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,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!

第一百三十八章 凤宝宝亲犯险境

    凤宝宝在母皇、大姨妈的两方相反的要求下,左右为那的时候,她另辟蹊径,想到了更好的解决办法。(看啦又看小说网)这不,她大有不入虎穴,焉得虎子的豪迈,亲犯险地,来到了番馆,准备近距离的解决这个棘手的难题。

    她求助于颜守备,只听一句先要带你飞,话音刚落,颜飞燕就带着她轻轻落到了主屋之上。

    她掀开了瓦片,看到了屋里几个成年男子恭敬的回着话,而主座上坐着一位贵气逼人的十二岁男孩子。他的两侧还站着十个跟他同龄的孩子,他们有着同样的服饰打扮,但是外表瘦弱胆怯,看来是想要鱼目混珠,起到保护太子的作用。

    那几个站着听训的人就是此次联姻使团里的几位负责人,最前面的留着胡子长得黑壮实,又黑又壮实的男人,他正在回话:

    “启禀太子!玉颜国现在最尊贵的女人就是女皇的姐姐大凤女,而且她容颜俊美,行事大方,气度非凡,胸襟广阔,实在是太子良配啊!

    我们奉皇上圣命,此次出行的主要目的就是能够选取她做您的正妻太子妃。您要看她的画像吗?”

    这位大人说着就展开了手里的画卷,赫然出现在纸上的是一位玉树临风、翩翩美少年。

    这位小太子瞟了一眼,不悦的说道:

    “你给本太子选的是一位男人吗?本太子是不是此刻就可以治你一个渎职之罪?”

    这位大人吓的跪了下来,求禀道:

    “尊贵的太子,这位看起来像是翩翩美少年的人,恰是大凤女本人啊!只因她太过俊俏了,出行多有不便,会引来众多男人的追看,故喜扮男人,平常总爱穿男装。”

    粉团子心想:大姨母若是听到这位大臣的说辞,一定会乐开花,在他的嘴里,大姨母就跟天仙似的。

    这位严肃的太子,小小的年龄,却有强大的气场。

    “这么多的说辞,真是罗嗦。选大凤女是父皇的意思吧?若是按照父皇的意思来,本太子何必出这么一趟远门?若是大凤女果然娇贵出色,就按你们的来。

    若是有本太子心仪的女人,就绝不会让这个大凤女中选。”

    “回禀太子,黄昏时候他们在皇宫为我们设宴,接风洗尘。今天还有多半天的时间,您可以在番馆里等候,歇息!”

    这位太子不悦的说道:

    “病怏怏的猫才会窝在屋里休息,我可是雄壮威猛的老虎,今天我要出去逛逛,探一探这个国家的底。

    这样一个弱女人坐镇的国家,还能与我们雄性主宰的勇猛之国鼎立几百年之久,真是我们男人的屈辱。

    一日不灭这个国,就一日不能拔除我的眼中钉、肉中刺,哼!看我将来如何挥师南下,所向披靡的雄性又如何席卷三国,届时一定会兵临他国城下,踏破他国城池,鱼肉他国百姓。

    你们不必跟随!人多倒惹人注目。我带着他们这两个陪练就行。若有意外情况,倒是一个可以练练拳脚功夫的机会。

    可惜,这个国家能上街的全是女人。”

    那位大臣面带忧色,连忙进言道:

    “太子殿下,可是不能小瞧了这玉颜国的女人,能统治几百年,与我们大须眉国抗衡至今,必有过人之处。说不上就会使用什么圈套啊,陷阱啊等阴险手法,您可是不能掉以轻心!不要第一次来一趟玉颜国,就被这里的女人给算计了。”

    这个大臣可真是个预言家啊!凤宝宝在心里称赞着他,一定不负你所望,让你一语成谶。

    燕子压低声音问:

    “粉团子,记住了吗?那个太子古铜色的圆脸上,眼睛像铜铃一般大,眉宇之间有一枚黑痣。”

    “记住了,燕子姐姐,你放我下去吧!”

    独尊狐带着两名小侍卫,跨出了番馆大门,街上的情形,立马打了他的脸。

    “太子,你刚才说能上街的全是女人,可是你看看,男人女人几乎都占了一半。”

    他闷哼的说:

    “说了多少遍了,叫少爷,再叫太子,将你的舌头割下来喂狗。”

    这位太子看到街上的情形也是也非常疑惑,他喃喃自语:

    “父皇说了多少遍了,玉颜国只有女人能够出门办事,他们的男子全部被拴在了锅台上。谁知道街道上男人竟也这么多!”

    另一名善于观察的小侍卫,看出了门道,他说:

    “少爷,你看!那些男人出门办事,也不围观摊子,也不购买物品,也不进店采买。这四面八方街道上的男人,好像都被女人领着在前面的大男人坊学院门前排队。”

    太子也观察到了这个情形,他说:

    “就是这个大男人坊在搞鬼,这些书院到底有什么吸引力?能让深窝在坊里的男人都能出来,而且都由女人领着出来学习见世面。”

    太子等人正在街道旁边观看这个奇异景象的时候,三个黑衣人骑着马,飞驰而过,在经过他们的时候忽~忽~起,一人捞上了一个男孩打马就跑。

    等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,马儿已经跑出了好远。

    敢劫持本太子,你是活得不耐烦了。独尊狐拳打脚踢了几下,就被黑衣人点了哑穴动不了。

    三个人被劫匪带到了,东郊外的小山岗上,进入了一座山寨。他们被三个劫匪蒙上了眼睛,推推搡搡的带进了一座屋子。

    他们的胳膊被反绑起来,绑在了房间的柱子上。之后,眼睛蒙上的黑布才被去掉。

    这位太子扯着嗓子喊:

    “放我出去!你们知道我是谁吗?”

    喊了几嗓子之后,外面毫无动静。一个小侍卫说:

    “主子你就省省力气吧,要逃走我们得自己想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办法?真是没有料到这个国家还有如此厉害的绑匪。只听说这个国家女人心齐,社会治安好。夜不闭户,路不拾遗,原来都是假象。”

    一两个时辰过去了,仍然没有来人。他们就被放在这个屋子里没人理会了,那两个小侍卫说:

    “这绑匪绑了我们,是为了钱还是为了什么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