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,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!

第一百四十七章 外使杜撰神仙托梦之说

    凤女玉顺最瞧不起的就是胆小懦弱又好欺负的小太女了,见到自己就像老鼠见了猫似的就躲,反而让她这个猫看不起,生气!若不抓住机会就教训、引导她一下,真是辜负了太上皇姑奶奶平时对自己的照拂与器重。(手机阅读请访问wap.k6uk.com)

    她猛得站了起来,两手一展开,就挡住了粉团子的去路,而且手一扬,就给自强一个耳掴子,还打破了自强的鼻子,鼻血瞬间噼里啪啦的在地上开起了朵朵梅花。

    粉团子拿手绢马上给他塞住了鼻子,对自强说:

    “额父说了,左鼻子流血,要将右胳膊高高举起,你试试!”

    自强又被这个残暴的女孩打蒙了,说是右胳膊,他举起了左手,惹得玉顺骂他是个大笨蛋。粉团子,帮他举着手,直到鼻子止血。

    这要是在平时,粉团子一定发火,为自强打抱不平,她被封为小太女以后,也有自己的凤影卫,比她大一点的武士,寸步不离的跟着她保护她,和她一起长大。

    这不,刚刚设计让她远嫁入火坑了吗?要是太子知道她一没内力,二没神力,有的只是暴脾气,看太子怎么惩治她这个骗子!

    想到这里的粉团子,采取了息事宁人。粉团子牵着自强的手,就像两个好朋友手拉着手,慢慢消失在玉瞬的目光里。她就是想不通,一个凤女竟然能够牵一个奴隶的手,这是多么的大逆不道啊,自取其辱啊!

    她就不嫌脏,她还不嫌贱?

    粉团子走出去了老远,还回过头来看了玉顺一眼,好像看的是她人生里最后一场霸道即将落幕。

    大殿之上,铁心大臣继续说着,太子殿下对玉顺凤女的痴心诚心求娶。女皇提到年龄的问题时,铁心是这样回答的:

    “启禀女皇,我国的传统是娶正妻,要娶成年女性。

    可是到了太子这里,他说自己在梦里有神仙给他托梦,说是从他这一代起要娶年龄相仿的女孩子。

    而且还要娶的这个女孩子,她的名字里有山川河流,汇聚成宝,能保佑太子将来顺利坐上龙椅,当皇帝治理国家。这不是神仙托梦指引吗?句句话指向了尊贵的玉顺凤女!

    请女皇恩准!”

    看着女皇还在犹豫,太上皇就疑心她还在打大凤女的主意,所以她就替女皇做了决定。

    “哈哈······能看上我们玉顺,也是这孩子的福气。我就说这个姑娘从小志气大,有魄力,原来她将来要成为一国之母。

    你们真是好有眼力,挖走了我看上的最好的一个后辈凤女。这~真是我们玉颜国的一大损失啊,损失的不在眼下,可能在几十年后啊!

    但,大国之交,言而有信,既然让你们挑,你们挑中的是最优秀的一个凤女,我们也不能反悔。

    这门联姻,孤准了。”

    孤准了,这三个字听在玉顺母亲的耳里,无疑是给女儿被判了死刑,她的心跌入了冰窖里。

    这可如何是好?那须眉国和女尊国正好相反,想着平时对**非打即骂,百般**,非人摧残的女儿玉顺,要是嫁到那男权至上的须眉国,老天无疑要把她往日对那些**的残害,报复叠加在她的身上。

    玉顺的母亲玉盛坊主心如刀绞,她的手紧紧拉着几案不松手,她害怕突然就控制不了自己,站起来,不管不顾、死心塌地的喊出那个“不”字,肯定是当着使臣的面就要拒绝联姻。

    太上皇用抚慰的眼神看向了她,知道她心急如焚,示意她稍安勿躁,以后再想对策。

    其他皇亲贵胄、十二贵坊坊主心里的石头总算落了地,自己的女儿终于安全了,不用去受那个罪了。

    那些还未娶夫的凤女,这时候眼里也流露出了惊喜之色。自己躲过了一劫,就像劫后余生一样开心。

    女皇的眼睛瞟了一下,大凤女——她果然,眼中有欣喜之色。她一定在暗中庆幸自己没有被选中,还可以留在鸣竹的身边。女皇的心就像被许多蚂蚁在啃食,难受极了。

    接下来铁心使臣的一番话玉盛坊主的心头,雪上加霜,这不是要了她的命吗?

    “启禀女皇,在我们出使之时,我朝太子曾经千叮咛万嘱咐,这次联姻成功后就要迎娶回玉顺凤女。

    那位托梦神人曾经说过,太子的这位正妻要在找到之后就立马迎到太子府,过了吉时,太子妃身上的好运气会减退许多,会影响太子的福运。

    所以,我们的国王在派出我们的时候,就已经在宫中做起了迎亲准备。相信这会儿,迎亲队伍已经到了边境,不日就会到达天女脚下。”

    怎么会这样?怎么会这么快?这两个问题都问在了所有人的心坎上。

    女皇看向了太上皇,毕竟,这两国联姻是母皇安恩准的,那这个要求也由母皇自己裁夺吧,对女皇来说这个联姻大事已结束。

    今天这个恶人我还是要做到底,只要保住了我的女儿,舍弃别人的女儿又有什么关系?太上皇声音洪亮的说道:

    “看来本次联姻,贵国早有准备,一切就按使臣说的办吧!等迎亲队伍一到,就欢送你们回国。”

    没想到联姻轻轻松松、顺顺利利成功了,还娶到了太子想要的人。

    铁心他们三位使臣,眼神交汇了一下,倍感轻松。

    有凤来仪大殿之上的迎使宴会,以满意的结果结束。活动结束,众人散场,玉盛坊主就像被人抽走了魂魄,痴痴呆呆的还坐在位置上。

    在整理会场的女官催促下,她心不在焉,魂不守舍的走出了会场。

    一出大殿门口就听到啊——的一声惨叫传来,落到她的心上,仿佛眼前就看到了自己的女儿被须眉国的大男人们处罚的惨景。

    出了门右拐,她就看到了自己的女儿正骑在一个小**的身上,拔下簪子,在她的身上戳血窟窿。

    “玉顺,快点下来,这是皇宫,不是你能撒野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她举起的金簪子,在阳光下发着金黄、血红的光亮,那血珠子沿着簪子在一滴一滴的往下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