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,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!

第一百五十六章 举行入坊宣誓仪式

    这面旗帜上的图案,以天道公平的形象深深的烙在了玉润大凤子的心上,一杆秤上的左右两端上的人,具有同样的分量,同样的身份,同样的地位,真是寓意美好啊!他惊奇的问:

    “也就是说女人享有的特权,男人也同样的应该享有。(手机阅读请访问wap.k6uk.com)男人、女人生来就是平等的?”

    颜芸朝他,大凤女朝他,均深深的点头称是。

    看着他们心领神会的样子,鸣竹激动不已。不愧是大男人坊的核心人物,他们理解的明白而又透彻。他用激动的眼神一一望着他们,说到:

    “我们大男人坊坊旗的图案,它秤的就是公平二字,端端正正的,象征着我们大男人坊要给这个国家创立一个男女平等的世界。我们要为这一个理想而奋斗,乃至于献出自己的生命。”

    听他如此说,他们几人都热血澎湃,激动不已,表示一定为这一理想而奋斗终生。

    接下来鸣竹带领他们举行了大男人坊入坊宣誓仪式。

    鸣竹让他们几人站在自己的身后,他们一律面向坊旗,列队站好,举起右手,握拳过肩。

    他们站好之后,鸣竹转过身去检查了一下他们的动作,大凤女的拳头没有过肩,他过去纠正了一下。

    这下,都合乎规范了,他说:

    “我是今天的领誓人,我会逐句~顿读誓词,你们是宣誓人,你们要齐声跟读,态度要认真,声音要洪亮。

    领读完誓词,我说‘宣誓人’时,参加宣誓的人员要依次报出自己的姓名,不能跟着我的名字喊,要喊自己的名字。知道了吗?”

    “明白了,大坊主。”

    他们对这一活动感动新奇又激动。

    鸣竹洪亮的声音响起:

    “我志愿加入大男人坊~我志愿加入大男坊。

    拥护坊的纲领······

    遵守坊的章程······履行坊员义务,执行坊的决定,严守坊的纪律,保守坊的秘密,对坊忠诚,积极工作,为男女平等主义奋斗终身,随时准备为坊和人民牺牲一切,永不叛坊。

    宣誓人:鸣竹

    玉润

    玉尧

    颜飞燕

    颜芸

    他们胸宣誓完毕,能看到他们在激动的颤抖,眼里革命的火苗在熊熊燃烧。

    宣誓完毕,他们坐在了位置上,鸣竹又接着讲:

    “同志们!同德则同心,同心则同志。因此,凡承认本坊坊纲和政策,并愿意成为忠实的坊员者,经坊员一人介绍,不分性别,不分贵贱,均可接收为坊员,成为我们的同志。我们在坊内的称呼,就是同志。

    今天我们成立了大男人坊革命组织,你们回去以后,你们可以成立大男人坊坊小组。

    我在这里安排一下:玉润同志成立大男人坊第一坊小组,大凤女建立第二坊小组,颜芸成立第三方小组,颜飞燕成立第四坊小组。”

    他此话一出,下面的人摩拳擦掌,跃跃欲试:

    “我们自己也可以成立?那么我们自己能不能拥有坊旗?”

    “当然可以,凤栖殿我又新招了一些男仆,他们正在制作坊旗,接下来我还要给你们颁发坊证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吸收进了坊员,是不是还要给他们举行一个入坊宣誓仪式?”

    “当然要这样举行仪式,一定要搞得正式、严肃,还要给他们颁发坊证。最后,你们把坊员名单报送到我这里,我要统一备案。”

    “我已经把入坊宣誓誓言抄写了几份,待会儿你们带回去。一定要背过,要记在心里还要行,还要践行在行动上。”

    说完,鸣竹打开了一个小布包,取出了里面的几个小红布,只见那个红布上也绣的是坊旗上的图案。不过这个小红布剪成了一颗红心的样子。

    他把这个小红心郑重的递给他们,然后告诉他们回去之后,在上面绣上自己的名字,这就是他们的大男人坊坊员证。

    这就是凭证,证明他们是大男人坊一员。

    接下来,鸣竹给他们宣读了自己制定的大男人坊纲领:

    大男人坊的最高纲领是实现男女平等主义。男女平等,是指男女两性在政治、经济、文化、社会和坊内等各个方面,享有同等的权利,负担同等的义务。

    接下来,鸣竹又宣读了大男人坊的章程和大男人坊的纪律,他们都表示一定会遵照、遵从。

    进行完这些大男人坊组会议之后,由玉润凤子汇报大男人坊第一革命试验田——西郊封闭的革命开展情况。

    玉润凤子说:

    “虽然我们西郊封地已经解放了**,实行了土地平均分租制,给男人也给了土地包租权,让男人争取到了和女人同等的权利。

    那些被咱们解救了的**,还有鸣竹同志参加赏花节之后解救出来的夫郎们,他们都分得了土地,成为了单独的坊,从事着农业劳动。

    西郊封地出现了男女共同耕地,同甘共苦的美好现象,夫郎告状的事件也少了起来,一切看起来都是在朝着好的方面发展。

    但是有一个关键的问题,就是我们黑子组织的十几个人依旧封锁在各个路口,对女人们进行着严密的管控。在坊内还分配了一些人,对这些女人的行动进行着监视,以防她们出封地。

    如果,一放松她们的行动,我想我们西郊封地革命的事件,就会闹到女皇的大殿之上,到时候会引来女皇的扑杀,所以我们现在依旧是在封闭革命消息,这些革命依旧是在暗中进行。”

    鸣竹听了发言到:

    “这个问题我早就知道,而且我有了对策。我们要开展的革命活动不应该这样藏着掖着,这不是见不得人的丢人事,始终这样遮遮掩掩的不是个办法。

    我们不但不能这样躲躲藏藏,而且还要把革命火种撒向各全国各地。接下来,我们就分开行动。你们在京城发展壮大大男人坊,吸收新坊员。

    我会带着粉团子,离开皇宫,离开京城,走遍十二贵坊的封地及皇亲贵胄的封地。以巡游治病为女皇、太女积福为由,走遍全国,帮助他们战胜目前最大的困难,了解坊间男人的疾苦,找出针对的策略。同时,宣传我们大男人坊革命思想。