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,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!

第一百三十五章 辣眼又辣心的精神奖赏

    听了这两个夫郎的话,鸣竹他们明白了,原来她们已经被酒楼的美食深深吸引住了,甘当俘虏,看来要开发新食品了,用多多的美食换取男人的权利。(wap.k6uk.com手机阅读)

    若是知道这些女人对自己的食品如此买账,满汉全席、中西合璧咱也会做啊!

    鸣竹他们真是低估了酒楼食品的魅力,他又接着问:

    “二位小哥,你们妻主即使愿意送你们进学堂,还得有学堂愿意要你们啊!看来,你们是成功进学堂了。是哪家学堂如此不迂腐?告诉我,我明天也提着重礼去感谢她!”

    嘻嘻......又听得两位夫郎笑个不止,鸣竹就纳闷了:他们今晚学的第一个字是“笑”字吗?先是边走边笑,这会儿又笑个不止?

    他们看着鸣竹迷惑不解的样子,笑说道:

    “仙人掌柜,你同样~要感谢的人是你哦!”

    啊~这学堂收你们上学,能与我有什么关系?

    “嗳~我就不明白了,我今日一直在颜成坊啊!与我何干?”

    他们俩感激的说:

    “仙人掌柜,你是大男人坊大坊主,可不得感谢你!你们大男人坊真是厉害,酒楼里刚出台了新规矩,就以酒楼为中心,一起开了十二家大男人坊书院,一个书院设立了两名先生呢!

    另一个仙人掌柜说是明天开学,今日没准备好桌椅,可是我们的妻主让我们识字的热情太高了,让我们席地而坐就开始了学习!”

    我的天啊!

    三个人异口同声喊了出来!

    鸣竹对她们一大一小美女说:

    “我们昨晚只讨论了酒楼的新规矩,以解决夫郎文盲的问题。他们今天竟然超长发挥了,还衍生了大男人十二书院?这是谁的注意啊!”

    威武!

    霸气!

    鸣竹胸中似有百万神兵,汹涌澎湃,ji情昂扬!好大的一个手笔,真是惊到了我!

    他们告别了两位夫郎,挥鞭赶马进城。

    看,我们的大男人坊书院——里面还有等光,一些女人等候在外边,耐心的等待,瞧她们那个热情又着急的样子,恨不得将自己的夫郎的头劈开,往里面给灌字呢!

    这些的夫郎在里面虔诚地跟着先生在识字,对学习的这个过程就像膜拜神灵的圣教徒一样热爱、崇拜!

    又一家大男人坊书院,里面书声琅琅,颜蓉的讲解掷地有声,只听他激动的讲着:田字下面一个力气的力是男字,是说我们男人,用双手就能开创一片属于自己的田地,拥有幸福的生活。男:男性。男人。男孩。男女平等。

    那些夫郎一遍遍的跟读着:上田下力是男字——男性。男人。男孩。男女平等。

    大凤女指着不远处的酒楼,高兴的对鸣竹说:

    “看,酒楼灯火辉煌,他们怕是等待我们回来,一起祝贺!”

    马车刚一停下,鸣竹第一次忘了马车上还有粉团子在,没有抱出她,就飞奔进了酒楼。

    一楼大厅,颜芸、颜飞燕、彩云他们都在。大凤女抱着粉团子跟着进了一楼大厅。

    鸣竹站在门口激动的问:

    “谁的主意?让我心中想了已久的大男人坊书院就这样悄然无声地拔地而起,好家伙,一口气还开了十二家?”

    大家都指向了颜芸,颜芸终于有嘚瑟的机会了——第一次,不受鸣竹这位伟人的指引,也能做出一件轰轰烈烈的大事来,自己荣光极了!

    鸣竹神情激动的看着颜芸,快速走了过去,咚咚......左右胸脯各来了一个拥抱贴胸,还不够——又来了一个贴面礼。

    这女魂明珠一激动,给他超越了男女、国界,直接上了一个西方的贴面礼。

    啊~

    啊~

    啊——大小三个美女边闭着眼睛,边尖叫。

    这个场面太辣眼了,辣眼又辣心,这心跳的速度再压不住,要跳出心口了。

    其他男人也看得震惊无比!这两个大男人~要干嘛?为啥这么亲昵,又拥又抱还亲上了脸?

    这~鸣竹一个激动不已,就给这个时空空洞里的老古董们的心里投下了一个炸~弹!

    云影已在楼外的夜空现身,随时准备救下即将要**的主子。要不是鸣竹的动作太过出格,吸引了颜飞燕的注意力,凭着颜飞燕的功力,肯定就飞扑出去了,凭你有什么高深的武功,一定会来个——燕子捕风捉影,什么云影,立刻成了她利爪下的猎物。

    可是,此刻的颜飞燕,还在闭着眼尖叫着。

    当事人颜芸愣在那里——石化了,被一个拥抱、贴面礼搞得动弹不了。

    这~你这么热情,你还长得这么醉人,你~这是要我当个罪人啊!我颜芸要是一动心,首先背叛的就是自己的母国!

    嚯嚯......那个皮肤细腻光滑的,就像被握在手里良久的羊脂白玉!

    还想再来一次,我想想,再开个大男人坊按摩店,一开就是十二家,好讨这个男神的开心啊!

    玉润凤子首先镇定了过来,他谈笑风生的样子,温文尔雅,别有一番风味。

    “我说大坊主,我们如实指向了颜芸,若是我们来个搞笑,指向了颜飞燕同志,你也准备这样~那样~的来一遍吗?”

    颜飞燕捂着眼睛,跺脚道:

    “大凤子,好好的提我做什么?要是他也对我来那个,他必须对我负责到底?”

    呜呜......粉团子的糯米哭声响了起来:

    “我这个凤宝宝真是太命苦了!我这个~这个小灯泡,得到处去发亮。一个大姨母还不够,又来了一个颜贵夫,还有......还有想要额父负责到底的燕姐姐!

    我......我这个小灯泡,真是超负荷运转了!

    我......我必须回宫,找母皇要三份工钱!

    哼!等我挣多多的银子,再多雇佣几个小灯泡,看住这个爱惹是生非的美男子额父,还有你们这些爱慕他的男男女女们!”

    粉团子柔柔的手指指向了这三位,唯独没有指向她的舅父——玉润凤子,岂不知,他才是那个她更要防备的一个倾慕者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