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,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!

第一百四十四章 争仙食,送出坊传宝贝

    四娘听了夫郎的话,脸上半是喜悦,半是忧愁;半是火焰,半是海水。(wap.k6uk.com看啦又看手机版)最后,还是满怀希望的说:

    “青山哥,儿子他是贱,可是长得像我——俊俏啊!你不是说过我是你见过的最美的女人吗?我们的儿子就凭那份姿色,也会有坊收留的,将来嫁出去,还能得一笔聘礼。”

    青山听到这,呵呵一笑,说:

    “你当然是最美的女人了!我们一起从小长大,母亲知晓我的心意,却贪恋人家罗刹女坊的富足,多拿了人家的银子,硬生生的将我们给拆散了。

    但是,终究是没拆散我们的心,我们还是在一起,即使她找到了我们,用她的银针要了我们的命,我们一起走过了二十年的恩恩爱爱、风风雨雨,也能含笑九泉了。”

    四娘止住了脚步,停下来,盯着青山的眼睛,像是大彻大悟般说道:

    “对,青山哥,我们逃了一辈子,爱了一辈子,也怕了一辈子。像你这么一说,我们活够了,只是孩子们还没有找到!”

    青山用手拂去了她头发上粘的的木屑,疼爱的说:

    “一定会找到他们的,就是在这个地方和他们走散的,我们最后选择了在这里等,就一定能等得到,他们长大成人了,一定会找到这里来的。

    还有,给你说了多少次了,不用每天来山上帮我伐木,会被那些妻主嘲笑的,笑话你疼爱贱人夫郎,不符合玉颜国的规矩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管,我只知道每天陪着你,在山上度过四季。我们一起吹着山风,采着野花,听着林子里鸟儿的欢唱,比什么都开心。别人的讥讽、嘲笑,跟我们的快乐相比,不值得一提。”

    念飞坊主和秀子看到二人情深义重的样子,眼眶发热,深受感动,一直目送着二人进了那座黑暗的房子。

    有凤来仪的迎使宴会上,那些尊贵的女人们,开始了~不顾体面:

    我要一碗。

    这里,我也要一碗。

    ·······

    说着一个女人腾地站起来,拔下了头上的玉钗、金簪子,所有的玉钗都拔了下来,叮叮当当放在盘子里。

    此刻,她的长头发全部散落下来,跟个披头散发的女鬼差不多。

    好,你够狠,我来个更狠的。另一个女人脱掉了绣花裙,又脱下了里面的金丝蝉护甲,放在桌子上说:

    “我这个金丝蝉护甲祖传了三百多年,今天就为了吃上这口仙人面,我把它放在盘子里折成饭票。”

    好,实在够狠,我来个更狠的。一个女人脱下了靴子,用刀子从靴子面上抠下来十几个夜明珠放在桌子上,说:

    “我们坊这个夜明珠靴子也是传了几百年了,走夜路自带光亮。只要我能吃上仙人桃,今天我把它们统统送给掌柜的,折成饭票我慢慢去吃。”

    我的天,瞧瞧她们,在外国使臣面前宽衣解带,拆头发,脱靴子,全然不顾自己的形象,我玉颜国的脸都被她们丢尽了。

    女皇手胳膊肘撑在桌子上,按着太阳穴,直感头疼的厉害。

    使臣可无心看笑话,他们心里有另一番计较:我们也要再添饭,奈何我们是使臣,是客人,不能主动的去要。

    铁心旁边的一位大臣悄悄耳语道:

    “大人您看,这些皇亲贵胄、各坊坊主、大臣们,公然在女皇的面前行贿——大买特买太女额父的美食,这是要讨女皇的开心吗?”

    铁心听了摇摇头,也耳语回道:

    “我看~未必!你看她们争相献宝买美食的时候,喊的是~掌柜的,可不是太女额父,就像身在酒楼里用餐一样。可见,是真正的被美食俘获了,并非是出自讨好。”

    那人悄悄的说:

    “大人分析的有道理,在下觉得这个美食做法,若是我们此番讨得了,就算给此次出使立了一大功了!”

    铁心说:

    “对!我们见机行事。”

    这三位大臣又用期盼的眼睛盯着这位太女额父,看他能否知晓他们的心意,也给他们再添一碗面。

    三个使臣计定之后,就直瞪瞪的看着太女额父。

    鸣竹身后站着的这些女人,为刚才要添饭的那些人一一端上了盘子。眼看,就剩下一个女人手里的盘子了。

    一个人站起来说:“谁都不要跟我抢,那碗饭是我的。”

    另一个人腾的站起来,走上去,边走边解下自己的玉佩,说道:

    “这个玉佩价值连城,这碗仙人面我先定了。”

    先前那个人急了,撸起袖子又从脖子上取下了金吊坠,一咕噜放在盘子里,手握着盘子就是不放。

    两个人就这样拉着盘子都不放手,还争吵着说这个饭是自己先定的,她们两个女人卯足了在争一碗饭。

    女皇看到她们失礼失仪至此,啪的一声拍了一下玉案。鸣竹走过去说:

    “不用争,不用吵!外面还有好多盘子。”

    只见他啪啪啪的击了几下掌,有二十几个女人又端着盘子鱼贯而入。

    “说了会满足大家的,怎么还抢起了碗?吃多少有多少。不行我再击击掌,外面排着长龙的队子,都是端着盘子的女人。

    今天,酒楼的后厨就开在了凤栖殿,从凤栖殿到这个有凤来仪之间的路程上全部站的是女人。要多少碗,就下多少碗的面,然后再由这个长龙一个人一个人的往进传,一会儿就传到殿外女人的手里了。

    今天,管饱大家吃足吃美。不信的话,我再来击击掌。”

    别击掌了!

    求求你,别再击掌了!

    这么吃下去,她们全撑成大肚皮了,还敢击掌?

    女皇忧郁的看着这些不顾吃相,不顾礼仪,放开肚皮吃的大臣吗?

    女皇一个劲儿的朝鸣竹摇头,用乞求的眼光望着他。

    这三位大臣左顾右盼,一看都是被美食浸淫了的食客们。

    她们稀溜溜吃饭的声音,勾搭他们肚子里的馋虫,直往上窜。

    这女人吃饭,不讲究的是小口慢嚼细咽吗?

    吃饭能吃出这么响的声音,这么猛的姿势!还是头回见。关键是这要命的香味儿,一直萦绕在鼻尖,又吃不到嘴里。

    这难受劲,真是要了他们三个使臣的老命。

    哈哈哈······

    一道清脆的笑声响起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些人真是粗俗,光吃到美味,都没有看到这个面里的诗意。”

    别人都在吃饭,顾不上听这小太女说的是什么意思?诗意又指的是什么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