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,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!

第一百三十二章 大夫郎买小夫郎

    这些妻主真会玩?玩到了太女额父面前,也就能彻底玩完了。(Wap.K6uk.coM看啦又看手机版)一听他说这些夫郎也不用你们抓阄了,他全要了。被邪恶占据多年的妻主们听了大眼瞪小眼,她们不识时务的偷偷议论着:

    这位太女额父,他喜欢的是男人啊!

    真是没有想到,男人还能如此喜欢男人,难道他长了一颗女儿心??

    这话儿要是被鸣竹听到,肯定会说:这位女人,你的眼睛真是毒,连我的枕边人女皇都不知道的内情,你却是一针见血的指出了,没错,我的灵魂是被一位女人占据着,不就是长了女儿心吗?

    只听她们还在悄悄谈论着:

    我们从来就没有人敢玩这票大的,我们从来都是抓一个号,没想到他今天把所有的号都抓在手里了,想想,今晚肯定得挑花了眼,这个看着也好,那个看着也养眼。

    最主要的是,还没有试用期,一下子都买下了,成了自己的夫郎。

    那这是不是叫做夫郎买夫郎?

    买这么多贱男人有什么用?这是要比一比,谁更贱吗?

    呵呵......想想都觉得可笑。

    唉~我们今日损失大了!

    唉,我们上流社会的美夫郎全都流到了他的手里。

    对,他把我们的男人尖儿都掐走了。

    你说,我们今天能领出来的不都是姿色过人的吗?

    这下我们痛失了这么多的美男子。

    不要看我们一个坊只丢了一个美人尖,合起来就损失大了。

    鸣竹再走出正堂之时,转过身对颜成坊坊主说:

    “麻烦颜成坊主将这个凤塌归还于女皇!”

    鸣竹带领着那些呆若木鸡夫郎走了出去。一走出去,颜成坊坊主就遭到其他人的围攻:

    颜坊主,平时见你挺机灵的,射花盆的事已经令他怒不可遏了,他问你还有什么节目,你不会说没其他节目了,这是最后一个了!

    对啊,颜坊主我们将夫郎大洗牌的事,你怎么能说出来啊?

    一说出来,我们还能有什么好果子吃?

    那个时候,我真想拿线把你的嘴给缝上。

    颜坊主,关键时候,你的舌头不会打结吗?

    哎~我今天看上了玉坊主的夫郎,他长得花容月貌,又健硕无比的,可惜了,以后都没有机会了。

    谁让我们,平时都像炫耀、比赛似的,非要把最帅的、最美的夫郎领出来,看损失大了吧?

    听着她们七嘴八舌的议论着,颜坊主诉苦道:

    “你们站着说话不嫌腰疼?不让我说实话,我敢撒谎吗?

    你们没见女皇的凤塌就是当堂吗?对着他撒谎,就是欺君之罪啊!

    再说了,你看他把我们的夫郎短短的时间,打造成什么样子了?

    他那么有能耐,我怕啊!”

    一说到那些夫郎的变化,她们终于放过了对颜成坊的埋怨,又讨论开了:

    中蛊,一定是中蛊!这太女额父一定妖法邪术,让那些贱男人像换了一个人似的。

    对啊!肯定是中蛊了。你想,我们女人的衣服可以脱掉,妆容可以洗了,但是他们骨子里的奴性,怎么能说没就没了呢?

    对啊!他们跪惯我们的腿,见到我们那一刻,就应该打弯了,准备下跪了,可是今天腿挺得直直的。

    哎呀,何止是腿,那腰板挺得可直了。还有他们的头颅,好是硬气,何时抬得这么高过。

    对啊,他们一生下来,就必须垂手躬身站立。

    他们的眼睛更可怕,目中无人啊!他们根本不把我们女人当回事,谁给他们的底气?

    还能有谁?太女额父啊!都成了他的人了,当然就不用巴结讨好我们了,也不用低三下四了。

    有一个女人色眯眯的声调,又引发了另一场讨论:

    你们说~这些特有姿色、特有味道的夫郎,被他带回宫,会怎么尝鲜?

    还能怎样?打扮漂亮,献给女皇啊!感谢女皇给他送来了凤塌,给足了面子与荣耀啊!

    瞧你说的,我们的夫郎个个美貌,他都不留下来一两个自己享用?

    等着,我抽空给咱们打听去,我一个亲戚就是女皇的女官,看看他们是如何分享这些美男的?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她们说长论短,都没有绕开五尺见方的床榻之事,也就这么一点本领、一点胸襟、一点格局了!

    真是甲之蜜糖,乙之砒霜!她们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。

    终有一日,也许鸣竹会让她们瞧见自己的夫郎也有参与朝政、打理生意、建功立业的那一天。这个让她们打脸的一天,真想早点来到啊!

    鸣竹他们带着这些呆若木鸡夫郎们,又回到了后院的花园长廊处。那里有几个伤病人,正在等着他处理。

    在他救治伤员的过时候,他吩咐那些木头夫郎们:要习惯这种直着腿走路和仰着脖子走路的方法,去那边的空地上再走走,体会一下这些男人样子的动作要领,等一会儿自己要给他们拆了石膏。

    拆了之后,他们还要保持这种姿势,要是保持不好,要是膝盖爱打弯,爱下跪,或者低眉顺眼,他就退回原坊。

    那些夫郎听了,一个个打起精神,练着走路和姿态。

    每个人都给自己打着气:

    我终于逃出了女人的魔掌,我终于不用被她们卖来卖去的出mai身体。

    我一定要按照大坊主说的抬头挺胸,要有男子汉的样子,要有傲骨。

    一定不能动不动就跪倒,不能动不动就磕头。

    等我拆了这硬邦邦的东西,我也能这样有男子汉的威严。

    参加完这一个恶心加变态的赏花节,他们心有余悸地踏上了回程的马车。

    大凤女看到鸣竹情绪低落,心情不好。她掀起车帘向外瞧了瞧,发现这不是回宫的道路。

    “我们这是要去哪儿?”

    鸣竹淡淡的回到:

    “去我们大男人坊的根据地。”

    你每天不冒新词,你就不能显示你的聪明吗?每到这个时候,大凤女总是很抓狂。自己不懂的眼前的这个小孩子都懂,难道自己一个大人反而不如小孩子了?

    但是她不得不弱弱的发问:

    “根据地是什么意思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