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,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!

第一百四十三章 鸣竹迎使宴会大放卖

    有凤来仪大殿之上,人们都在纳闷怎么会有这么香的食物?闻着都让人流口水!

    红配绿!这颜色也真是配的鲜艳。(手机阅读请访问wap.k6uk.com)

    这形状也好,一个个小仙桃样的食品就摆放在眼前,做的真好,真想在红艳艳的桃尖上咬一口。

    看着大家如此专注的看着、闻着端上来的食物,有些还收不住哈喇子,随时准备动手动口,这场景~打了女皇一个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这鸣竹,做事总是出人意料,你来这一招提前和朕商量一下也好啊!让朕好有个思想准备啊!

    这~你~搞什么搞?把朕接待使臣的迎宴会,搞成了你们酒楼的宣传会?

    女皇一而再,再而三的向他投去质问的眼神,鸣竹就是不接招。

    后面进来的有十几个女人在她身后站定两排,他站在大殿中间发言了。

    “各位使臣,不辞辛劳,远道而来。在下~太女额父,特献上美食两道,以慰你们远道疲乏。

    各位皇亲贵胄、各坊坊主、大臣们,你们平日公务繁忙,难得踏上我谪仙酒楼一品美食,今特带到大殿,供你们品尝一番。

    这运输费嘛就算了,本钱还是要付的,一碗长寿细面一两银子,十个白面仙桃,五两银子。

    像你们平时去我们酒楼吃饭,得排上两三个时辰的长队才能吃上。

    我们现在的谪仙酒楼,你们应该有所耳闻,从早到晚都排着长龙,而且都是妻主带着夫郎一起来吃饭,而且,夫郎还得识文断字,有一定的知识储备。

    今天,你们就免去了排队之苦,免去了资格审查,人者有份敞开的吃!

    请大家吃完的时候就把银子放在桌子上,我们的人来收。若是今天没有带来碎银子,你们头上的金钗、手上的玉镯、胸前的金锁、玉佩等等都可以用来抵账。

    多余的我将折成饭票发给你们,你们日后再来品尝。还有,你看到我后面还有两排人,手上端的还是美食,有谁一碗不够可以吃两碗,两碗不够吃三碗,总之可以放开肚皮的吃,我们谪仙酒楼今天停止对外营业,专门供的就是这次迎使宴会上的美食。

    大家恐怕都是第一次吃到这么美味的东西?而且我们谪仙酒楼开发的新食品,是不会有一个豆子上桌的。

    我们的美食口感好,营养好,吸收好,吃进对肚子对胃又好。”

    他特意看了看太上皇及年长的几位坊主,一字一顿的说:

    “尤其是老年人吃着软绵绵的仙桃和细如发丝的面条非常舒服。你们边吃边听我说,不然的话面条会坨了,就不劲道了。

    今天我们谪仙酒楼借此盛会,宣传一下我们酒楼的新食品,希望使者们将你们对谪仙酒楼的美誉,带到沿途各地方,让更多的人知道我玉颜言国谪仙酒楼有‘人间难得,只应天上有’的仙人美食。

    他国番邦之人来我酒楼品尝美食,远道而来,我们只收取十分之一的成本费。”

    还有这番操作?这美食看着都香,这女皇的男宠更是娇艳欲滴,啧啧......

    大家都震惊在太女额父的一番神操作中,一个女人率先发声了:

    “这个碗真是小巧玲珑啊!真是和了我们玉颜国所有物体的小巧特点。这两碗、三碗的怎么够?我生来就饭量大,估计得吃个八碗、十碗的。”

    鸣竹听了她这个大肚皮、大饭量的话,心里突然浮现了一句话:一杯为品,两杯是解渴的蠢货,三杯便是饮驴了。套用我的美食上,就是:一碗为品,两碗是解饿的蠢货,三碗便是喂猪了。

    怎么办?这样的食物的确没有见过。会不会有诈啊!

    三位使臣用眼神交流不止。

    哦?真是多疑使臣们,这男人吧应该是豪迈直爽的居多,看起来非也。

    他们有所疑惑属正常,在这份美食的面前,所有的人都甘愿被俘虏!朕先吃给你们看。

    看女皇都吃得津津有味,好像十分享受的样子!

    接待使臣的饭可不是闹着玩的一定是经过严格的检查。

    我们放心大胆的吃吧!

    吃一口,再吃一口。呀~怎么会有这么美味的食品?!

    我们国家传统的食物永远都是煮豆子,蒸豆子,烩豆子。他们国家却开发出了如此美味的食品,真是了不起的国家,了不起的太女额父!这三位使臣边吃边给鸣竹点着赞。

    再看那些皇亲贵胄、各坊坊主、大臣们,她们中有些人早已领略到这美食的仙味,多数人还是第一次品尝。

    吃完一碗怎么够?

    还没有品尝够那个味道!

    我要吃!

    我要吃,我还要吃!

    老娘我身上带的是钱。

    她们也不顾自己的身份了,朝鸣竹喊:

    掌柜的,我还要一碗。

    我也要一碗。

    这里,我还要一碗。

    ·······

    这按照宫里的规矩、礼数,他们应该尊称他为太女额父啊!怎么喊起了掌柜?你们把朕的大殿当成了酒楼了吗?这还有外使在场,成何体统啊!

    女皇紧锁眉头,不悦的看着受邀而来的皇亲贵胄、各坊坊主、大臣们。

    鸣竹在皇宫里大卖美食的时候,他的母亲在几千公里外的臻道郡巧夺天工木艺坊的几排木屋子上,正在排查罗刹女的仇人。

    “坊主,我们排查完了这里所有的房子,都没有我们找的人。若是二十几年前就开始了逃离生活,这两人应该是四十几岁的人了,我们排查过的都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秀子,有一间屋子里没人,主人还没有回来,或许就是我们要找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坊主,看远处的河边,有两个人过来了!”

    他们越走越近,能看清一点了,一对中年男女。她们一跃到附近的树上,隐身,看他们一点点走近,同时,传来了他们的说话声:

    “青山哥,你说我们走散的那对儿女,还活在人世间吗?”

    青山~她们二人紧张的对视一眼,名字相投!

    那位青山手抚着妻主的肩头说:

    “四娘,他们一定还活在世上,女孩子还好说一点,要是哪个坊收留了,会增加一口人的田地,我们的儿子就不好说了,贱男没有活路啊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