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,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!

第一百三十六章 妻主们大玩“借夫郎”游戏

    鸣竹进了酒楼,对颜芸的辣眼又辣心的精神奖赏之后,几人虽然在一个大圆桌子上坐定,但精神奖赏地震造成的余震,在他们几人的心里估计还得震个十天半个月的,这个精神奖赏太出乎意料了。(看啦又看♀手机版wap.k6uk.com)

    引得他们几人,心里还在想着以后自己也出个大招——连开十几个大男人坊什么店。

    鸣竹见几人坐定下来了,继续着奖赏:

    “今日,颜芸他们完成了规定动作,还加了自创动作,让大男人坊书院应运而生、遍地开花。真是有头脑、有作为、有效果!让我想想该怎么再物质奖赏与他?”

    精神奖赏就已经感天动地了,物质奖赏啊?还是算了吧!不如——存账!

    颜芸眨眨眼睛说:

    “大坊主,你对我的物质奖赏先记在你那里。若是,哪天我要是做错事了,造成我们大男人坊的巨大损失的时候,你就从这件功劳里抵消好了。”

    鸣竹严肃的说:

    “不行,这样你就成了没有后顾之忧的放心大胆式的闯祸了,这个不允许。而且,你颜芸,是我的左膀右臂,是万万不能做错事的!”

    万万不能做错事——一个个字重重地敲在了颜芸的心上。

    颜芸一想到将来真相大白的那一刻~就头疼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颜飞燕也不忘邀功请赏:

    “大坊主,冤有头债有主!”

    啊!不,一小心就冒出了江湖用语,这个时候应该怎么说呢?颜飞燕想了想又说:

    “大坊主,若是根据结果,往上追溯原因的话,能促成如此良好效果的,应该是我想出的酒楼新举措。如果没有这个新举措,怎么会让妻主们自愿领着夫郎上学堂?”

    鸣竹听了,兴奋有余地说:

    “赏,一定要赏。刚才给颜芸的精神奖赏,要不要也来一下?”

    不!颜飞燕跳起来拒绝!

    要!要一个!其他人跟着起哄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双颊绯红的颜飞燕转移了话题,她拽着颜芸率先问出了大家的疑问:

    “颜芸,你今天是如何在我昨晚的计策下,又发挥创新建众多书院的?”

    大家一听这话,眼睛都投向了颜芸,都想着肯定是因为夫郎们低贱的惨景,使他不得不开个书院,让他们拥有和女人一样的受教育的权利,谁知——

    “我~说实话吧!当我宣布我们酒楼新规定的时候,那些妻主支持夫郎学习的呼声,让我看到了满街的银子,哗哗哗......在向我涌来,我怎么能不要它们,推向其它学堂呢,况且那些学堂里的人思想觉悟也不高啊!不会收男人进学院的。所以,我就用鸣竹提前看好的铺子,火速开了一家家书院。”

    这个唯利是图的家伙,真是“高尚”他了。

    书院开院后的第二天,学子们学习劲头很高。进入酒楼的客人很少,是寥寥无几的识字夫郎被妻主带着来吃饭。

    到了第三天,进来吃饭的食客慢慢多了起来,鸣竹和颜芸二人在二楼上一直关注着楼下的动态。

    “鸣竹,看那位夫郎,一出了酒楼,就蹲在不远处的树坑旁,好像在呕吐。”

    鸣竹漫不经心的说:

    “他有可能是孕吐!”

    “说起孕吐,怎么不见你吐个天翻地覆的?”

    彩云进来了:

    “大哥,今日进来用餐的夫郎有些反常?”

    “怎么个反常?”

    彩云描述了一番,大致意思是,今天进来用餐的夫郎好像没有多大的胃口,几乎没吃,看着自己的妻主在吃。

    “鸣竹,快看,刚才在那里吐个不止的夫郎,又跟着一个妻主进了酒楼大门。”

    鸣竹猛然醒悟过来: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他根本不是孕吐,也不是彩云描述的食欲不佳,而是他吃了吐,吐了吃,他吃的再装不下了,能有食欲吗?她们这些想进来吃饭的妻主,在跟我们酒楼玩‘借夫郎’的游戏!”

    鸣竹说完,带着二人下了一楼大厅。果然,几个桌子上坐着的夫郎,看着妻主吃得香、吃的欢,而自己不甚动筷子。不是已经吃的很撑了,就是吐得看见食物就犯愁。

    鸣竹走到大厅中央,招呼着店小二们收拾所有桌子,然后一一倒掉她们用的餐食。

    “哎~我还没吃完呢?怎么就收起来了呢?”

    “对啊!你们是怕我们付不起银子吗?”

    一个女人说着,拿出了几大锭银子放在桌子上。

    鸣竹又喊进来门外的十大汉子进来清理场子,这些人被他们一一赶出了酒楼,鸣竹几人也走出了酒楼,气愤的说道:

    “你们这些无恶不作的妻主,还问我怎么就赶你们出来了?我若再让你们吃下去,就成了恶人的帮凶。”

    一个不甘被赶出来的女人问:

    “我们掏钱吃饭,怎么就成了恶人了?”

    鸣竹毫不客气的说:

    “你们~是吃美了!可是,有没有为陪着你们进来一遍遍吃饭的夫郎着想过?

    为了能进酒楼吃饭,你们在跟我们酒楼玩‘借夫郎’的游戏,你们的夫郎不识字,就去借会识字的夫郎,不知道你们是和那家妻主是怎么交易的?

    总之,我是见到了几个夫郎已经进来用了好几遍饭了,吃了吐,吐了又吃,他们是人,不是吃饭机器!你们要撑坏、吐坏他们吗?

    本来识文断字是一种精神财富,现在反而成了残害他们的诱因。

    现在,我宣布:

    我们谪仙酒楼暂时歇业十天,这十天够你们夫郎识字一些字了。

    你们这些妻主也就别动歪歪心思了,回去赶紧支持、督促你们的夫郎求学上进是正经事。你们再来进酒楼吃饭,我们的资格审查会更严,一个夫郎一天只能进来一次。

    还有,我再加一条新规矩进去,十天之后,酒楼再开门,你们进楼用餐,你们的夫郎不仅要识字,你作为妻主还要讲出这句话的意思来。”

    这个~这~

    这些妻主一听,她们几人玩的猫腻被人家发现了,这下得回去老老实实地督促自己的夫郎识字了。

    再不能租识字夫郎来吃饭了,添的新规矩也好接受,他们那些话的意思,都是围绕着提升男人地位说的,只是说说就好说,至于做吗?哼哼,得看老娘的心情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