水中。洗净脂粉,游上了岸边,坐在岸边的大石头上。他们解下女人的发饰,散开长发,在太阳下晾晒。

    这个晒男石会不会有特殊的功效,能让他们回归男儿本色?将女人所谓的尊贵还给女人们,自己做个真正的男人就好,贱名慢慢的去消除。

    他们这种操作真是出人意料。不过,这正是鸣竹他们想要得到的效果,没想到这效果出奇的好。

    鸣竹惊喜的说道:

    “对!效果出奇的好!

    在后宫,为了掀起一股男人风,我们可是煞费苦心,设计了一场面试比赛。

    而这里只需我晓之以理,动之以情,就能激起他们恢复原貌,找回男人自信的决心,一个个跳进池水中想要洗刷耻辱。”

    鸣竹凝望着前方,嘴角撤出一个漂亮的弧度,没有抵达眼底的笑容转瞬即逝。看着他这个样子,大凤女就知道他又有了妙招。

    果然,听鸣竹说道:

    “今天真是不虚此行!接下来就有好戏看了。我们就带着这群洗心革面,重新做人的男人夫郎,去正堂,参加她们的赏花节。”

    今天的太阳也真是给力,一会儿他们就晒干了身上的衣服,头发也干透了。

    他们互帮互助,把额前额后的头发全部束扎起来,竖在头顶成为简单飘逸的束髻冠。

    鸣竹取下自己青色长袍上的红色腰带,命人取来了剪刀。然后将腰带用剪刀剪成一一根根飘带,扎在在他们头顶的小冠上。

    统一的红飘带,鲜艳夺目,迎风飞扬,好像是他们心底燃烧的那团男人火。

    这样的发饰,仿佛就是他们告别女装,迎接自己的标志。这根红飘带,给了他们新的身份,让他们加入了新的组织。

    看到他们用英姿焕发的新姿态,仿佛要迈进充满希望的新生活,这个时候,鸣竹说:

    “看看你们头顶的红飘带,这就是你们加入大男人坊的证据。有这根红飘带,你们要坚信,和这个女权残酷制度相抵抗的不是你一个人,而是我们大男人坊千千万万的男人们,携手在一起。

    我们要大干一场,在这个女人为尊的世界里,搅起一股男人风搅雪。

    我坚信,只要我们在这个国家的上层社会先掀起一股男人风,下面被残酷剥削、折磨的男人们也会纷纷加入,以后见到红飘带的男人,就是我们大男人坊的革命者,我们就是要起来推翻这个残酷的社会制度,解放**。

    消除歧视和不不平等的对待,争取建立一个男女平等的新国家。

    今天,就是检验我们大男人坊的时候,我们要以大男人坊男人的身份进入正堂参加活动。而不是躲在后院的一角,可怜巴巴的装女人。

    这红色飘带,就是坊证,你们以后可以扎在头顶上,表示你们是告别贱男人,想要争取男权的大男人了。”

    大凤女看到这个热血澎湃、斗志昂扬的场景,激动的连说话都带着颤音。她颤颤巍巍的对鸣竹说:

    “就这样带着他们冲出去吗?”

    鸣竹坚定的朝她点点头,然后对着大家说:“兄弟们跟着我,冲出去!去践踏这个社会不平等的制度、规则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凤宝宝带着自强回了回到长廊,看到他们这一副不顾命的往出冲的场景,惊叹地问:

    “额父,刚才那些女人装束的夫郎去了哪里了?怎么女人的衣服扔了一地?你从哪里召集起来这些男人?”

    鸣竹答道:

    “这些男人就是之前的那些男人,这不是还要归功于你吗?”

    粉团惊喜的说道:

    “哇!脱掉了女装的他们,就是破壳而出的公鸡呀,还是那种战斗力极强的斗鸡。”

    粉团子转而又摇摇头,拦住了额父他们的队伍,话语掷地有声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样匆匆忙忙、气势汹汹而去,是不行的。记得额父给我讲过呆若木鸡的故事。”

    呆若木鸡,这孩子想到的这个成语,真是妙极了。不如考考她,怎么才能让他们呆若木鸡?

    “粉团子,你说的非常有道理,这样的他们,去了大堂,见到那些已经跪惯了的女人,一定又会在她们的威严下举手投降,对她们的气势所折服。

    既然你能想到这个漏洞,那你怎么能让他们在短时间内就训练的呆若木鸡。”

    凤宝宝站上了长廊的座椅上,然后让他们这些男人都先坐下来,听自己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