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,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!

第一百四十六章 天选玉顺,顺应天意

    外使铁心等人的一句早有人选,让相关人的心里七上八下,忐忑不安,各有计较,是各有准备。(wap.K6uk.com看啦又看手机版)

    而大凤女本人十分笃定:早有人选,也不会选到本大凤女身上,因为聪明可爱的粉团子,可是亲口答应了我,要帮我破坏掉这门联姻亲事。

    别人的话可以不相信,但是这个机灵鬼可以放一百个心了。皇上想把我远嫁出去,你经过你家凤宝宝的同意了吗?

    只要抓住她想出宫,粘在鸣竹身上的小辫子,就可以实现自己的心愿了。?

    这不是让人着急吗?到了两国联姻的关键时刻了,那些食神们终于停下了手里的筷子,竖起耳朵听这一人选,到底是谁?

    女皇多么想从使者的嘴里听到~大凤女那三个字,所以,她急着发问了:

    “这么说你们早有人选,那这个幸运而又荣耀的人是谁呢?”

    铁心他们又行了一礼,缓缓说道:

    “这个人是我们太子亲自选的,而且这个人选已经萦绕在我们太子心头已久。今日,我们就是来圆此梦。

    今天,在尊贵的女皇驾下,我们三人代表须眉国国王独尊毅,诚心诚意地为太子求娶太子妃,她就是你们玉家的皇亲贵胄,太上皇侄孙女凤女——玉顺。”

    这个人选大大出乎了人们的意料,像一枚炸~雷投到了人群中。

    太上皇捂着心口,长出了一口气,果然没有提到我的大凤女。

    但是,这个玉顺我也是舍不得嫁啊,她的所作所为才是一个标准的太女行事规范。

    孤还想着她要么引导小太女,要么在关键的时候取而代之。

    孤统共就看上这一个太女好苗苗,还被他们给盯上了。

    真不知道他们怎么知道孤这个玉顺的呢?这个优秀出色的玉顺,怎么就能招来外邦的关注呢?莫非是想从凤女里抜走我们的人尖尖,以此达到削弱我国将来统治者势力的目的?这个须眉国真是阴险狡猾、诡计多端,把棋下到十几年之后了,真是要抜走孤的心头肉啊,真是舍不得嫁啊!

    太上皇以她敏锐的政治嗅觉,突然想到:敌国会不会早就知道玉顺是最佳的太女人选,害怕她有一天登上皇位,会成为一位英明神武的女皇,而早早下手迎娶了过去。

    国家之间的博弈,他们竟然能看到十年后的棋路,真是不容小觑。这个皇上,被眼前这个魅惑众人的祸水迷惑的五迷三道的,整天想的就是怎么远嫁自己的情敌出去,事事上都放松了警惕性。

    女皇失望的想,还想凑着这个机会将这个大情敌给嫁的远远的,让她不要整天像个蜜蜂一样绕着鸣竹飞。眼看,又失败了,不如挽回一下,女皇又说道:

    “各位贵使,按照你们国家的传统,你们的太子妃应该是在成人范围之内求娶,而且是年龄越长越好。而她~不过就是十岁左右的一个孩子,好像不符合你们的对年龄的要求啊,这样的求娶结果是不是主凶呀?”

    这位铁心贵使回答到:

    “皇上,按照传统的确是这样,可是这位玉顺凤女是天选结果,我们就只能顺应天意了!”

    太子妃人选内定事件的炮制者粉团子,看到这件事情已经尘埃落定了,那个凶残、骄横的玉顺凤女,看来铁定是要嫁给须眉国的太子了。

    那个国家与我们国家正好相反,被狠狠踩在脚下的是女人,她在家蛮横无理,残暴至极。

    到了那里,呵呵......她也会被狠狠地捶扁捶弱。她当初是怎么残害那些**的,会在那个极端的男权国家里,加倍奉还在她的身上。

    接下来,就由着你们大人们这样无聊的一问一答吧,我要出去透透风了。

    她朝自强一挥手,悄悄就溜出了大殿,到了殿外常常输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转出了有凤来仪大殿之外,在右转的甬道上,想着找什么乐子,玩一玩。

    不偏不移的就被人拦住了去路,抬头一看~咿呀,这是不是叫冤家路窄呀?可宫道也不窄啊,还三弯四绕的,像迷宫一样。怎么就在这里偏偏遇到了她?

    自强看到她,肉疼似的垂下了头。怎能不肉疼?她一下子就咬断了自强的小拇指,当时疼的他五箭穿心。

    这位长得比粉团子高出一头,又胖又结实的女孩子,一个手势下去,她的小仆人就蹲在了地上,给她当起了人肉凳子。

    她往上一坐,翘起了二郎腿。嘴里没大没小,没贵没贱的指着粉团子骂道:

    “哟呵~我当是谁呢?原来是把贱男人捧上天的贱女人啊!哈哈哈,你就是我们女尊国的败类,笑话,还枉称什么太女?”

    她瞧了瞧小太女身后的有凤来仪大殿,忽然像明白什么似的,嘴巴一瘪,讽刺她说:

    “哦,我知道了,你去了那个迎使宴会?是不是着急把自己嫁出去,当太子妃呀?

    你去确实是一个最合适的人选了,因为你尊重男人,爱慕男人,把男人当宝贝儿。也不用再在后宫跟女皇抢男人了,那里到处都是让你满嘴称赞,满心欢喜的真男人。

    须眉国里的男人,个个都是你向往的、羡慕的标准男人,真是合了你的意!

    即使他们大男人主义地家暴你,欺负你,让你没有话语权,没有人权,没有自由,我看你都是乐意的。

    哈哈哈······想想你会被男人制服的妥妥帖帖的场景,我真是开心。

    让你母皇,给你陪嫁一些厚实的衣服,防止挨打的时候,还能隔着一些疼。”

    粉团子本想说,你再往惨的说,再凄惨再可怜的场景,将来我也不会痛苦半分,痛苦的反而就是你。

    你也许还没有料想到,真到那一步,你将要面对的顶级痛苦是什么了吧?

    可是,一想到她日后的惨景,将不幸被她自己说中。她怜悯的原谅了她的强人所难、飞扬跋扈。

    “自强,此路不通,我们另辟蹊径。我们原路返回,朝左拐去那里玩一会儿吧。”

    想走,没那么容易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