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,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!

第一百四十八章 坐花轿,嫁太子

    凤女玉顺也最看不惯的就是母亲的胆小怕事、谨小慎微,在玉颜国只要你敞开胆子欺负男人,就是最合格的女人。(wap.k6uk.com看啦又看手机版)太上皇姑奶奶最称道的就是这一点,我越是没有底线的欺凌男人,越是招太上皇的喜欢,可母亲就是看不破这点,老是吓的她魂飞天外似的。

    她举着刑具裂开嘴直笑:

    “我就喜欢听在我的打骂下他们发出的惨叫,那跪地求饶的声音,是这世界上最美妙的声音,它能彰显我们女人的尊贵。

    我就喜欢看他们男人被我整治的要死要活的惨景,我的心里就舒服。

    姑奶奶也最喜欢看我这一招,那些男人见了我闻风丧胆,听到我的名字都只打战,见到我就要尿裤子。

    这样,我们的女人才能把皇权牢牢把握到自己的手里,我们玉家的凤女才能坐稳江山。”

    玉盛坊主跌跌撞撞的跑过去,把自己的女儿玉顺拉了下来,搂着她就是哭,“我的女儿啊!马上你就会和你刚才处置的这些**换个位置,打个颠倒,你这个施暴的人马上就会变成被施暴者。

    那些被你处置的要死要活的男人,他们的同性马上就要把你踩在脚下,报仇雪恨了。”

    玉顺怀疑自己的耳朵听错了,她不可置信的直摇头,“不,不!你说的这些永远不会实现。除非这个国家是男人做皇帝,否则我们女人永远不会被那些贱男人欺负。”

    玉盛坊主扳着自己女儿的肩膀摇着,她好像要把她摇醒一样,对着她一字一句的说:

    “不是我们这个国家男人要做皇帝,而是你要嫁给须眉国那个大男人主义的国家,你······你才是这次联姻的对象,太子点名要的就是你,也不知道他们怎么就知道你的,他们还说你能给他们国家带来福气,能帮助太子登上大宝,统治天下。”

    在玉颜国,再刁蛮、残忍无比的女人听到这个,无疑是收到了死刑判决书。

    她终于听懂了母亲说的话,她也是深受打击,跌坐在地上还一个劲儿的摇头说:

    “不可能,不可能是我。这个国家去了~谁,都比去了我好,我的骨子里就是彻彻底底的女尊、纯正的女尊血液,女权主义已经深入我的骨髓。

    在我的眼里,天下三国所有的男人都是贱人,哪怕他贵为太子,哪怕他高坐皇位。我到了那里和那个太子就是针尖对麦芒,我们天天要掐,我们天天要打,非要有个你死我活出来。”

    就说嘛!往日像护犊子一样护着**的贱太女,今天像卸了爪子的猫,一点也没有维护被我打伤的臭**,原来在这里等着我呢。她是早就知道这个联姻结果了,还在那里镇定自若,够阴险!

    眼下,这些人都准备看我的笑话了!

    笑话,我玉顺无论走到哪里,都只有我占的便宜,男人吃的亏,我还能被男人整趴下?

    这位硬崽子玉顺,她的眼里划过凌冽之色,像打定了主意一般腾的站了起来,拳头握得紧紧的,仿佛此刻,那位太子就站在自己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好吧,既然改变不了这个决定、这份命运,我就要和命运抗争到底。将来,我要是嫁过去,不是太子死就是我死。

    我想凭着我这十年打男人的功夫,他太子到我的身上也捞不到好处。我就豁出了这条命和他拼,我先咬下他一个耳朵来,看他再敢不敢将我怎么样?”

    玉盛坊主听她这么一讲,这无异于以卵击石、鸡蛋碰石头,还能有什么好下场?

    “孩子啊!到了人家国家,一切都得人家说了算,你打得过太子,你能打得过太子身边的侍卫吗?人多势众,你这孩子必将要吃大苦头了。

    从现在起,就要把你这份女人盛气凌人的架势收起来,变得温顺一点。

    走!母亲带你去找太上皇,看能不能有缓和的余地?”

    参加了这这么一场惊心动魄的迎使宴会,太上皇回到宫里,已是身心疲惫。

    她的贴身女官走过来问,“是否要躺着休息一会儿?”

    “马上就有人~哭哭啼啼找来了,又得起来支应一番。不如,坐着等她们吧。”

    “谁会来呢?都这个时候了,参加了这么长的宴会,也该我们太上皇休息一会儿了。”

    就在她的贴身女官嘟嘟囔囔说的时候,太上皇的侍卫前来禀报,玉盛坊主和玉顺凤女求见!

    准予之后,眼睛哭成桃儿的玉盛坊主带着这个硬崽子凤女进来了。

    这母亲一跨进大殿来,就扑通一声跪倒,然后匍匐到太上皇的跟前,抱住他的腿,“姑姑,您说了我坊的玉顺最像小时候的您了,您怎么舍得将她嫁到须眉国呢?这不是把他往火坑里推吗?”

    太上皇看了一眼进来之后就远远站着的玉顺,她的眼里没有恐慌,她也没有料想的哭泣。她握着的拳头和强大的女尊气场,让太上皇骇然。

    太上皇吩咐人将玉盛坊主扶了起来,坐在自己旁边。

    “孤,且来问问这玉顺她愿不愿意去,你先不要哭哭闹闹的!”

    她招呼着玉顺也坐在了自己的身边,然后抚摸着她蛮横不讲理的胖脸蛋,“我们玉颜国上下所有未娶夫的凤女,没有一个人能入了太子的法眼。

    他派来的使臣,今日在大殿之上,独独挑中的是,还说你有福气,将来一定会帮助太子早日登上皇位,一统天下。

    而且,他们的迎亲使团已经进了我们的领地,不日就将抵京。

    然后我们风风光光的把你嫁出去,你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她板着面孔,脸上的赘肉此刻也像变得无比坚硬一样,她目视前方,坚毅果断。

    她此刻好像脑子很清楚,没有将在母亲面前说的那番话,说在太上皇这里,反而说了这些话。

    “太上皇,我愿意坐花轿,嫁太子。

    他们能选上我,说明他们有眼光,我是女尊国最优秀的凤女。他们不是说我有福气吗?那我就让那位太子洪福齐天,让他有享不尽的盛世太平。

    而且,将来我要是须眉国的一国之母,我绝对不会让须眉国占到我们玉颜国,半点便宜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还要他国伏低做小,称臣纳贡。请太上皇和皇上放心,有我在,他须眉国翻不起浪来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