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,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!

第一百五十三章 右丞相府贼喊捉贼

    鸣竹来到守备府,看望了颜守备之后,颜飞燕无心处理公务了,呆呆地感受着这大堂里因为鸣竹的到来而产生的兴奋又愉悦的空气。(看啦又看小说网)

    她看着太阳的脚步自东向西,一步步滑过大殿,时间在流逝,她的鼻尖、心间都是他带来的芬芳气味。她在等待黑夜的到来,盼着一起议事的时刻。那个时候,自己和他~咫尺之间。

    真是气恼,想自己叱咤江湖多少年,杀人不眨眼,从未对风花雪月动心过。不想,一眼就看动了心,而且坠入爱的深渊,无怨无悔。

    查清了罗刹女的幕后主使者,自己一定弃官逍遥江湖,重点保护他的安危,大小事任由他调遣,唯他命是从。

    就在她情思缠绵,缱绻悱恻的时候,手下一差役禀报,有人前来报官,说是事关罗刹女!

    与罗刹女有关?

    “传!”

    来人是位中年女人,身材微胖,着坊中掌事官服饰,眼皮不时就朝上翻,有种出自高官、贵坊中人的傲慢与优越感。走近守备府正堂中央位置的时候,只见她调整了情绪,打理了一下面部表情,突然倒头就拜,进入了表演状态,:

    “颜守备,请为我们右丞相府做主啊!”

    右丞相府?谁还能欺负到你们右丞相府?

    “有事讲来!无需行此大礼!”

    守备府大堂上,来人哭哭啼啼,将受害人的惨情刻画得入木三分,看着像是受了大委屈:

    “守备大人啊!我们右丞相府遭人打劫了!”

    嗯~谁敢去你们那里撒野?谁是不想活了吗?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“我是右丞相府的管家!”

    “你说有贼人进了你们的府?你们右丞相府什么宝贝丢失了?”

    “不是啊!请颜守备为我们做主啊!不是进了府里,是我们自己的人造反了!她不忠不义、见利忘义。”

    “也就是说她监守自盗了?”

    那人听了摇摇头,又点点头。又忙说:

    “跟这意思差不多,又不全是。我们玉茭大人的店铺掌柜,她~她嗜赌如命,胆大包天,竟然把我们大人的十家铺子都赌得输掉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大人的十家铺子在哪条街?”

    “东街,从七彩染料坊开始,相连的十个铺子都是我们大人的。”

    东街的这十家铺子?不是正查的那十家铺子吗?怎么自己送上门来了?会不是贼喊捉贼呢?

    “难道是新店主找上门来了?”

    “这个倒不是!”

    “既然没有找上来,你们怎么知道掌柜的输掉了店铺?”

    “大人啊!我们听赌场的人说的。”

    颜飞燕柳眉倒竖,怒喝道:

    “大胆狂徒!你这是特意跑我这守备府拿我开涮来了!前后颠倒,条理不清,说不明白。说到底不过是道听途说,没有确凿证据,也敢来我这里报官,妨碍公事?”

    啪~的一声,惊堂木一瞧。

    两边衙役,威~武之声响起!同时杖棍敲得震山响。

    记得师傅曾教导过我们:人在撒谎时,常是眼睛看着一个方向,手势却朝向另一个方向。眼前这个人,说话结结巴巴,眼神飘忽不定。

    这是急于给本大人送上查案结果啊!不想让我们继续往下查?若是赌掉的,我们一查就知,急急上门报案,这~右丞相府是一心想撇开和罗刹女的关系喽?

    “来人,给我将她打二十板子,再扔出门去!”

    来人是右丞相府的管家,平时是一手遮天,耀武扬威,何时吃过这暗亏?这时看颜守备发了火,她沉不住气了,藏不住狐狸的尾巴了。只见跪着的她站了起来,狐假虎威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位管家变了脸色,搬出了右丞相:

    “你就一个小小的守备府主事官,给我们丞相大人提鞋都不配,你还敢打我?我可告诉你,我们已经调查清楚了,我们的铺子被花头掌柜偷偷输给了罗刹女,我们丞相府今天就来你们这里报官,要给那花头掌柜的治一个谋反的大罪。

    知道那十家铺子怎么来的吗?女皇陛下所赐!敢私自处理御赐之物,就是谋反?

    话带到了,在下告辞!”

    颜飞燕看到来人此刻变得嚣张跋扈,前后判若两人,她确信这里面有猫腻,好吧,就来个将计就计,照单全收。

    “慢着,回去告诉你们的右丞相,送上门来的官司,怎么能不受理呢?不但要受理,还要将人抓来,剥掉她的三层狗皮,一定给右丞相大人审问出,谁~指示她干的,竟然~如此大胆!”

    这人听了一声冷汗在身上,心想:会不会严刑拷打之下把右丞相大人给招出来啊?这下会不会弄巧成拙、引火上身啊?

    随后,她厉声招呼立在两边的衙役:

    “列位听令!”

    “是,守备大人!”

    “去,跟着她,给我将这个花头掌柜的缉拿归案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就在此人要抬脚跨出守备府大堂的时候,一股内力传来,她立马跌了一个狗吃屎,不偏不倚,脸门栽在门槛上,碰的头破血流,上下门牙撞飞了四个,此刻趴在地上疼得哇哇大叫!

    颜飞燕迈着散懒的步子,走上来,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我说,右丞相府大管家,走路你脚下得长眼睛啊!你看你眼睛都长到头顶上去了,成了高天望。这门槛都看不过你的高傲啊!

    你看你这会儿,这叫什么?急急的趴下去,这是要捡什么贵重物件吗?我看看,谁把什么贵重物品遗落在我这守备府了?”

    她哇哇~地指着自己的脸。

    呀~惨不忍睹啊!

    颜飞燕满意的看着自己的杰作,她最讨厌狗仗人势了!

    这位哇哇大叫的管家,被衙役们架着走出了守备府。走出去之后,她们一松手,她又跌了一跤,忍着痛爬起来带着她们去抓人。

    右丞相府这一只汪汪狗,破坏了颜飞燕粉色、美好的心情。

    她厌恶的拍了拍手,正想找回之前鸣竹来时美好又温馨的氛围,不想,又有人来报:

    “守备大人,我们的前院,射进来一支箭,上面绑着一封信。”

    哦?有情况!

    “呈上来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