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,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!

第一百四十二章 女子本弱,为母则刚

    鸣竹的母亲念飞坊主,在打听到罗刹女的仇人之后,想着来个当场抓获,以揪出陷害儿子鸣竹的幕后黑手,确保儿子再不受奸人陷害。(wap.k6uk.com看啦又看手机版)一个母亲为了孩子可以付出生命的代价,早已将自我安危置之度外。

    她带着秀子行色匆匆,已于出发后的第二日黄昏赶到了臻道郡,这个地方是木器加工为主,大大小小的木器加工坊,集中矗立在臻道郡官府驻地的街道两边。

    她在赶赴的路途中,栉风沐雨时,脑海里想的都是成年后儿子的模样、状况与成就。她一直想不通的是在那次守备府大堂上,他怎么毫无感知母亲的存在。即使自己毁容了,样貌大变。可是那双炽热的眼睛,还有儿子儿时记忆中母亲的声音没变啊,他为什么对自己没有一点关注。

    是儿子发生了什么不测,失去了记忆?还是他想和我这个所谓的罪臣划清界限,害怕影响到自己的前途与恩宠......算了,算了,不管是什么吧?只要儿子还活着就好,只要自己能保护儿子,为儿子做点什么就好!

    念飞坊主带着秀子一踏进这个木城,空气中漂浮着木头的香味,还要四处飞扬的木屑、木粉。

    “坊主,这里到处都是木器打造坊,我们要找的巧夺天工木艺坊,还没有见到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急,我们先打听一下!”

    经过询问,这个巧夺天工木艺坊在城郊南山脚下那片木屋里,只有几里路的路程。

    她们二人使用轻功,很快就走到了南山脚下。

    “大坊主,这里真美!你看,山脚下的那几排木屋前的草地上,盛开着各色鲜花。再往前走,就是清浅的一条小河环绕着小木屋向前流淌而去。

    青山、绿水环绕其间,住在这里的人们真是幸福!”

    “秀子,解决了这些纷扰的尘事,我们念飞坊也找一处这样有山有水的地方住下来,就是到了仙境了。”

    秀子想到了未来,调皮地说:

    “到时候,恐怕就由不得您了,太女要是知道了您的存在,一定会把您请进皇宫的。让您畅享天伦之乐!”

    “到时候,到时候我就领着你们悄悄来到这里,隐姓埋名,过着开门见山见水见花的美好生活。”

    她们二人就顺着河边漫步,引来了下工回坊的人注目。这里的人对山外来客总是热情好客,主动上前攀谈,得知她们是游玩到此,并无特别事宜。

    等他们走远之后,秀子问道:

    “坊主,我们为什么不顺便打听一下罗刹女的那两位仇敌呢?”

    “秀子,我们来这里的目的谁也不能告诉。他们这二十年躲着罗刹女的追杀,已经精疲力竭,成了惊弓之鸟。若是知道有人打听他们,定会消失不见。”

    “坊主,现在他们的名字,应该是更名之后的吧?那我们要怎么知道他们是不是罗刹女的仇敌?”

    坊主抬头看着暮色已浓,说道:

    “黑夜里一家家寻访!”说完她指了指屋顶。

    有凤来仪大殿之上,及时赶来的小太女,巧妙化解了联姻使臣座位的无理要求。太上皇意味深长的看着她:

    这个小太女聪明是够聪明,漂亮也够漂亮,作为太女的尊贵之气还可以。就是~不够威严,在女尊女权传统国本的继承上有所亏欠。不~纯粹是零基础。

    这方面,孤以后要多制造机会,让她和玉顺成为好朋友,在言谈举止、思想见解上多多影响、感染这个小太女,好将玉顺的女权的霸气、女尊的傲气耳濡目染地薰陶一番,也不至于老是仁心善意地丢皇家太女的脸。

    孤的女儿为了一个贱男人已经丢够了皇家的脸面,这个粉妆玉砌的粉团子再不能重蹈覆辙了。

    可恨的是她还跟着她那个反动派额父,整天做着反对传统、祸国殃民的恶事。

    哼!等把这些使臣送回了国,腾出手来,就要收拾这父女俩。否则,这个国家真的就像右丞相他们说的那样~国将不国了。

    太上太上皇用复杂又恶狠的眼神看着小太女。

    咦~瞧母皇那能杀人的眼神,她就那样恶狠狠的看着我的小太女,那里像一个慈祥的祖母形象啊?恨不得能剜小太女的一块肉下来,真是令人难以费解,就在刚才我的小太女还为朕解了围呢,这又是为哪般呀?

    你的额父呢?

    女皇瞧完了自己的母皇,又用询问的眼神看向小太女,小太女满脸无辜的直摇头,好似在说:粉团子不知道呀。

    就在一度冷场的时候,大殿门口的女官,用清脆的声音喊到:太女额父驾到!

    只见鸣竹着一身绛紫色长袍,潇洒多姿、从容不迫跨进了大殿,并没有走向朝他投来炙热眼光、翘首企盼的女皇,就停在了门口没有动,他双手举高朝右~啪啪啪的击了几下掌。

    只见两行女人各端着一个盘子走了进来,这些女人穿着统一的服装,一身白色长裙,一根红色腰带束在腰间,尽显清秀之色。盘子端的高低一样,动作一样,整齐划一,就像一个人一样。她们弱风扶柳般鱼贯而入,随之带进来的是浓浓的香味。

    这些女人看到了这些瘦弱、纤细的女人,只撇嘴:我们国家以健硕、彪悍为美,派出这些麻杆女人干吗?真是丢人现眼!不过,这端的是什么啊?闻着够香。唯一缺陷就是这些女人太弱......

    这些肥硕女人鄙夷不止!

    这还没有到头儿,到底带了多少女人来?人们都朝着门口张望。

    进来了,又进来一个。

    还在往近走!

    最先进来的那些女人,走到东西两边最里面的一排,从最后一桌起,挨着放盘子,一直到前面几乎都快放满的时候,那些女人还在往进走。

    鸣竹接过来两个盘子,端在手里一步一步上了凤塌台阶,一个盘子放在了太上皇的面前,一个盘子放在了女皇面前。

    小太女站起来,高兴的拍着手说:

    “美食要自己端着吃才香。”

    说完她就自己跑下去,从一个女人手里接过了盘子,小心翼翼的端到了自己的座位上。

    大家对这番神操作,还没反应过来,鼻尖已经被这盘子里食物的香气重重袭击了。

    这世上怎么有这么香的食物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