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,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!

第一百三十四章 碍事的小灯泡不打烊

    窗外的田地里,确实是几百年来难得一见的奇异景象。(wap.K6uk.com看啦又看手机版)这个国家几百年来,女人高高在上,拥有绝对的管理权、支配权、决断权。她们永远是动动嘴皮子,下下命令,就能主宰他人命运,乃至夺人性命!何时见过她们动动身子,进行过体力劳动?

    他们二人佩服感慨的说,奇异,美好,奇异又美好!

    鸣竹把赏花节上加入大男人坊的五六十个夫郎,安置在了玉润凤子的西郊封地。

    这只是暂时的打算,随后他的大男人坊要在京城全面扎根落足,这些夫郎们就会派上用场。

    安置好了他们,他们三人又登上了马车,一路颠簸回宫。鸣竹看到小家伙在自己的带领下,整天是东奔西跑的,跟个疲惫不堪、焦头烂额的小可怜似的。

    这会儿,她看起来已经是累到趴在自己怀里就能睡着的程度。可是,眼皮一直闭闭合合,就是不肯老实睡去。

    这个小家伙,再累都不忘自己身上肩负的责任,真是一个善良负责的好孩子,鸣竹疼惜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鸣竹小声对大凤女说:

    “看吧!真是一个有责任心的孩子,把自己小灯泡的职责深埋心间,再累都不老实睡!”

    “是啊,这个孩子真是个诚实的孩子!”

    嗡嗡~小蚊子的声音响起:

    “你们~不要以为我会累的睡着了,你们就能做什么小动作,有我在~确保额父、大姨母、母皇三人不为爱情反目成仇!”

    瞧瞧,这小脑袋里都装了一些什么可怕的念头,鸣竹、大凤女均被她的话震撼到了。

    鸣竹将小太女交到大凤女的怀里,说:

    “凤宝宝,额父去马车外边,和雪地一起驾车,你就可以放心的眯一眼了,你这个小灯泡也该歇歇了!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的粉团子,闭上眼睛就睡着了,传来了均匀的呼吸声。

    坐在马车外面的鸣竹,吹着清凉的夜风,感觉特别舒服,他想到:

    酒楼的生意在新规定下,也是如火如荼,食客如织。而且都是妻主带夫郎一起就餐,这幸福又美好的画面,看似一切都按照自己预想的计划来了。

    就是~这些夫郎虽然都拿到了宣传他们大男人坊思想的绣品,可是不识字,是个大难题!不知道,他们今天采取的新措施奏效了没有?

    在这个月明星稀的夜里,鸣竹的心一刻不得闲,他一直在思索着目前大男人坊的处境。

    今夜去了一趟西郊封地,那里的困境有所改善,那些孕男有些已经分娩,正在玉润凤子那里坐月子,有些还在待产,新生儿的啼哭声,给那座府邸增添了生机,他那里热热闹闹的,又让人心酸不已。

    那些男人们,还在受苦当中,大多数妻主能把他们当人看待了,虽然不够尊重,总是在朝着好的方向慢慢发展着。

    进了西城门,鸣竹就发现了今晚的异样,三三两两的夫郎边走边兴高采烈的议论着什么,看着是要出城回坊。这么迟了,怎么才出城?

    这些夫郎平日可是不能抛头露面、出门办事的,这会儿这么迟回家,不担心妻主的责罚吗?到底怎么回事?

    吁~嘞~

    鸣竹吩咐雪地停下马车,他要问问是怎么一回事。

    几个夫郎见一辆马车停在了自己的身边,他们也停下了脚步,指着鸣竹,对同伴说:

    “快看,马车上是谪仙酒楼的仙人掌柜!他长得那么明艳动人,即使在这黑暗的夜色里,也是极为抢眼。”

    鸣竹坐在马车上,拱手行礼道:

    “两位小哥,你们这是要出城?”

    又是拱手,又是尊称,被如此优待的两人,不知道该怎么回礼,红着脸,赶紧屈膝道:

    “仙人掌柜,晚上好!我们这么晚是要出城回坊。”

    另一个人高兴得说:

    “仙人掌柜,我们~我们今天上学了!”

    “对!我们太激动了,我们也能上学读书,识字断文了。”

    今天的惊喜——奇异景象真是太多了!没想到,刚进城门就收割了一批惊喜。

    他惊奇地问:

    “你们是哪个坊的?你们的坊主真是思想先进、见识高远、胆识过人、宽宏大量,肯让你们进学堂求学?明天我一定要提着重礼登门拜访,将她这种精神多多宣传发扬出去!”

    那两人听了低头笑说道:

    “仙人掌柜,要谢就谢你自己吧!”

    啊~

    听到马车外的说笑声,粉团子早就醒来了,她和大凤女揭开了马车帘子,想要一探究竟。

    鸣竹惊奇的问:

    “你们说~谢我?怎么会?我今天一整天都在参加一个让人心塞的活动啊!”

    那两人笑着说:

    “肯定得感谢你了!谢谢你让我们有出头露面的机会,也有上学识字的机会。我们以为这一辈子就要当一个睁眼瞎了,没想到我们也要学习文字,那可一直是掌握在女人手里的知识财富啊!”

    看着额父依旧不解的样子,粉团子打了一个哈欠说道:

    “哈~额父,肯定是他们的妻主带他们进去吃饭的时候,颜芸、彩云、彩月教他们识字的呗!对不对啊?”

    两个男人依旧一脸乐开花,他们笑着说:

    “太女殿下,你猜错了。不是酒楼里的人教我们识字,恰恰相反,是酒楼因为我们不识字,而不让妻主进去吃饭。妻主们要想进去吃饭,我们夫郎必须脱掉文盲的帽子才可以。这样一来,我们就被妻主送进了学堂。”

    鸣竹、大凤女恍然大悟,对视了一眼:这不是昨晚颜飞燕为了解决夫郎们文盲问题,想的绝招吗?

    嗯~你们怎么又走私眼神,不行,我得擦亮了眼睛。粉团子使劲揉着朦胧的睡眼。

    太女额父又问:

    “你们的妻主,不反对我们酒楼的新规定吗?”

    “不反对,而且她们说了,就是喝喝水吊着一口气,也不吃平日的食物了,她们要等着我们识字了,再进你们酒楼吃饭呢!”

    这些女人这么痴迷于自己酒楼的食品,即使绝食,也要让夫郎学会字,再去吃美食!真是出乎意料,看来还得再在美食上做文章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